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十一 大树

正文 十一 大树

    清晨,从白令海峡吹来的寒风,将整个阿拉斯加湾笼罩在一片雾蒙蒙中。www.lingdiankanshu.com

    而此刻船桥却没人愿意欣赏这样的美景,反而是气氛紧张,谁也不愿意在这样的鬼天气里航行,就算龙国章这些自幼在水上长大家伙,此刻应对起来也还是小心翼翼,生怕出错。

    船帆已经被落下,取而代之的是蒸汽机特有的轰轰声响,在这种天气里显然用蒸汽推进更为稳妥。

    “左车进三,减速,保持五节。”

    龙国章对着白铁管子大喊起来,虽然这年头电话已经被发明出来,一些列强国家也开始在军舰上安装电话方便内部联络,但鲁道夫显然不愿意花这种冤枉钱,所以依然采用了铁管传音的方式。

    不过此刻,就算是鲁道夫想花钱,也已经拿不出一分钱了。而这一切,必须从美国西部的淘金热开始说起。

    托马斯的养父是位淘金者,在美国西部淘金热渐渐消散的今天,他却一直坚信更加广袤的加拿大北方和阿拉斯加,藏着一个世界级的大金矿,而为了这个梦想,他硬是在寒冷的阿拉斯加和加拿大之间足足转了两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老托马斯在横贯加拿大北部和阿拉斯加的育空河支流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金矿,可他自己却因为不小心弄伤了双腿,加上担心养子一个人在英国的安危,所以不得不先回英国修养。

    半年后,老托马斯终于养好了伤,于是便带上了养子,还联系了好友鲁道夫,准备雇用他的船前往加拿大继续他的淘金梦想。不料鲁道夫在获悉了大金矿的秘密后,贪念顿起,准备连夜将托马斯父子绑了起来追问出金矿的地址后再杀掉他们,可没想到,老托马斯自知说漏嘴后,就一直防备着鲁道夫,最终发生了冲突,老托马斯寡不敌众被杀身亡。

    由于害怕事情泄露,所以鲁道夫连夜把小托马斯抓到船上,又转道德国购买了大量的机械和物资,并从他那位在德国海军服役的弟弟手中,弄到了六十支刚出厂的毛瑟和大量子弹,**,这才带着他的船员故意绕道苏伊士运河,从远东前往加拿大,可等他到了进入黄海后才想到,开矿需要大量人员,所以便当起了临时的海盗,直到抓到足够的劳力,再继续起航。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辛苦了这么久,花光了所有积蓄购买的物资和机械,都最终落到了原本该被他奴役的“猪仔”手里。

    看着托马斯趴在桌上,一笔一划的勾勒着养父让他死死记牢的地图,李默有种想大笑三天的冲动。

    无他,只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更熟悉地图上这条道路了,前世他唯一的一次自费旅行,便是在美国留学时,参加的那个名叫“重走淘金路”的活动,十余个淘金旧址,几个至今仍在高产中的金矿,再加他一时好奇查阅的大量资料。

    老天爷把他带回这个该死的年代后,却又替他打开了另一扇门!“要不要留些给别人呢?”李默想笑,可看到托马斯画画停停,忙活了一天才勾勒出个大概,实在是不耐烦了,一把抢过铅笔,替他画了起来。

    托马斯感觉手里一轻,才发现笔被抢走了,身子也被挤到了旁边,虽然满肚子疑惑,不过他可不敢反抗,只是默默地看着,生怕惹到这位小煞星!

    不过很快,他的瞳孔就是开始放大,随着画布上得线条越来越密集,一个个地名被标注出来,托马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知道他脑海里的地图可是养父花了两年时间一点点积累起来的,而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上帝?难道你去过那里?”到最后,他实在忍不住,惊呼出来。

    一个被认为是封建落后的国度里的十二岁少年,居然描绘出了一张比老托马斯两年记载,不,甚至将整个流域所有的淘金者手中地图全部加起来,恐怕也没有眼前这幅图详细!一个个被详细标注的金矿,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迹”?!不然他怎么会知道如此多?而且从他的表情来看,也不像是随手胡闹的涂鸦。

    “该死的,要是我能得到这张图……!”

    托马斯睁大了眼睛,喉咙里散发着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灼热,甚至连自己还是阶下囚的事实都忘记了。

    最终,李默放弃了继续勾勒的心思,到不因为他不想,实在是时间太久了,记忆有些模糊,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对着被托马斯认为是“神迹”的淘金地图摇了摇头。

    “要是有卫星遥感就好了!”李默暗自啐了一口,回过神来,看到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的托马斯,忽然嘴角弯起一道漂亮的弧度,故意当着对方的面,不紧不慢的卷起地图,笑道:“托马斯先生,您看我画的准确吗?”

    “准确?”就差对着地图滴口水的托马斯还没回味过来,就看到那张该死的地图正在被一点点卷起,胸口仿佛一下子被塞进了几百只野猫,可当他眼角扫到门口站立的守卫时,瞬间恢复了冷静,摇了摇头:“不知道。”

    的确,这个时候还没有人能准确知道那里的价值,即使在1896年金矿被一个个发现后,也没人明白自己发现的是怎样一个奇迹!

    不过李默并不担心,从面前这位犹太年轻人眼中的狂热光芒就能看出,在他的骨子里,有着所有犹太人对金钱财富的执着,要不然这个民族也不会出现那么多恐怖的名字。

    “好吧,托马斯先生,我们谈笔生意怎么样?”

    “生意?”托马斯的眼睛一亮,但想到目前的情况,转瞬间又黯淡下来,看着对方手里的画卷,良机后才鼓起试探道:“难道您不打算处死我?”

    “处死你?”李默狡黠一笑,说道:“不,亲爱的托马斯先生,我可不是屠夫,不是侩子手。我想你应该看得出来,按照大英帝国的说法,我起码也应该算一位贵族,只要能回到我的国家,我就可以过上优越的生活。”随后又摆出一副咬牙切齿的神色,继续忽悠道:“但这都让该死的鲁道夫毁了,这个该死的家伙,他害得我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安危而杀人,不得不漂泊异乡,来到这里。”

    “不过。”突然,话语顿了一下,李大少爷挥了挥手中的地图卷,神秘一笑:“我也要感谢他,是他让我有机会得到你!得到了这张地图!我想,我可以一起开创一个大场面!”

    “感谢他?还大场面?”看着直在眼前晃动的地图,托马斯觉得头很晕,虽然很想抢过来,但考虑到此刻双方的武力值,还是放弃了。他不是笨蛋,犹太人对利益特有的敏锐,让他明白这里面的风险有多大。

    “是的,相信你也知道,我的国家正处于危难中,虽然我无法改变历史,但我希望能改变我身边所有人的命运。”李默狠狠一挥手:“包括你的!”

    “如果我拒绝呢?”

    “你会拒绝吗?”李默微笑着,露出了森森的白牙:“我想,冰冷的海水会让您做出正确选择。”

    房间里气氛一下子冷清下来,李默没有说话,托马斯同样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直到门口的赵龙和陈平以为出了什么事,进来查看,才打破了沉默。

    当赵龙冰冷如剃刀般的目光扫过托马斯时,他终于低下了头,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好吧,我承认,你赢了。”

    一边是金光熠熠的地图卷,一边冰冷的海水和刺刀,托马斯忽然发现,自己就像是条被人从水里捞出来的鱼,然后又被扔在了沙漠里,除了大口大口喘气,除了乞求垂钓者发善心将自己带走,再也没有别的选择。

    “相信我,时间会告诉你,今天的选择有多么正确!你将会是全世界瞩目的矿业大亨!”李默扶起了已经浑身绵软的托马斯。

    “既然无法改变,那就顺从它,去挖掘最大利益。”托马斯想起了导师对他说的话,看着面前这位少年,想了想,忽然咬牙道:“我要百分之三十!”

    “哈哈,我相信了,你的确是犹太人!”李默一愣,转瞬哈哈大笑:“而且是那种要钱不要命的犹太人!”

    “这么说你答应了?”放下了所有包袱后,托马斯又恢复了一贯的精明,连忙追问起来。

    “最多百分之五!”李默呲牙裂嘴:“我的人比你……多!”

    “人多?不如说拳头大!”托马斯暗骂李默无耻,一边点了点头。没办法,谁让小命还捏在别人手里呢,就算是选择了合作,他也知道自己现在实在是没多少话语权。

    托马斯咬牙切齿中,看到李默从怀里掏出一张纸,忽然念叨:“鲁道夫,德国人,弟弟鲁道夫-阿瑟在德国海军任职,上校军衔,他的哥哥是商人……。”

    瞄了一眼托马斯,李默对门口的陈平挥挥手,说道:“带托马斯先生去看望一下鲁道夫船长,另外按着这个样子,去把那些海盗的住址,家人,和朋友的所有信息都写下来。”

    这几句话是用英语说得,所以陈平也知道少爷这是在说给旁边的托马斯听,可问题是,“要这些东西干嘛?难道向绑匪一样去勒索赎金!”

    没等陈平和托马斯解开疑惑,听到李默继续用英语说道:“统计好后,所有信息都交给福伯保管!另外一进入河道,立刻将所有囚犯全部处决!”

    看着伸伸懒腰李默,托马斯却觉得遍体发寒,因为对方再说这些话时候,那神态和表情,简直就像是在说今晚吃什么那样随意。而当另一句话传来后,他原本已经恢复的身心再一次坠入了深渊。

    “对了,给托马斯先生一支枪,我想他肯定非常愿意亲自处决那些家伙!”

    听到这里,托马斯的脸色完全变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么恶毒的办法居然是眼前这位少年想出来的。要知道,只要那些信息一天在李默手里,自己就一天无法摆脱他的控制。如果他反抗,那么下半辈子恐怕就会在这些水手的家人和鲁道夫家族的追杀下渡过。

    “你这个混蛋!魔鬼!”托马斯咆哮着。

    “谢谢夸奖。”李默倒是毫不介意,反而想到了另一桩事情,问道:“对了,托马斯先生,既然我们现在是合作者,那么能不能让我看看你们犹太人的羊皮卷呢?”

    托马斯,“……”

    很快,托马斯就被赵龙带走了,见到两人离开,陈平才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少爷,为什么要和托马斯合作?我们自己完全可以去把金矿挖出来!”

    李默笑了笑。

    陈平很聪明,在英国长大,甚至还在海军学院读了几年书,可在李默看来,他还缺少一些必要的大局观,也没法看清楚目前的形势。

    不过李默不着急,他有着足够的时间去慢慢调教出真正的左膀右臂,所以耐着性子解释道:“你知道那里有多少矿藏吗?而且除了金矿外,我们还需要其他东西,就我们这些人,就算是不吃不喝,又能运出多少黄金?况且你别忘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加拿大,不远处有强大的美国人。”

    “这是个列强环伺的世界,当你没有足够力量时,黄金和财富只能成为别人的猎物,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些东西隐藏在别人的背后,直到我们有足够的力量。那时,我们将横扫世界!”

    声音平缓而又深沉,但陈平听来,却是心头猛然一震,野心!在这几句话中昭然若揭,当所有人都被黄金和财富晃晕了眼睛时,眼前这位少年,却已经站到了一座连自己都看不到的峰顶,俯视世界!

    陈平的眼神变了,不过他并不知道,还有一点李默没有说出来,除了托马斯的英国身份外,真正让他下决心的却是托马斯的犹太人身份,那是一个可怕的利益集团,只需要把托马斯扶持起来,让他进入那个世界。那么未来,只要自己抹干净屁股,即便是美国政府,也不敢轻易把手伸进这里。

    “我需要一颗遮风挡雨的大树。”

    陈平离开的刹那,听到了屋子里传来的喃喃自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