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十三 隐患

正文 十三 隐患

    新人新书不容易,诸位书友,兄弟姐妹,河马在这里求推荐!!求收藏了!!

    --------

    ---------

    托马斯这家伙是第一个冲入河滩的,跪在地上手捧着河沙的他张大嘴巴,两眼放光,到最后更是差点趴到了地上,估计要不是难以消化,这家伙绝对会抓几把含金的沙粒,塞进嘴巴。www.lingdiankanshu.com

    托马斯固然兴奋,而其他人也好不到哪去,张顺蹲坐在沙滩上不肯起来,龙国章摸着胡子不知道在笑什么,就连算是见过大世面的陈平,也捧着金沙直嘀咕,两眼直冒金光。

    满足,太满足了,所有人都被这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河滩惊呆了,不仅步履小心翼翼,一副生怕踩坏了金子模样,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整群人中,也只有李默微微皱着眉头,倒不是他对面前的河湾无动于衷,而是附近的地貌让他有些困惑,毕竟时间过去了上百年,他所知道金矿所在地除了河湾外,再也没有别的可以参考了,如今河滩沙粒中含金量虽然很多,但相比真正的矿脉,这些只能算开胃小菜罢了。

    而且只要一天没发现真正的矿脉,那他的计划就一天无法实行,所以此刻他更关心,记忆中的金脉到底在那个位置。

    等众人慢慢从喜悦中恢复过来,李默这才把大家聚拢在一起,告诉他们自己的想法,按照他的几乎,自己这些人必须在一个月内定位出真正的金矿所在,而其中又以托马斯这位继承了他养父丰富找矿经验的家伙最为关键。

    如今不仅是陈平,就连托马斯也已经把李默当成真正的点金大师了,听到这些金沙仅仅是大矿脉中地下水带出来的残渣,众人再次倒吸了几口冷气,尤其是托马斯,更是二话不说,挽起袖子就要拉着李默去找矿。

    幸好,陈平不像其他人那么激动,很快平静下来的他考虑到自己这些人出来好几天了,船上肯定非常着急,所以建议分两组,一组以托马斯为主,继续在附近搜索矿脉,并做好建营的准备,而另一组,则立即会和大部队,将船上开矿所需的物资机械全部运过来,争取早日开采出第一批黄金。

    李默接受了陈平的建议,最终决定由张顺和龙国章带着三个人留下,保护托马斯继续寻找矿脉,而其他人立即回头会和大部队。

    在喜悦的推动力下几人很快回到了船上,不过李默并没有立即将消息公布出来,而是将核心人员集中到了船长室。

    狭小的船舱内挤满了人,除了李福,巧熙这几位家人外,陈平以及和他一起跑出来的人占了大部分,自打李默露了一手,龙国章和陈平成了自己人后,这些人也纷纷表示愿意跟随,如今倒是成了他李大少爷手中的主力。

    为了确保安全,陈平还特意留了几人堵住了舱门和通道,以防万一。直到一切都准备好后,李默这才告诉大家,准备留在这里发展,并把金矿的消息告知了大家。

    黄金,不愧是这个世界最诱人的东西,在李默的计划里,更是诱惑人才建立班底的大馅饼,在他的一番鼓动下,即便一向老成持重的李福,都被说服愿意留在这里先看看,而不再坚持按照李国章的要求带少爷前往英国。

    核心人员不反对,李默也终于长舒了口气,剩下的就是船上那些普通人了。

    “少爷,我看还得晚些。”说道准备向所有人征询是否留下的事情时,已经渐渐成为李默左膀右臂的陈平双目一寒,立即摇头阻止。

    “为什么?”李默追问。

    陈平想了想,继续说道:“少爷您不是说过吗?要想在这里发展,就必须首先确保金矿秘密不被泄露,所以我觉得我们也该动手了!”

    “动手?”李默立刻明白了陈平的意思,其实两人再回来的路上就已经研究过回船后的对策,为了确保金矿的秘密不被外人知晓,一些人,尤其是像那个准备淫辱菊花的家伙,都必须彻底清除。

    随着陈平的话,李默觉得自己还是太保守了,因为陈平不仅提出要清理掉一些不稳定因素,更是提出将所有想要回去的人都杀掉,而且这个提议还得到了大家的全体通过,就连小巧这丫头,都为了少爷的安危,选择了点头。

    不过李默还是李默,他不害怕杀人,乱世生存自然要用乱世的办法,这些道理自己的老祖宗们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虽然他知道陈平的话有道理,但作为法治时代的穿越者,尤其还是一位曾经能在共和**队中自由进出的技术专家,要他向那些无辜百姓动手,他还是做不到。

    最后,在大家的注视下,他选择了折中的办法,就是先不公布金矿消息,等那些要走的人离开后,再行说出来。

    虽然陈平和李福等人依然认为这样不牢靠,但面对少爷的坚持,也不再说话。

    当夜,由赵龙首先带人动手,几个曾经在船舱内大肆抢夺,非礼他人的家伙直接被扔进了海里,由于大家原本就痛恨这些人,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反应,直到第二天清晨,才由李默牵头,将所有人集中到了甲板上,告诉了大家他的选择,并提供了两条路。

    一是和他一起留下,二是驾船回去。

    原本李默还很担心,毕竟连带小巧在内,此刻船上也不到三百人,要是走了太多,恐怕连采金的人都凑不满,不过很快他就放心了,不仅放心,反而是疑惑了。

    因为还没公布金矿消息呢,除了还有一人还在犹豫外,其他都选择了留下来,这倒让李默非常奇怪了,都说华人是最恋乡的,怎么会都留下来呢?难道少爷的王八之气太强大了?

    很快李默就知道了答案,因为这些人大都是些穷苦渔民,往往一家老小都吃住在船上,被鲁道夫抓获后,原就没啥亲人了,加上此时的大清国杂税繁多,贪官酷吏横行乡里,回去也就是个等死。

    既然走出来了,不管是被动还是主动,不如闯一闯,更何况这条命是人家救的,就算是卖给他李大少爷了,所以全都都选择了留下来。

    既然所有人选择留下来,李默便开始着手安排采矿的事,此刻众人才知道李少爷找到金矿了,纷纷跳了起来,暗自庆幸自己没有选择回家。

    由于斯卡圭通往内陆的河道太窄,太急,大船根本无法通过,再加上没有畜力帮助,如何将物资机械运到河湾让李默非常头疼,好在陈平经验丰富,提出采用木筏,人工拉纤的土办法,最终才将船上的物资运到了河滩。

    在大家齐心协力的工作下,营地很快就搭建起来,看着一排排矮木屋被搭建起来,所有人充满了喜悦。唯有李默独自站立在河湾上,看着托马斯手把手教大家如何淘金,有些担心。

    ----

    ----

    李默独自站在河岸边,这段日子过得很快,也很充实,但不知为何,他心中总有些忐忑。

    从发现河湾,到现在已经半月了,矿脉依然没有任何消息,虽然托马斯紧急培训了几个人帮他一起找,但河道支流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大都是茂密的原始丛林,仅靠人力搜索,恐怕没那么快。

    更让人担心的是天气,育空河横穿加拿大北部和整个阿拉斯加,来自北方的寒流导致这里一年仅有几个月时间可以工作,眼看着盛夏一天天变短,要说不急是假的,毕竟河滩上得金沙只能在夏季开采,要想真正持久发展,就必须开挖出地下矿脉,不仅可以躲开地表的严寒,而且还不耽误黄金开采。

    可那个该死的矿脉到底在哪里呢?

    就在李默面对四周改变太多的地貌而发愁的时候,远处,洗去了伪装,恢复了女儿之身的小巧,气喘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喊道:“少爷,快,出事了!”

    “出事?”听到小巧的呼唤,李默连忙向营地跑去,途中又遇到了同样得到消息,赶过来的陈平和赵龙。很快,三人就回到了营地,而此刻营地中央早已围满了人,大家见到少爷回来了,立刻让开一条道。

    当他看到人群中央的场景时,却被狠狠吓了一跳。

    只见人群中央躺着三个壮汉,其中两人身上插满了箭矢,大量失血导致两人面色苍白,眼看就只剩下一口气了,而另外一个年轻人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也身中数箭,尤其是大腿上那支,几乎射穿了整个腿肚子,箭镞从外侧钻了出来,血淋淋的格外吓人。

    不过奇怪的是,年轻男子虽然昏迷,怀里依然缺死死抱着一块大石头,手指扣得根根发白,就是不松开。无奈,大家只得将他平放在地上,交由福伯和李强处理。

    两人都是随过军的人,无论是李强还是福伯,跟随李国泰浴血北疆多年,处理起这种创伤来也格外有经验。

    “怎么样了?有救吗?”

    李默走到了年轻人身边,看着正在为他清理伤口的福伯和李强,蹲了下来询问。

    李强是标准的冷面武痴,少言寡语,一心只想着如果获得更大力量,并以打败赵龙为人生最大目标,可惜每次比试,这家伙总是差着那么一点运气。

    此刻见到少爷询问,倒是作风一贯,指指远处,又指了指面前这位,只蹦出五个字:“不行,这个行。”

    “呀呀呸的,你还真是惜字如金啊!”李默一扭头,转向了老管家李福。

    “这小子没事。”李福拍了拍青年汉子的大腿,指指旁边:“他们两个就比较危险了,都是箭伤,而且应该有一个时辰了!从伤口来看,起码中了二十箭以上,有几处还射在了要害上,估计……。”说到这里,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随着李福的摇头动作,围观的众人心头都笼罩上了一层阴霾,而李默更是皱眉紧锁,现在营地才刚刚建立,就遭到了不明攻击,要是在这样继续下去,恐怕会造成人心浮动,惶惶不安,那样的话别说采矿了,恐怕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

    望着昏迷的年轻人,李默突然间想到一件事,根据历史记载,这里的金矿直到1896年才会被发现,可现在呢?不仅托马斯知道,鲁道夫也知道,虽说这里地广人稀,但这年头像老托马斯这样的淘金客可不在少数,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有。

    问题是,无论是历史记载,还是当年的导游,都说这个金矿是1896年才被发现,那就意味着,无论是鲁道夫,还是托马斯,最终都没有得到这个金矿,那他们都到哪里去了呢?

    想到旅游时曾经听伙伴说过,由于十九世纪枪支管理混乱,淘金者为了安全往往会携带大量军火,黑吃黑的事情非常多,尤其是后来的大规模冲突,更让各个采矿点遍布白骨。

    鲁道夫死了,李默却来了,虽然这个小小蝴蝶已经开始煽动翅膀,历史的车轮开始一点点转移,但那都是建立在先知先觉的基础上,而现在呢?那些根本没有文字记载的东西,会要了所有人的命!

    现在,阿拉斯加的淘金热还没有进入最**,那么能够让个鲁道夫和托马斯这些人消失的,就一定是……。

    “该死,我怎没想到呢?一定是印第安土人!”想到这里,李默已经是一身冷汗,其实如果有准备的话,他并不怕那些土人,可如今营地一切才刚刚开始,而且包括自己,对于此地的茂密的丛林和环境也完全不熟悉,如果这时突然被人偷袭的话,后果恐怕会非常严重。、

    “陈大哥,派人将外出的人全部找回来,现在起暂停搜索矿脉,立刻加强营地戒备,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离开河湾一里范围!”

    “是。”陈平很快领命而去,李默看了眼昏迷得年轻人,对李强说道:“全力救治,等他醒来立刻告诉我。”

    李强没有回话,只是点了点头。

    “看来又要杀人了!”扫了眼四周围观的众人,李默深深吸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