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二十八 段飞

正文 二十八 段飞

    求票!求收藏!

    ----

    ----

    “少爷,龙大哥回来了!”

    小巧轻轻推开门,看了眼正趴在桌上,旁边摆满了各种各样有些像尺,又有些像锥子的小东西,写写画画的李默,轻轻喊了一声。www.lingdiankanshu.com

    “知道了。”李默没抬头,随意的回了一声,继续着自己的大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才将他惊醒过来。

    一扭头,见到李福已经带着龙国章进了书房,李默连忙示意他们先坐下后,才准备收起画纸。

    “见过……。”

    龙国章还没说完呢,一眼看到李默正准备收起的那张画满了线条的画纸,霎时瞪大了眼睛,一把抢了过去。

    “哎,小心,我才刚画完!”李默一抖身,就要抢回来。

    “什么东西啊,大惊小怪的!”见到龙国章进屋连话都没说半句,就抢过一张画纸发呆,又见少爷一副心疼的模样,李福倒是来了兴趣,说道:“少爷您这又圈地了?”

    “日!真把我当成地主啦!”不敢对老管家比划中指,李默只好冲着龙国章大喊:“小心点,弄破了的话,赔我一百张!”

    “不就是……。”李福本想说不就是一张画纸吗,可话没说完,眼睛落袋画纸上时,也是倒吸一口冷气。

    作为李国泰的老管家,李福不止一次到过旅顺口,见识自然不是杜大壮那种莽汉可以比拟的,何况当年他还上过北洋水师的战船,所以一见到画纸,立刻认出了少爷画的乃是一艘样子奇怪的铁甲舰。

    只不过这艘铁甲舰看着面生,不像是北洋水师的,没等他询问,答案便随着李默的解释豁然而出。

    “君权级战列舰,刚刚在英国铺设龙骨,这是我根据他们公布数据,画的草图。”李大少爷继续侃道:“满载排水量14650吨,最多装煤1400吨,装备两门双联装343毫米主炮,十门152毫米单管副炮。12门57毫米速射炮;7具406毫米鱼雷发射管。”

    “嘶嘶……”龙国章也算是见过巨舰的人了,当初还买通别人在定远号玩过几天,可一听到李默的解释,还是连连倒吸冷气。

    14650吨!***,比定远号整整大了一倍,这可不是光凭数量就能打赢得了,光着一个大家伙,就抵得上当初半支北洋水师了!

    见龙国章一副遇见鬼的表情,眼看口水就要打湿了画纸,李默连忙抢了过来,心想:“少爷要是把依阿华,大和这些超级怪物画出来,这家伙还不得直接晕死啊!”

    “少爷,再看一眼,就一眼!”眼瞅着李默将画纸慢慢卷起,龙国章耍起了无赖。

    “呵呵。”见到都三十好几的龙国章还像个孩子一样耍赖,李默顿时被打败了,呵呵一笑骂道:“没出息,送给你了!”

    “真的!”一听到李默这么说,龙国章顿时蹦的三尺多高,最后才小心翼翼的收起画卷,等收好画卷才问道:“少爷,您怎么知道这艘铁甲舰的?”

    “真是的,没事多看看报纸,别出去弄得跟土包子似的,不知道还以为少爷我多亏待你呢!”李默一把将印有君权级战列舰的报纸丢给了龙国章。

    报纸是陈平让人捎来的,这也是李默的要求,虽然如今没有互联网,但也不能太落伍,所以他早早便告诉如今在美的陈平,让他每天都收集些报纸,将一些重要消息剪下来带给他。

    这个月来,最重要的消息莫过于这艘君权级战列舰了,不仅欧洲已经是轩然大波,就算遥远的大西洋对岸,美国人也因为这艘战舰的出现而手忙脚乱。

    只不过李默能画线图却不是因为报纸,而是前世的BB党身份,作为前无畏时代的一级标志型战列舰,他自然非常熟悉。

    只不过谁也不会知道,这艘被誉为大英帝国君权象征的战舰,在服役十年后就落伍了,从始至终,君权级都没有参加过一次像样的战斗。

    结束了战舰的话题后,龙国章用手拉了拉李福,才由后者说道:“少爷,段飞回来了!”

    “哦?”李默皱了下眉头,问道:“在哪里?”

    “就在门外侯着呢,他还带了个女孩回来,听说是他妹妹。”李福继续说道。

    “妹妹?”

    见李默疑惑,龙国章连忙说道:“是他的亲妹妹,这次他回去就是为了这个妹妹。”

    “继续说。”李默走到重新坐了下来,拿着笔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很快,龙国章便将段飞的事情说了一遍。原来,段飞父母原是西北商人,因为得罪了当地豪强马远望,被杀身亡,这马远望人送外号马大棒槌,乃是西北最大的一股马匪,手下足有上万人。父母死后,马大棒槌还抢了年仅十六岁的段月儿,说要做第十三姨太太。

    段飞得知后,立即赶去营救,无奈寡不敌众,最终虽救出了妹妹,可也因为受重伤没法带着她一起逃走,只得把她寄养在一个朋友那里,而自己则在追杀下逃到了内陆沿海。

    后来遇到了龙国章正好招人,便想着来海外躲几年,等着风头过去了,再去把妹妹接出来,可没想到来到这里后,遇到了李强,跟着李强一起吃苦训练,没半年时间,便身手大涨,所以按耐不下心头的仇恨,才只身前往西北报仇。

    等他接了妹妹回来后,才发现因为自己,李强等人被少爷下了枪,每日里只能跟一帮新兵蛋子训练,而且在少爷的严令下,这段日子以来,更是连枪都没摸过了,顿时有些不忿,立刻带着妹妹一起来相见李默。

    “马远望死了吗?”李默忽然问道。

    龙国章摇了摇头,见到李默问了一句就没反应,起了爱才之心的龙国章才硬着头皮说道:“少爷,这段飞年岁不大,尽然敢在万把人的匪帮中杀进杀出,的确是条汉子,您看?”

    李默一挥手,制止了龙国章再说下去,其实他何尝不知道段飞是人才呢?能被李强看中,有又能在他那支小队伍中生存下来,没一个是孬种。

    不过这事毕竟关系着护卫队的稳定,所以他还是阻止了龙国泰的劝阻,只是淡淡的对李福道:“福伯,让小巧安排那个段月儿一起先住下。”

    “那段飞呢?”李福连忙询问。

    “站着,等他明白错了再说!”李默冷然说道。

    夜雨倾盆而下,打的木屋咚咚作响,虽然此时已是八月尾了,但这里靠近阿拉斯加,雨水还是带着几分凉意。

    忙碌了一天的营地渐渐平息下来,尤其是随着金矿的换班人员纷纷回来休息,所有人都发现,在营地中央的那栋大屋子前,一个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正一声不发的站在雨水中,任由寒雨将脸打得发白,而不动半分。

    “哥,我们走吧,天下之大,那里不能容身!不就是个破家的少爷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年轻的段月儿不忿的看着那扇大门,看着哥哥淋在雨中,冻得浑身发抖,顿时心疼的大喊起来。

    “住嘴!”段飞一把推开了雨伞,阻止了妹妹再说下去。

    段月儿没想到一向最疼自己的哥哥居然为了个纨绔,骂了自己,顿时眼圈通红,可没等他继续说下去,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扭头看去,只见到六位穿着和哥哥一样衣服的男子出现在哥哥身边,没有雨伞,没有说话,就这样冲到了段飞身边,如同他哥哥一样,在雨中挺拔的站立着,在雨水中,排列成一条笔直的长线!

    段月儿傻傻的看着,他知道为什么这些人是谁,为什么会陪着哥哥站在一起,宁愿在寒雨中颤抖,也不愿意都说一句话。而他更不知道,此时此刻一双眼睛,已经透过窗户,看到了这些身姿挺拔的身影。

    “带他们进来吧!”李默一回头,走向了前屋。

    很快,在福伯的带领下,李强段飞七人已经整整齐齐的站在了大厅里,看着这些浑身湿透,面色苍白的汉子,李默也不禁为他们的意志力感到惊讶。

    “知道哪里错了!”

    “知道了。”随着李默的问话,七人同时说道。

    “呵呵,心挺齐的,好吧说说看!”李默被这巨大的声音震得浑身一抖,心里暗骂:“一棒子混蛋,算是对少爷的下马威吧!”

    “段飞不该未请示便擅自离开。”

    异口同声,但李默却没有说话,这几个家伙虽说抓到了一点意思,但还不是非常明白,所以他立即说道:“段飞,我来问你。如果此刻在战场上,李强命令你守住一扇门,而他带着其他人进屋,可就在这时,你发现门外有两个敌人,没有任何戒备,你会怎么办?”

    “出去杀了他们!”段飞毫不思索的回答道。

    “好,好!很好!”李默一连说了三声好后,忽然盯着段飞的眼睛,喝道:“可这时你发现,原来这只是个诱饵,因为你的擅自离开,大门已经被敌人抢占,你的伙伴都在敌人的枪口下,你又该怎么办?”

    “我……”段飞张口欲说,可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是的,我知道,你会说没这么巧的事情。或者你想说,我再夺回来!是不是?”

    段飞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没有人逼你加入,你可以离开,但如果你在一天,就必须遵守这里的纪律,记住你的身份,你是个军人,是他们的伙伴!”李默指着其他六人说道:“他们选择了相信你,把生死交到你手里,而你呢?却私自行动,把他们送到了敌人的枪口下!”

    李默停了一下,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是不是觉得我在无理取闹?或者说你离开的事情和我现在的比喻完全没有关系?”

    “不,少爷说的对!是我错了,我忘记了最重要的一样东西!”段飞猛然张开双眼,挺直了身子。“纪律!”

    “纪律。很简单,却是军人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字!”李默点点头,说道:“希望你能记住,别浪费了这场雨。”

    “是。”段飞用力的点了点头。

    “马大棒槌死了吗?”李默扭过头,端起咖啡,突然话语一转,来到了段飞面前。

    想到父母的仇,段飞摇了摇头。

    “废物!”李大少爷对着段飞屁股狠狠踹了一脚,说道:“立刻回去休息,三天后你们一起出发,给我把那个大棒槌宰了!”

    没等段飞等人从惊讶中清醒过来,就又听到李默说道:“记住,要是你们七个人谁受了一点伤,那就都别回来了!”

    “是!”李强最激动了,第一个应道。

    段飞也根本没想到,才见一面的李默居然会这样做,为了自己的家仇,居然派出了其他六个最精锐的战士,让一直对父母之仇耿耿于怀的他,一下子看到了报仇的希望。顿时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等到所有人都答应之后,才忽然跪倒在地。

    “谢谢少爷!”

    “起来吧,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真是个废物!”李默说完,自己都笑了起来,刚才的紧张气氛霎时烟消云散。

    就在屋子里忽然严肃,忽而欢笑的时候,所有人都没发现,一双大眼睛都在门角上,窥视着屋内的一切,等到最后李默那句话出口,眼睛里竟然升起了一层薄薄的雾气。

    “这个混蛋,敢骂我哥哥!”

    “大坏蛋!”

    美丽的大眼睛一闪,消失在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