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三十 少爷长大了

正文 三十 少爷长大了

    求包养,求推荐!

    -----

    -----

    旧金山。www.lingdiankanshu.com

    亦如纽约是美国东海岸的明珠,依靠淘金热起步的旧金山山无疑就是美国西海岸最重要的港口城市,十九世纪末的西海岸,西雅图才刚刚起步,洛杉矶才刚刚形成小镇,所以这里已经成为了西海岸名副其实的中心。

    推开窗户,大街上人流如织,虽然已近十月末,但旧金山还看不到冬日即将来临的迹象,著名的格兰特大街四周,华人商铺林立,只要站在窗台上,陈平就能听到熟悉的家乡声音。

    给自己泡了一壶清茶后,陈平才拿起今天的报纸,嘴角不由挂上一丝微笑,报纸上,托马斯西装革履,手捧这一袋闪耀着金光的沙粒,笑容可掬。

    在照片的下面,更是添上了一句诱人的话。“快来吧,这里到处是黄金!”

    看到这一幕,陈平也不禁有些妒忌了,因为这个家伙干的太漂亮了,用两座小金矿做诱饵,再加十几个金窝子,居然就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要是其他矿藏的消息也被公布出去,还不知道美国佬们会怎么发疯呢!

    至于他手捧金沙的诱人话语,也只能骗骗那些淘金客而已,要知道依靠上次转卖油田的资金,少爷几乎买下来所知的所有蕴含矿藏的土地,等到那些身怀一夜暴富美梦的人们赶到那里才会发现,原来自己只不过是去给他人做嫁衣,做宣传!

    这是个精心准备的计划,利用人人们的贪欲,有利用了加拿大政府想要开发西北部,仿效美国西部开发的心理,陈平实在是想不出,才十几岁的少爷,脑袋里怎么会藏有这么多的奇思妙想,难道那位“洋老师”真的有那么厉害?

    陈平摇了摇头,抬手掐指算了算日子,少爷应该从出发几天了吧?

    一边想,陈平一边习惯性的拿起剪刀,准备将这条消息剪下来,和其他消息贴在一起,等少爷来了再给他看,也让他高兴高兴。可没想到剪刀才举起一半,就听到一句熟悉的声音:“别剪了,我已经看过了!”

    陈平连忙抬头望去,只见到门外忽然涌进来一大堆人,除了李默外,连福伯,小巧和托马斯的女友都来了,连忙起身问好,招呼手下帮大家安排住处。

    “别忙了,坐下吧!”看到陈平忙前忙后的,李默也有点无奈,原本是应该将他放到最合适的军中去的,可现在自己答应的他的铁甲舰八字还没一撇呢,所以才不得不让他暂时来美国坐镇,真是辛苦他了。

    一入座,李默还没说话,陈平就已经从柜子后面,拿出一只铁匣,打开后从里面掏出一堆不同银行的支票,说道:“少爷,第一批黄金一共兑换了两百二十万英镑,分了七家银行兑换,多数都是英国的银行。”

    “嗯。”早在一个月前,金库里的黄金就都被秘密运到了这里,由于数额太大,李默担心别人发现自己最大的秘密,所以便交代了陈平,分批分次,尽量找外国银行兑换。有一些甚至还运到欧洲去兑换。此刻接过支票,看了一眼后,才说道:“一会交给福伯,都把它存进我的英国银行和花旗银行账户吧。”

    “这大概是我们最后一次大规模兑换黄金了。”说完,又抓起报纸,看了眼笑意盈盈,手捧金沙的托马斯,笑道:“这家伙干得不错,再过几天他就可以真正成为华尔街的名人了!”

    陈平笑着点头道:“是啊!五百万英镑,就说动了加拿大政府,不知道等拍卖会开始后,加拿大人会不会气的跳楼!”

    “跳楼倒不会。他们又不可能自己去开矿,何况托马斯解决了铁路的大问题后,他们便可以学习美国人,顺利的推动西部开发,而且去的商人越多,纳税自然也就越多,他们笑还来不及!”为了培养陈平在经济和管理方面的眼光,李默继续说道:“只不过我没想到,这帮英国人的后裔,居然这么有魄力,一开口就给了我们整整一百年的矿产开采权,而且还将土地扩大了不少,简直把托马斯当神了!也不知道那家伙给他们灌了什么**药!”

    “还有五万劳工移民的名额,外加允许组建两千人的护卫队伍!要是他们知道了我们把护卫名额用在了新军训练上,会不会跳脚?”讲到兴奋处,李大少爷也不禁得意的哈哈大笑。

    “少爷您别忘了,还有三个**的金矿呢!加拿大人恐怕不会想到,我们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开始入手了!”想到此时三大金矿源源不断运出来的金沙,再烈火中融化为一锭锭大号金砖,陈平也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

    “是啊!等我们存够了足够的黄金,也开个银行,起码不用再把钱存在别人那里,提心吊胆的!”李默刚说完,陈平就立即回道:“是啊,金本位!英国人利用这个绞杀别人的财富,才有了今天的大英帝国,也该让他们吐出来点了!”

    李默虽然也知道银行的重要性,可自己现在还没地盘呢,便转移了话题,说道:“银行的事情不急,倒是那件事情你派人去了吗?”

    陈平自然之道李默说的是那件事,所以话音刚落,便站了起来,从柜子里抽出一张地图,说道:“接到少爷的信后,我派了三批船去夏威夷,他们把资料收集回来后,我又在地图上重新描了一下的。”

    地图在桌面上缓缓摊开,从一些岛屿外的虚线可以看出,这是在原地图基础上描绘的。从地貌来说,几乎和原图没啥区别,但岛屿上此刻都标明了现有的农场,工厂,属于者的名字,非常详细。

    “干得好!”短短两个月,就能把夏威夷各方面的资料收集到这种程度,看得出陈平的确是下了一番苦工。

    听到夸奖,陈平也有些呼吸急促,要知道这可不是投资圈地,而是提自己这些人找一个真正的家园,可以说寄托了少爷和自己这些人未来的所有希望,所以等稍稍平复后才继续指着地图道:“这里一共有132个岛屿,其中能住人的八个,最大的是夏威夷岛,大多数土著都在那里,另外这里还有上千个大型甘蔗园,除了一些属于外国人的外,其中一半都是他们女王的。”

    “看来谁娶了这位女王,倒是有福了!”李默刚开始准备丫丫,可一想到后世旅游时土著人的样貌,立马打了退堂鼓。

    见李默说的好笑,陈平也不由提起了嘴角,话语开始随着手指移动,继续说道:“第二大是毛伊岛,大部分都是甘蔗园和糖厂,土人倒是很多,可基本上都是美国人的天下,而这里就是少爷您说的瓦胡岛了。”

    顺着手指,李默看到了这个夏威夷最著名的岛屿,珍珠港啊!想想就让人流口水!

    “瓦胡岛,我们华人叫檀香山,夏威夷的大多数华人都在这里,除了我们华人外,还有日本人,美国人和其他一些国家的人,大多数的工厂,甘蔗园和菠萝园都在美国人手里,我大概估计过,这里每年生产的糖大概可以占到美国的百分之八十,而且由于糖商们互相勾结,所以利润非常的惊人,最高的可以达到二十倍之多!

    另外,那位女王陛下也住在这里,在这里修建了王宫,虽说按岛屿大小只能排第三,但人口却最多,而且势力复杂,是夏威夷群岛的中心。”

    李默看着地图,没有打断陈平,虽然他说的这些东西李默知道的更加详细,但他却没有打断陈平的话,因为他知道,总该让这些人发挥下了,不然什么事都自己做掉,那还不累死啊!而且这也能为自己锻炼出一批真正的人才。

    见到少爷看得入神,陈平指了指李默无比熟悉的珍珠港,:“这里就是珍珠港了,这个半岛伸出港口,把海港一分为二,整个港从外面看像一只含着珍珠的大蚌,所以而得了这么名字。不过大的这边,都被美国人占满了,我也没办法插手。”

    “又是美国人占了!怎么老爱跟少爷作对呢?!”李大少爷无耻的将美国人先到达的檀香山的事实忘记了。

    见到少爷直皱眉头,脸色有些发黑,陈平也不再卖关子,指着港内一分为二另外西边,画了个大圈说道:“我把这里买下来了,这里面有一座造船厂,还有一座五千吨的干船坞!”

    “啊!”正发愁从哪里入手呢,没想到陈平这一扒拉,几乎把珍珠港西面半岛都画了进去,不仅圈地大半,还且还直接买下了一个船厂,顿时目瞪口呆,抬头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陈平呵呵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主要是少爷您运气好。我派人去的时候,就听说这个船厂的西班牙厂主被美国人打压的厉害,当年花了大价钱买下的大片土地,建甘蔗种植园,又建了船厂,却没想糖厂被美国人死死压着,船厂也没啥生意,所以就想回国了,可美国人知道他想走,就故意压低收购价格,还威胁其他人不准买,所以就一直僵持着。

    他就找了一个当地华人做中间人,说我们是刚刚从国内出来的,想买下他的船厂和所有土地,现在一切都谈好了,一共是六十万英镑,我已经付了定金,就等少爷您去办手续了。”

    “太好了!”李默狠狠一拍桌子,总算是被老天爷眷顾一次了,只要能在站住脚,即使价格快够造两艘君权级战列舰了,但李默还是觉得很合算,至于美国人的阻挠?“哼!”李默冷哼一声。

    见到少爷面色转冷,目中寒光泠泠,就知道少爷是想到了那些可能阻挠的美国人了,不由说道:“少爷,要不我们找托马斯做代理人?”

    李默立即摇了摇头:“不必了,他现在也没时间忙这个,何况我们也不能总躲在人家后面,至于美国佬?也该让他们尝点苦头了!”

    陈平又何尝想躲在托马斯身后呢?以前那是没办法,而且还是在美国的势力范围,但夏威夷就不一样了,既然要把这里当成地盘,那么就必须展现下实力了。

    不过?陈平担心的看了眼距离夏威夷群岛并不算遥远的中途岛,忧心道:“少爷,是不是要防范下这里的美国人基地?”

    看着陈平手指的方向,李默停顿了一下,没想到中途岛这个时候就美国纳入掌控了,难怪他们一直打夏威夷的主意,要是不能把两地连起来的话,中途岛不过就是个孤岛而已。

    防备?拿什么防备?自己现在连艘炮艇都没,即使买下船厂,先不说扩建需要时间,就算培训工人,都需要至少两年,这个不是打开金手指就能办到的,必须一步一步来。

    “不必了!”李默说道:“我们这次又不是硬拼,只不过是想站住脚罢了,我想美国人还没到敢明目张胆吞并夏威夷的时候!”

    李默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知道,美国人直到1893年才策动了几个美国商人和几个夏威夷的政客,又找了几百美国大兵威胁,才谋夺了政权,而直接吞并则要等到美西战争开始后,所以自己还有时间回旋。

    陈平不知道这些,何况据他的情报,美国人已经在中途岛大兴土木,还驻扎着一艘巡逻舰,可以说,已经对夏威夷形成了包围之势,如果不能尽快控制岛上局面的话,万一美国人借口干涉,可以说自己这边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

    眼看少爷自信满满,陈平却非常担心,可话刚到嘴边,却不知道如何说服少爷,而且自己这边还没有海上力量,即使想挡也挡不住,所以他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不知道自己手下头号大将已经是忧心忡忡,李默看了看地图后,这才收回目光说道:“岛上华人的情况都摸清楚了么吗?”

    苦思冥想也没有好主意的陈平,只得暂时放开了美国的威胁,继续为少爷介绍道:“都清楚了。据我们的估计,夏威夷共有华人大约二十万不到,有大部分都是当年赴美的华工,受到美国人欺负后来到这里避难,渐渐的落叶生根,其中最大的有三家,陈家,林家和黄家,可以说是美国人外,最大的势力了!”

    “陈家?那不是你的本家吗?呵呵,有没有探探口风?”李默呵呵一笑,望着陈平说道。

    “陈家的确是当年从福州出来的,是不是元寿的本家我不知道,不过依我看,陈家不算个好合作伙伴!”陈平笑笑,说道:“陈家和美国人走的太近了,虽然陈家的二儿子还担任了瓦胡岛的税务官,看似气势正盛,权势滔天,可一旦最大的财源美国商人们掐断,恐怕他们也玩不转,所以找他们合作,等于是送羊入虎口,给美国人耍着玩!”

    李默没说话,继续听着陈平说道:“林家倒是不错的选择,林家长子还娶了女王的一位侄女,而且还在夏威夷大岛上拥有一大片甘蔗园,可以算是当地最大的华人家族了。”

    陈平喝了口说,继续道:“黄家就比较低调了,他们主要以种植菠萝为主,基本没参与利润最大的糖业加工,菠萝加工厂也是由几个英国人参股了,所以最为低调。”

    “看来这位女王陛下,也学会了我们李大人那招以夷制夷,可惜他们都不明白,如果自己不够强大,无论是要治的夷,还是请来的夷,都会变成饿狼,狠狠扑上来!”

    “是的!”没想到李默看得这么准,陈平凝望着窗外,佩服道:“少爷说的很对,可惜咱们的李大人看不明白,可就算他明白了,上面还有那位老佛爷呢!八百万两就为了修个园子,可悲,可叹!”

    看来陈平对于过去还是满在乎的,所以此刻有感而发,李默倒也没打断他,只等他说完才笑道:“李大人还算不错了,而这位女王?呵呵,如果我们不帮帮她,我想除了脱光衣服被人看外,我也想不出她还有什么办法改变命运!”

    说完,李默又看了看已经嗓子冒烟的陈平,忽然笑笑说道:“辛苦你了。”

    陈平忙谦虚的直摆手,干笑道:“不辛苦,不辛苦。”

    “哎,当年的英帝国海军学院毕业生,参加过中法战争,还有过北洋水师服役的经历。”李默数着陈平的过去:“让你来管这些事情,的确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说完,拍拍陈平的手说道:“不过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了一个叫段飞的小子来接替你,从此以后,你还是来我身边帮我参谋参谋全局吧。别说,你不在身边,我还真不习惯!”

    “段飞?”陈平一讶,段飞的事情早就传遍了营地,陈平自然知道这个敢独身一人在近万匪帮中杀进杀出的青年,只是他没想到,李默会派他来接任自己。

    “段飞有个妹妹,心有牵挂,所以他不太适合在夜鹰里继续服役了。我已经和他谈过了,过几天他在福州办好事,就会直接过来接替你的位置。”

    自从出了段飞私自离队的事情后,李默便定下了这支他亲手打造的精锐部队的名字,称为夜鹰。这事陈平也已经知道了,所以听到名字也没有惊讶。而且李默也不再让李强自行选人,而是规定加入夜鹰的人必须从服役一年以上的护卫队士兵里挑选,有了这项规定,不仅可以保证夜鹰的纪律性和忠诚度,还能让夜鹰从普通训练中脱离出来,使得部队更加专业,凝固力更强,成了真正抵在敌人胸膛的把柄匕首。

    几天之后,当托马斯在纽约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段飞也带着妹妹段月儿悄然来到了旧金山。

    “已经不再军中了,不用这么拘谨。”看着面前这位站得笔直,面色白皙的年轻男子,李默笑笑示意他坐下:“都处理好了?”

    “好了。”段飞坐下后,从怀里掏出一张支票,递了过来:“马大棒槌死后,我们将缴获的大烟,白银和其他一些东西,都卖给了当地其他一些豪强,一共是二十万两白银,合计三万英镑,请少爷过目!”

    “不必了!”李默挥了挥手,说道:“你都留下吧,就当以后的活动经费。”说完,瞄了眼坐在旁边沙发上的段月儿,笑道:“可别给你妹妹拿去买糖了!”

    段月儿非常喜欢吃糖,李默从美国带回的那些糖果,在内奸小巧的掩护下,基本上都到了她的肚子,所以两人结下仇了。

    “哼,大坏蛋,我才不会拿你的钱去买糖呢!”段月儿听到再说自己,连忙哼了一声,一甩头发,扭过去不理李默。

    不得不说,段月儿这丫头还真是漂亮,小小的嘴唇,凤眼琼鼻,细眉如月,肤色更是白皙如脂,再加上比小巧大了几岁的她,身子骨已经渐渐长开,该凸的凸,该凹的凹,玲珑浮现,非常诱人。

    而她的性子恰好和外貌相反,犹如烈马一般,美貌和烈性混合在一起,在她身上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气质,如同有着美艳外表的罂花,令人有着一种心痒上瘾的感觉!难怪马大棒槌要抓她去做姨太太。

    当然,对李大少爷来说,尤其关键的是这丫头刚过了十七岁生日!开始散发出一股子诱人的香味了。

    “好一匹胭脂小母马!”

    “呜……。再有两个月,本少爷也改十四岁了吧!这日子,咋过的这么慢呢?”李大少在那盯着小月儿扳手指,流口水。这边,陈平已经死满头黑线,正考虑着是不是拉一把少爷,可见到段飞下弯的,咬得死死的嘴巴,还是决定放弃了。

    人家做哥哥的都没反对,陈平决定不参合了。

    段飞倒是说不上来反对不反对,不过自打他回来后,就发现妹妹整天都把少爷挂在嘴边,虽然都是些大坏蛋,大色狼,欺负小巧的话,但还是可以看出,这丫头,对少爷上心了。疼爱妹妹的段飞自然不会去干涉这些,在他看来,只要妹妹开开心心就行了,至于将来?

    再说吧!

    良久后,见到屋内气氛似乎有些怪异,段月儿这才醒悟过来,瞪了眼还死死盯着自己的李默。“登徒子!”这才哼了声,跑了出去。

    “看看,听听!少爷我是登徒子吗?”李大少爷一扭头,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向两人寻求公正。

    陈平低眉耷眼,数着手指,仿佛在计算一道复杂的方程式。段飞直接扭过头,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位,真的是哪天训斥自己,替他完成心愿报了父母大仇,被李强说成特种兵之父,被赵龙当成崇拜偶像,被龙国章看成绝顶人物的那位,真是面前这位对着自家妹妹流口水的李大少爷?

    “算了,懒得理你们!”看到两人都不给自己主持公道,李默拍拍屁股,决定自己去问清楚。

    “登徒子?这种三等下流话能配的上少爷吗?”

    “起码应该该是个色狼!有情调的色狼!”

    李大少爷一溜烟,去找公平了,房间内只剩下大眼瞪小眼的陈平和段飞,良久后两人才相视一笑,同声叹道:“少爷,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