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三十六 智利,少爷来了!

正文 三十六 智利,少爷来了!

    求推荐!求收藏!

    --------

    --------

    “少爷,这是维修计划!”

    冯子琪站在李默面前,总觉得有些别扭,因为他面前这位少爷实在是太小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简直不敢相信李默居然懂造船!

    幸好,他也算是江南制造局的老人了,当年还参与了大清第一艘汽船惠吉号的建造,可也没听说过,修船要啥计划书的。www.lingdiankanshu.com不过少爷既然说了,跟着当年英国工程师,喝过几年洋墨水的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写了份粗糙的维修计划表。

    李默前世有两张脸,一张是工作时的严谨,另一张则是生活上的奔放,连和他认识人很多朋友,都认为他在工作和生活中,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这个作风也随着他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只要是和工作有关系的事情,李默是从不马虎,而且每次都必须先做好计划,只不过以前由他一个人做,现在手底下的人渐渐多了,所以他也开始着手培养手下人对于工作的严谨态度,何况造船厂还关系着自己的未来。

    虽然这份所谓的计划书只有简简单单一页纸,就说明了第一步干什么,第二步干什么,简单的一塌糊涂,但李默还是点了点头,毕竟也要让人家适应自己的习惯不是。

    “下次要写清楚,每个步骤安排的工人人数,维修所费的大概时间,另外还要注明每个步骤由谁负责!”李默每说一句,就在步骤边上写上一句。

    冯子琪一边听着,一边看少爷在上面写写画画,虽然有些不太习惯,但入狱后命是人家救得,老婆也在这里住下了,即使没办法,也得硬着头皮撑下去,何况自己也蛮喜欢现在这个造船厂总,对,总监这个职位。

    “只不过少爷起的这个名字有点怪,总监总监,大概就是总监视的意思吧?”冯子琪胡思乱想着,看到少爷写完了,这才接过计划书,准备离开。

    刚要出门,李默又叫住了他,眯眼笑道:“再多增加一些测绘的人员,混在维修工里面吧!”

    “测绘?”冯子琪一时脑经转不过来了。

    “机会难得啊!难道你就甘愿看这么好的军舰在眼皮底下白呆几天?”李默差点想踹一脚,但考虑到人家年纪不小了,一脚下去万一有个好歹可不得了,何况这也是目前自己在造船方面唯一拿得出手的人了。

    当然,他自己不算!

    看到少爷嘴角的诡笑,冯子琪总算是反应过来了,连忙点头安排双倍人手,争取为将来造船储备些资料。

    冯子琪转身离开后,李大少爷才又揉了揉太阳穴,摊子大了,自然事情也多了,陈平已经被自己用到了极致了,而其他几位也都在各自的岗位上尽职尽力,可为什么总觉得人手不够呢?

    “看来要去绑架个战列舰设计师了!”李大少爷不无邪恶的想到。

    维修计划因为少爷的测绘要求,原本十天的工期,因为工人缺失“延误”到了二十天,至于智利水兵们,则在福伯的安排下,感觉到了如回家,不,比回家还要舒服的招待,甚至等到船修好离开时,也还嘟囔着下次一定要再来夏威夷。

    李大少爷除了每天陪西蒙斯在夏威夷各岛之间闲逛外,大部分时间都钻进了埃斯梅拉达号,尤其是他的主业的动力舱和锅炉房,更是一待就是一天。

    由于那晚后,西蒙斯和李默都说开了,所以两人倒像极了多年不见得好友,在得到李默进入军舰重要的锅炉和轮机舱的消息后,他不仅没有阻止,甚至还主动将自己知道的各国锅炉和蒸汽机的型号,性能等等数据,都告诉了李默。

    至于那天晚上的尴尬,被及时反应过来的李默以口误遮掩了,因为他想起豪尔赫.蒙特这位现智利海军上将,是政变上台的,而此刻距离他动手还有一段时间。

    倒是西蒙斯的反应让李默有些奇怪,因为这个家伙时不时会提到蒙特上将如果真如李默所说当上了总统会怎么样,怎么样。所以李默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是蒙特的心腹啊!怪不得那天自己口误时,这家伙的第一反应就是摸枪袋。

    敢情这是要杀人灭口啊!做操的!等少爷去了智利,非狠狠宰你们几刀!李大少爷心里暗想,同时又开始在桌上做他的智利计划表了。

    二十天后,当埃斯梅拉达号焕然一新时,李默带着陈平,董大海和刘桂山以及另外十名护卫,也悄悄登上了埃斯梅拉达号,同时几份电报也飞快的从檀香山发出,飞往各自的目的地。

    ----

    ----

    圣地亚哥,智利首都,那里的瓦尔帕莱索要塞,不仅是智利的第一大港,还是此时的智利海军总部,但李默此行目的的确不是这里,而是继续往南,前往塔尔卡瓦诺港。

    作为资深的多炮塔BB党成员,李大少爷对战列舰时代的憧憬可以追溯到他前世的孩提时代,第一次伊拉克战争时期,美国的依阿华级战列舰用超过一吨的硕大炮弹轰炸伊拉克阵地的画面,在他心中甚至比航母上满天飞舞的战机更让人影响深刻。

    那刻起,他就喜欢上了这种充满了暴力美的钢铁堡垒,也是那刻起,他如饥似渴的收集着历史上战列舰对决的痕迹,或许对很多人来说,甲午才是铁甲舰登上舞台的首战,但事实上,早在1879年,智利与秘鲁和玻利维亚之间就发生了一场规模不算大的海战,而在那次海战中,首次出现了铁甲炮塔和著名的铁甲中央房炮舰。

    在很多资深的多炮塔密心中,发生在南太平洋的这场海战,才是铁甲舰登上舞台的首战!

    纵观那个时代的智利,无论你怎么绕来绕去,都绕不开一个关键的词,硝酸盐,也就是平日里大家所说的硝石。

    后世,大家对智利印象最深的似乎只有铜,占据了是世界百分之四十的铜,但其实在1910年前,智利的铜依然还是尘封在干枯沙漠里宝藏,那个时代的智利能让世界记住的,只有占据了全世界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硝酸盐资源!

    1890年初,智利向英国出口的硝石占据了其出口总额的四分之三,造成了智利对英国的依赖比印度更严重,加上通过战争,智利垄断了全球硝石市场,在出口单一,经济单极化的不利情况下,也获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财富。

    当然,其中占据利润大头的依然是英国,仅仅英国人约翰.托马斯.诺斯一手创立的利物浦硝盐酸公司,就带走了百分之四十的利润,但即便是这样,智利依然依靠着硝酸盐,成为南美最强的国家。

    也正是这个时候,何塞.曼努埃尔.巴尔马塞达总统登上了舞台,他推出了智利有史以来“最雄心勃勃的开发计划”建立新的工业部,完善国家的基础建设,改革了教育,甚至还首次绕开了英国向德国贷款,建立了大量的工厂,甚至还打破了英国在智利国家铁路上的垄断!

    最后,巴尔马塞达还宣布,要将所有的硝石资源都收归国有,但也正是因为这句话,他成为了硝石商人们的眼中钉,被充斥着商人和野心家的国会冠上了独裁和叛国的罪名!

    也正是这个时候,原本并不起眼的塔尔卡瓦诺港,依靠源源不断地硝石利润,加上智利人对海军的一贯重视,又和英国处于蜜月期,所以这里已经成了一个拥有大型干船坞、修理厂、钢厂、兵工厂、仓库和海军兵营的重要海军基地。

    由于智利国土狭长,海防一直被视为智利国防建设中最重要部分,年军费的四分之三都被投入了海军,所以使得智利海军一直在南美地区名列前茅,即使放在后世,那艘和埃斯梅拉达号同名同姓的训练帆船,也是坚持环球航行训练的常客,还多次来到中国访问。

    至于选择与智利海军合作,李大少爷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除了巧合的发现西蒙斯,猜到对方要卖战舰这点外,最终的原因恐怕就是智利海军本身的实力了。

    智利海军,这个有着传统海军理念的南美国家,因为庞大的硝酸盐这一重要资源,刚刚和秘鲁,玻利维亚之间结束了历史上第一次铁甲舰交锋,作为最终的胜利者,拥有丰富的海战经验,而随着埃斯梅拉达号的服役,以及著名海军上将托拉雷依靠硝酸盐带来的巨额利润,一次性在欧洲欧洲签订了增购2艘防护巡洋舰、2艘鱼雷舰和1艘新型铁甲舰的合同,智利海军已经成为了南美最强大的海军,暂时没有之一!

    在这个时候,既然暂时无法安排人员在英国,法国等这种海军强国中学习,那么依靠在战火中锤炼出来的智利海军,来锻炼自己手下,显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国会和巴尔马塞达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难以调和的阶段,眼看着气氛越来越紧张,那位在战火中一步步走上将军位置的豪尔赫.蒙特会以怎样的姿态出现呢?

    随着埃斯梅拉达号缓缓驶入塔尔卡瓦诺,李默发现自己的心情也紧张到了极点,虽然他知道豪尔赫.蒙特和支持他的国会最终获得胜了,可当他真正身在这个局中时,才发现自己也不是铜浇铁铸的。

    巴尔马塞达?豪尔赫.蒙特?

    犹如桌子上摆放的两个同样诱人的红苹果,让人难以抉择!

    随着埃斯梅拉达号的一声汽笛,李默合上了情报部紧急收集的关于智利的资料,事实上这份资料还比不上他对智利这段历史的了解,作为后世人,在他看来,巴尔马塞达可以算作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就犹如后世那位和美国总统叫板,要比试谁在任时间上的查韦斯。

    但李默还是摇了摇头,现在是1891年,是日不落帝国最辉煌的年代,是列强们举这刀叉进行盛宴的年代,这样一个时代,作为一个地区国家,拥有超越自身能力的,令人眼红的垄断性战略资源与其说是幸运,还不如说是悲哀!

    巴尔马塞达和即将开始的智利内战,与其说是独裁与反独裁的抗衡,还不如说是帝国列强对资源分配的不满!

    逆流而上,需要的是绝对的实力!在没有实力的时候,拿鸡蛋碰石头,就是著名的“草泥马”了!

    微微晃动的船舱内,李大少爷嘴角微微撇了一下,从个人感情来说,作为愤愤,他更欣赏巴尔马塞达的强硬,但理智让他不得不去支持另一方!因为他知道,他还没有能力去改变这段历史,没有能力去撼动强大的日不落帝国之前,他要做的就是在智利洒下一颗种子,在所有人都盯着硝酸盐的时候,去挖掘世界的另一个奇迹!

    他需要铜!大量的铜!可以想象,当智利的大部分铜矿都归于少爷名下后,当少爷的舰队开始崛起于太平洋后,那么李大少爷将会取代英国,成为智利第一大贸易国!

    “垄断智利的铜!”随着舱位传来几声吆喝,李默眼眸一亮,将情报折好收进了口袋!“巴尔马塞达先生,你的命不好!”李大少爷嘴角一勾,昂首走出了船舱!

    当李默步出船舱,来到甲板上后,视线猛地豁然开朗起来。

    “亲爱的李,欢迎来到塔尔卡瓦诺港!”大胡子西蒙斯及时的出现在了身边,笑呵呵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默终于看清楚了在被誉为智利海军摇篮的塔尔卡瓦诺港,虽然无法和在美国纽约港这种超级大港区相比,但这里现在就是另一个江南制造局加汉阳炼铁厂的合影。

    巨大的干船坞,宽大的仓库,高大的烟囱,忙碌的码头工人和随处可见的涂着智利海军涂装的军舰和运输船,还有不时夹杂其中,穿着海军制服的水兵,整个港口竟是一派忙忙碌碌,欣欣向荣的景象。

    智利!少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