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四十二 鲁滨逊漂流记

正文 四十二 鲁滨逊漂流记

    路过的朋友,点一下收藏吧!

    ----

    ----

    “怎么样了?”

    李默放下书,抬头看着走进来的陈平,眉头一拧。www.lingdiankanshu.com

    “刚刚接到西蒙斯转来的电报,赵龙他们已经在五个小时前登陆皮萨瓜,没有遭到抵抗,另外部队已经取消了休息,开始沿铁路线南下,根据我的计算,最多一天就能到达伊基克。”

    “伊基克呢?”

    “还没有消息,不过据西蒙斯说,政府军的人应该早在三天前就运动到了那里,现在。”陈平习惯性的看看表:“应该是已经开打了。”

    李默有些恍惚,虽然电报的速度也很快,可总是让他失去掌控的感觉,看来还必须等到无线电应用后这种情况才能改变了。

    对了,这年头,无线电出现了吗?

    李大少爷晃晃脑袋,将杂乱的思绪赶出脑海:“那位蒙特将军到了那里?”

    “蒙特和他的舰队已经从瓦尔帕莱索逃了出来,目前正在往这里赶来,预计在有几个小时就可以到达这里,此外,由国会组织的两千陆军和两千海军陆战队也已经开始北上,不过……。”

    “不过什么?”听到陈平忽然停止了叙述,李默连忙抬头。

    陈平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少爷,我看我们是预测错了。”

    “错了!”能被陈平说成错误的事情,肯定不小,李大少爷一下子紧张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他的第一仗,绝不能出错,急忙追问:“哪里错了?”

    陈平拧着眉心,扶着额头,苦笑一声:“我一直认为,作为拥有一支地区最强大海军的国家,陆军也差不到哪去,可你猜猜我今天在他们出发时看到了什么?

    两千国会陆军,居然还拿着单发步枪,被西蒙斯说成最精锐的海军陆战队,也是老旧的斯宾塞。而最重要的是,整整五千的人部队,居然只有十门火炮,真不知道面对防守的政府军,他们拿什么去攻克要塞,坚城。”

    陈平一边说,一边连连摇头,看得出,他非常担心这支部队的命运。五千人只装备了十门大炮,这种比例连大清国都不如,这就是少爷口中的南美豪强?!

    李大少爷听完,也愣住了,虽然他没亲眼看到出发的部队,但陈平决不会在自己面前撒谎,虽然他也知道,智利陆军很菜,但没想到菜到这个地步,虽说这个国家的硝石矿收入都被外国商人吞了,但在南美地区,智利已经算富有了,即便是需要武装海军,陆军也不至于差成这样吧?

    “这么说他们比我们还差?”李大少爷吞吞口水,一脸见鬼的表情。

    “说装备,的确是如此,不过……。”陈平停顿了一下,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在他看来,智利陆军的装备实在是太差了,想想咱家大少爷,虽然这次仅来了两千人,却是清一色的毛瑟1888,除此之外还有三百把柯尔特左轮手枪,更别提那种由少爷发明,采用了新型**的手榴弹了。甚至可以这么说,除了大炮,比装备智利军队差了一个台阶!

    “现在就看他们的战斗力是不是真的过硬了,毕竟我们是新军,智利部队在和秘鲁的战争中获得过检验,但仅从武器方面来说,除了大炮外,他们远不如我们,相信只要赵龙他们能够挺过最初的阶段,即使面对一万智利人,我们也有希望赢。”

    虽然自信,但话语最后还是娓娓道出了陈平心里的担忧,那就是每位战士都必须克服的初战心里障碍,虽然平时护卫队训练时也非常重视这方面,但毕竟训练代替不了实战,面对硝烟弥漫,子弹横飞的血肉战场,可不是那么容易说挺就能挺过去的!

    李大少爷直皱眉,首战心理关,即使他开金手指也没办法,只能看赵龙他们的临场指挥能力了。不过国会军既然这么弱,要不要让赵龙再次分兵,配合智利人一起北上呢?

    “不行。”陈平毫不给面子,直接了当拒接了李大少爷的建议,目前赵龙他们已经承担起了北线大部分进攻任务,而且部队的首战心理关也没过,如果此时再抽调部队,恐怕压力就更大了。

    “看来我们只能等待了。”李默叹了口气,他不喜欢这种脱离控制的事情,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代替部队去打仗。可惜这年头打仗基本靠喊,调动指挥还在利用马匹的年代,想要实时掌握前线每一支部队的情况,是不可能的,此刻唯一能做的就只是等待。

    这种随风飘流,无法掌握自己命运的感觉,就像手里这本书的主角一样!

    “希望赵龙他们能挺住吧!也不知道无线电发明了没有?”

    李大少爷嘀咕了两句,抬眼看看陈平,旋即又低了下来,继续抓起书本有滋有味的看了起来。见到少爷没再说话,陈平准备转身离开,离开前眼睛下意识的扫了眼少爷手中的书名。“《鲁宾逊漂流记》,这是什么书?没印象啊?看来要好好学习学习!”

    陈平领会贯彻少爷精神的时候,却没发现李默嘴角渐渐扬起的弧线。

    -----

    -----

    安托万伸了个懒腰,扫了眼外面,除了月光倾洒在洋面上,随波浪泛起泛起点点磷光外,什么都没有,连潮声似乎不愿意打搅别人的好梦,轻柔了很多。

    是的,什么都没有!

    虽然首都南面已经交上火了,但这里是安托法加斯特,除了脚下的炮台外,远处黑暗中的洋面上还有巡逻的军舰,即便那帮家伙控制了大部分海军,想要无声无息的打到这里也不可能。

    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吹着海风,安托万放松了心情,说实话这天气实在是做个好梦的时候,该死的,那个瘦猴子队长,为什么老是安排我值班?

    调整了一下肩膀上的枪带后,安托万决定再回去睡个回笼觉,可当他刚弄好抬起头时,一道黑影如闪电般直插咽喉!

    那是……!

    噗的一声,安托万就觉得喉咙上仿佛被插上了什么东西,随即下意识的伸手去摸,可当他摸到露在喉咙上冰冷的箭镞时,一种从未感觉过的麻痹感突然从喉咙向全身发散,瞬间整个人都麻痹了,想开口叫喊却只发出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呼哧呼哧声。

    麻痹很快蔓延至大脑,安托万只觉得眼睛越来越花,恍惚间他仿佛见到几个全身都罩在黑色中的人从眼前掠过,那一双双冰冷的眼睛中,透着浓浓的嘲讽和寒意。

    “该死的,他们是谁?印第安土著吗?居然用带毒的弓箭?!”带着困惑和不解,安托万仿佛不远处的浪花般,悄无声息的倒在了炮台上。

    当最后一位夜鹰爬上了炮台,对着安托万的尸体嘴角一勾,扬了扬手中的铁臂强弩。

    对于一瞬间解决这种毫无防备的哨兵,夜鹰们似乎一点都没感觉兴奋,他们在被选中前,手底下本就大都有几下子,再经过了专门的训练,不能算武林高手,起码也能算好手!

    怪只怪,这帮洋鬼子根本不知道啥叫武林,不明白咱老祖宗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好东西有多好用,比如这见血封后的毒箭。

    一只只夜鹰,飞快的摸上了最近的炮位,拉开炮衣,将一块块烈性**填入炮膛,用身体掩盖住火折子的亮光,点燃了导火线后,才又飞快的消失在了高高的炮塔岩壁下。

    “轰轰轰……。”

    突然传来的剧烈爆炸声,将瓦尔多克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只见他一把推开身边光溜溜的女人,顾不上穿上衣服,飞似的推开了窗户。

    “上帝,发生了什么?叛军打到了安托法加斯特吗?”

    望着窗外海边炮台上升起的巨大火球,瓦尔多克猛了一口口水,想到自己不久前给总统先生的那笔资金,和那个任务,一股子寒意从脚心升起,沿着脊椎直冲大脑,身子猛地打了个寒颤。

    “来人,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随着瓦尔多克惊恐的声音,整个安托法加斯特城都乱了套,哭声,骂声,叫喊声,汇聚在一起,搅动了整片夜空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