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四十九 做人,要有底牌

正文 四十九 做人,要有底牌

    PS:还有几十个小时就下新人榜了,如果觉得河马写的还算入眼,大家点一下收藏吧。www.lingdiankanshu.com

    河马万分感谢!

    ----

    ----

    当李默和陈平登上刚抵达的天兴号,在龙国章亲自护送下前往安托法加斯特时,智利内战的局势发生了重大转变。

    蒙特不愧是智利海军的领头人,虽然他不明白,曾由海军评估过,认为至少需要集中七艘军舰,并将造成其中多艘损伤的安托法加斯特城的两座炮台,为什么会突然发生爆炸,十几门大口径火炮全部被摧毁,到底是谁干的?怎么干的?

    难道又是那位年轻人!

    虽然西蒙斯几次三番旁敲侧击,但最后得到的都是一张高深莫测的笑脸,好在蒙特也知道,现在不是解惑的时候,他需要做的是抓住政府军这个伤口,然后撕扯开!

    三艘运兵船和六艘军舰,带着刚刚组建完的三千国会新陆军,在政府军反应过来前,迅速的抵达了安托法加斯塔外海。

    在失去了炮台支援的情况下,仅存的政府军小舰队被逼拖入了决战,面对实力强大的国会海军,虽然他们精神可嘉,死战不退,但也仅仅支撑了几十分钟,两艘木质巡洋舰就被彻底摧毁。

    随着总统政府军彻底丧失了海上机动能力,蒙特领导的国会军利用海上优势,不断袭扰智利中北部,三千新组建的国会军也开始在安托法加斯特开始登陆。

    与此同时,赵龙和带着膨胀到四千人的联军也赶到安托法加斯特城下,得到了季濡山带来的二十门大炮后。赵龙和梅利诺.贾帕协商后立刻选择分兵,由后者配合新来的三千国会军佯装强攻要塞,他自己则带领护卫军设伏,在总计二十五门大炮,和密集的手榴弹雨帮助下,经过了一天一夜的激战,终于吃掉了五千装备精良,前来支援的政府陆军,一举为攻打安托法加斯特这座智利中北部最大的要塞城奠定了基础。

    出人预料的是,当得知援兵被全歼后,安托法加斯特的守军司令,居然立即下令投降,接受国会军领导,气的士气高涨,准备再干一场的赵龙等护卫队军官破口大骂。

    失去了北方屏障,面临两线夹击后,政府军终于撑不住了,等到从英国购买的两艘700吨新型鱼雷舰林奇号和孔德尔号到达瓦尔帕莱索后,不等水兵们缓口气,就立刻命令他们进攻国会军。

    4月22日深夜,两舰到达了卡尔德拉锚地,借助夜色的掩护,两艘小军舰偷偷溜进内港,准备以舰上搭载的新型白头鱼雷发起进攻。

    尽管当时只是临晨,偷袭者无法清晰地辨认出对手,但凭借阴影的大小,还是成功地发现了“胡阿斯卡”号和“布兰科.恩卡拉”号。由卡洛斯.莫拉加少校指挥的“孔德尔号”在500码距离率先发射了3枚鱼雷,但是都没有命中。警觉的“布兰科号”舰员发现情况异常,立即移动泊位,将舰首对准鱼雷来袭的方向以规避攻击,并用速射炮开火。但他们没有发现在黑暗中始终保持沉默的“林奇号”,由阿尔贝托.富恩特斯少校指挥的后者正从另一侧以全速接近铁甲舰。在200码的距离上,富恩特斯发射了两枚射程660码、装药58磅的白头鱼雷,其中一枚正中“布兰科号”

    由于当时“布兰科号”正处于锚泊状态,水密舱门没有都关闭,因此迅速进水,短短几分钟内就带着182名舰员倾覆了

    这次震惊所有人的袭击,让人们看到新型鱼雷在作战中的运用前景,也让苦苦死守的政府军看到了希望,但蒙特却没有给政府军任何机会,在受到袭击后的第三天,又他亲率包括埃斯梅拉达号在内的十艘战舰,飞扑位于智利首都外围的瓦尔帕莱索港,连续四个小时的炮击,让还沉浸在偷袭成功喜悦中的政府军遭受重创。

    也正是在这天,早已“预见”到了国会军这次偷袭和报复的李默,来到了安托法加斯特城。

    “少爷,这是那个胖子的所有家产,都在这里了,硝石矿和所有资金都已经转到了您的名下。”邱子山从怀里掏出瓦尔多克“馈赠”的礼物,递给了李默。

    “做得好,交给陈平吧。”李默没有伸手,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被限制在房间里活动的十几张惊恐的脸庞上。

    “少爷,都在这里了,一个也没跑掉!”李强指着拥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人群:“听他们说,巴尔马塞达原本是准备让那堆肥肉安排他们从这里坐船离开,出去暂避的,所以没几个人知道他们的行踪。”

    听完李强的话,李默点点头,如果消息还没有走漏的话,这些人倒是一个不错的筹码。

    见到少爷看着这些人发呆,邱子山将财物证明都交给了陈平后,才说道:“少爷,要不要我现在就联系政府军,让巴尔马塞达停止抵抗?”

    “不行。”陈平接过证明,往怀里一撒,摇了摇头:“现在联系,只会让巴尔马塞达破罐子破摔,对我们没什么好处。”

    “那要等什么时候?难不成这一票我们白干了?”李强一翻眼,想到为了这些人还差点陷进去一个兄弟,气就不打一处来。

    “等,等到战局明朗,等到瓦尔帕莱索彻底被攻陷,等到蒙特兵临圣地亚哥城下!”李大少爷眯眼如刀:“绝望的巴尔马塞达如果那个时候,收到亲人在我们手里的消息,而且我们还为可以为他提供保护,让他可以安全的去他想去的任何地方,你说他会怎么选择?”

    “让巴尔马塞达离开?为啥?”李强不懂了,辛辛苦苦打的就是总统政府军,到最后还要保护对方当家的离开,这算什么道理?

    “你知道巴尔马塞达能走到今天,会有多不容易?你知道智利国内支持他的势力有多大?你知道巴尔马塞达在智利人心中声望有多高吗?”李大少爷嘴角微微下弯,眼里闪动着亮光:“只要巴尔马塞达一天不死,无论是蒙特,智利国会和他们背后的外国势力,就一天不会放心,何况我们也需要一个制衡蒙特的手段,以防他过河拆桥!”

    “做人,要有底牌。”李大少爷语重心长,四周频频点头,“而且只有压在手心里的牌,才能叫底牌!”

    李强心头一凛,明白了少爷的心思,毕竟这是别人的土地,要想榨点油出来,没点保命的东西还真不敢说大话。只要保证巴尔马塞达在少爷手里,他蒙特要是敢翻脸!夜鹰们就敢带着巴尔马塞达重新出山,把智利这片不大的天空重新捅破掉!

    “陈平,你去通知赵龙,部队原地休整待命,接下来的仗应该没我们什么事了。”李默一挥手,扭过头:“李强,你带人和邱子山立即出发去首都,等到蒙特大兵压境,你们就立即联系巴尔马塞达,告诉他的家人在我手里,我愿意帮助他离开这里。”

    “如果他不答应呢?”李强微微一顿,手放在了腰间的匕首上。

    “那就处理掉!”李大少爷眼角微眯,嘴角冰冷,仿佛南极千年不化的冰刃,寒气顺着牙缝向外吐着瑟意:“一句话,他即使死了,也不能让外界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