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五十 本来我是想付钱的

正文 五十 本来我是想付钱的

    PS:收藏和票票,河马都想包养!可以吗?

    ----

    ----

    节奏明快的音乐声飘荡在橡木地板铺就的宽敞客厅内,头顶是点满了蜡烛的吊顶烛台,烛光经过切割不一的琉璃折射到地面,让整个宴会大厅都显得华贵而奢靡。www.lingdiankanshu.com

    身着洁白海军服的军官们,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小声交谈着,不时爆发出一两声轻笑,侍者端着各式各样的美食和酒杯,在人群间忙碌穿梭,只有不时伸出的大手,才让他们稍稍停顿,或替大手上的酒杯加满美酒,或者递上美味的食物。

    客厅中央,身穿着碎花拖地长裙的女人们,浓妆艳抹,踏着音乐飞舞旋转,如同怒放的花瓣,不时向四周的某位军官抛去一个媚眼。音乐中,身姿卖力的扭动着,厚厚的裙摆不时荡漾而起,好像就是为了让长裙下修长洁白的大腿暴露一下。

    没有口哨声,也没有叫喊,但一双双不时瞟向裙摆下时隐时现的大白腿的眼睛,暴露了四周男人们心底的渴望。

    音乐,美酒和女人。

    当两个多月前,总统领导的政府军突然宣战以来,谁也不会想到有今天,即便是想到了,也决不会想到能这么快解决问题。

    随着蒙特将军亲自带舰队炮轰了瓦尔帕莱索港后,所有人都知道,国会和海军已经取得了绝对优势,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一个新智利的诞生。

    从硝烟弥漫的战场走了下来,军官们此时此刻需要的不仅仅是勋章,还需要放松一下他们早已紧绷的神经。

    陈平端着酒杯,流利的英语和对海军的热爱,让他早早的融入了智利海军军官之间,可怜的李大少爷似乎被抛弃了,一个人站在角落里,不过他并没有因为独自一人而恼怒,反而在看到陈平和智利海军这些中层军官打成一片非常开心。

    因为他们代表着智利的未来。

    军官们需要美酒,需要女人,而陈平和李大少爷则需要利用这次酒会,来结交这些中生代的军官,为以后的合作打好基础。

    这还是李默转世后第一次见识这种洋溢着南美风格,却又融入了欧州的奢华和享受之风的宴会,他静静地站在人群之外,仿佛有一种时空穿梭般的感觉,没有人会想到,这位站在角落里,端着酒杯,嘴角挂着一丝微笑,有着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少年,几年前会站在一艘他们永远也无法想象的军舰上,傻傻的看着头顶飞落一块钢板。

    这是梦吗?

    李默突然有了种想掐自己一把,或者干脆抓起旁边酒瓶往脑袋上砸,来证实自己是不是做梦的冲动,还好李大少爷没有发疯,要不然这个酒会恐怕就会沦为笑谈。

    “李,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难道还没有姑娘看上你吗?”享受着孤独的李大少爷被一阵呱噪惊醒了,一抬头看到那把大胡子,连忙躲开几步,生怕西蒙斯又要玩抱抱。

    向旁边几位朝自己看的军官微微酒杯示好后,李大少爷才没好气的哀叹:“大胡子,这么多美酒和食物,难道还不能堵住你的嘴巴吗?”

    西蒙斯摇头晃脑,亲昵的撞了撞李默,斜藐了眼李大少爷下身:“噢噢噢,我知道了,李,你是不是在担心自己太小了?没关系,知道吗?这里有一半的家伙,在你这么大的年纪时,就付出了第一次。”

    “做操的!自己怎么会认识这样一个家伙!”李大少爷手扶额头,移开三步,脸上写着我不是认识他。呼唤着服务生:“那谁,把这个白痴从我身边拖走。”

    李大少爷害羞了,西蒙斯更得意了:“李,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位?”指着场地中央,往这里直瞟媚眼的女人们,大着舌头:“她们都是最美丽的姑娘,而且……经验非常丰富。”

    “草泥马,要吐了!”李大少爷准备躲一边去,却被某无良大胡子一把拖住,继续鼓吹:“李,听说过这样一个谚语吗?每一位第一次吃苹果的人,一定会选最红的那只。”大胡子朝中央白嫩嫩露出一大半,绝对比木瓜还大的那位发射了一道电波。

    “姥姥!这是谚语?”李大少爷彻底无语了,掰着手指,心头千转百寰:“要是这个讨厌的大胡子真给我介绍一只红苹果,少爷是吃还是不吃呢?”

    “嗯……。对了,少爷又不是第一次吃苹果的人,青苹果才有嚼劲!”李大少爷想起了自己转世的秘密,一扭头:“大胡子,你就没有别的要和我说嘛?”

    见到自己说了那么多挑逗的话,李默居然脸都没红,西蒙斯放弃了,压低了声音,扫了眼四周才神神秘秘的说道:“李,将军已经和国会议员们商量好了,再有十几天,军舰就可以全部交付了!”

    “什么!”还有什么比军舰更重要的,这话让李默一蹦三尺多高,不过他马上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十几天时间,蒙特真有把握那么快结束战争?然后从现在的舰队里抽出军舰卖给自己?!

    见到李默一下子从兴奋到凝滞,西蒙斯立即猜到了他的疑虑,故意舔舔嘴唇:“李,这可是最高机密。”

    “一箱二十年窖藏的波尔多葡萄酒。”李大少爷咬牙切齿。

    “五箱!”西蒙斯伸出蒲扇大手,摆了摆。

    “日,你去抢吧!”

    “三箱!”

    “成交!”

    “等等,不对啊?”李大少爷眨巴眨巴眼睛。“少爷想的是绝交,怎么到嘴巴边变成了成交呢?失败啊!难道这就是被别人捏着那啥大力丸的后果?”

    “说吧。”面对无良大胡子裂到了耳边,欣喜万分的毛脸,李默嘴都歪了:“要不是好消息,一瓶也没有。”

    “怎么可能不是好消息!”三箱价值不菲的波尔多美酒,西蒙斯脸上都开花了,压低身子:“知道我们在欧洲订造的新式军舰吗?”

    没等李默点头,西蒙斯继续说道:“战争快结束了,欧洲那里已经放行了我们订购的军舰,马上就要回国的那艘铁甲舰和两艘防护巡洋舰,是你的了!”

    “啊~!”李大少爷彻底懵了,原本用他想能弄几艘二手舰就不错了,可没想到蒙特居然准备送这样一个大礼,这倒有些出乎意料了,要知道那些可都是刚下水的新舰,尤其是两艘防护巡洋舰,仅比埃斯梅拉达号小一点,但由于建造更晚,技术上却先进了不少!

    望着端着酒杯,笑意盈盈的西蒙斯,李默彻底糊涂了:“这可是最新的战舰,难道你们……。”

    没等李默说完,西蒙斯就打断了他的话,脸色严肃起来:“知道吗?李,内战很快就要结束了,为了国家的建设,国会要求海军必须裁减军费,所以将军阁下才会忍痛割爱,将最新的军舰卖给你们!”

    “国家建设?”李大少爷右手往背后一放,竖起一根中指,眼睛盯着腥红的葡萄酒在杯中荡漾旋转,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没有道理啊?智利垄断了硝石矿,收入比不上大国,起码也算是南美一强,即便是养活四五艘君权级战列舰也不成问题,何况只要把老军舰一卖,也可以节省开支啊?

    “不对!这个大胡子隐瞒了什么!”想到这里,李默重新抬起头,盯着西蒙斯的眼睛,神情严肃:“告诉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我就知道瞒不过你。”西蒙斯叹了口气,灌口酒,声音一下子低沉下来:“其实这是一个妥协,国会已经同意由蒙特将军担任新一任总统,但前提是……,他们不喜欢第二位巴尔马塞达!”

    西蒙斯的话,让李默一下子全部明白了,蒙特是利用海军做了一笔交易,成功登上了总统宝座,但由于他在海军里威望非常高,像西蒙斯这些中生代将领几乎都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国会在没有可能安插力量掌控海军的情况下,选择削弱海军的实力,是唯一的办法!

    这就是政治!

    “你是个幸运儿,我有时候在想,上帝是不是就在你身边!”西蒙斯举起了酒杯,微笑着,仿佛忘记了刚才的话,但从他的眼睛里可以看出,他对国会削弱海军非常不满。

    “多少钱?”李默举着酒杯,和西蒙斯碰了一下,对于智利国内的政治斗争他没有兴趣。

    “铁甲舰50万英镑,防护巡洋舰25万英镑!”西蒙斯快速报出了早已商量好的价格。

    “嘶……。”李大少爷恨不得在西蒙斯那张笑脸上踩几脚,然后再把酒杯砸到蒙特的头上!见过黑的,没见过这么黑的,感情你们把对国会的气,都撒到少爷头上了?!少爷早打听清楚了,那两艘即将回国的那两千吨级的穹甲巡洋舰,每艘造价不超过15万英镑,即便是那艘法制的六千吨级的铁甲舰,也不过40万英镑,好家伙,每艘都加了十万,都够重新造一艘铁甲舰了!

    “你这是抢钱!”李大少爷指着得意洋洋的大胡子,手指哆嗦,满脸悲愤。

    西蒙斯眯着眼睛:“老朋友,这些钱都是用来战后重建的,想想那些在战火中失去家园的人,难道你就没一点爱心吗?如果你觉得贵,那我们”大胡子耸耸肩膀,摊开双手。

    “什么意思?感情还带跳票的啊!”

    李大少爷心都碎了,姥姥!偏偏自己还没还价的余地,谁让自己现在求着对方呢?只得瞪着大胡子,一字一句,咬牙切齿:“行,不过林奇号和孔德尔号我也要了!英国人转让的白头鱼雷技术也给我一份!对了,作为一名商人,我还准备在埃斯康迪达投资,希望你可以帮忙联系下!”

    听到李默答应下来,西蒙斯还没兴奋呢,就被后面的话弄呆了。

    两艘鱼雷驱逐舰本来就是要出售的,卖给谁不是卖?鱼雷的资料抄一份给他也可以,但在埃斯康迪达投资?上帝,那个小地方位于北部阿塔卡玛沙漠,常年干旱,人迹罕至,要不是自己前不久恰好听一位旅行家说过那里,恐怕连地名都不知道,去那里投资?哪里有什么?难道在哪里也有硝石矿?

    无怪西蒙斯会诧异,此刻智利最大的收入不是后世巨大的铜矿资源,而是硝石,由于可采量巨大,智利垄断了国际硝石市场,所以巴尔马塞达的国有化行动才会让外国商人害怕,才会支持蒙特。

    所以他根本没想到李大少爷的目标是世界第三大铜矿,不由疑惑道:“李,你真的要去哪里投资?那里可没有硝石。”

    “废话,当然知道。少爷要的是铜矿,要不是丘基卡马塔铜矿对现在的开采手段来说危险性实在太高,少爷到不介意全部买下来。”当然,这话不能这样和西蒙斯说,李大少爷只能真真假假,做糊涂道:“硝石?不,我不需要硝石,我需要的是铜,我听说了那里发现铜矿,才打算投资。”

    “哦。”西蒙斯恍然大悟,阿塔卡玛沙漠地区的确是发现了不少小铜矿,他也听说过,倒也没太怀疑,反正李默一口答应了军舰报价,已经算立大功了。稍稍想了一下后就同意李默买下那里的土地,还热情的表示愿意帮助建矿。

    随着舞会渐进尾声,躲在角落里鬼鬼祟祟一晚上的两人终于完成了交易,西蒙斯一口仅存不多的葡萄酒,忽然压低声音:“李,你真的不要硝石矿?可为什么我听说瓦尔多克那个吝啬鬼,把他名下的矿厂转给了你呢?”

    “那是战利品!”李默豁出去了,不就是抢了一个矿主吗,既然都知道了,少爷索性无耻到底,有本事你咬我:“本来我是准备付钱给他的,不过现在我决定不给了,因为少爷被你敲诈的已经没钱了!”

    “哈哈……”西蒙斯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