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五十八 偷窥?呸!

正文 五十八 偷窥?呸!

    PS:河马扒着窗户,偷窥着你,你收藏了么?!

    ----

    ----

    “嗯,有个建议。www.lingdiankanshu.com”

    李恩富忍着心底的笑意,谈了这么久了,总有种完全压制的感觉,临到告别也该到了还击的时候了,所以建议还没说出,他脸上就已经摆出一副欲说还休的神色,摇了摇头。

    “李先生有什么直说吧。”李大少爷没看到李恩富嘴角弯起的弧线,爽气麻利的一挥手,少爷就该有度量!

    “其实您这个年纪,缺少睡眠,会影响发育的!”扫了眼正在收拾桌子,弯着腰露出了臀背优美曲线的小巧,李恩富咬咬牙,提醒一句。

    “……。”李大少爷惊愕的满脸囧字,这就是刚才那个为华人奔走呐喊的文学家?

    “哈哈!”总算是扳回一点面子了,李恩富哈哈大笑着,脚步轻快的走了出去。望着提醒完就匆忙扭头,步履轻盈似燕,朝大门外一路小跑的李恩富,李大少爷终于忍不住笑了,“呵呵,这家伙,真是个妙人!”

    回过头,拉住早已脸红耳赤的小丫头:“放心,少爷发育的很好,你要不要……看看?”李大少爷无耻的瞅瞅裤裆,还没能让小丫头欣赏一下自己愈加伟大的宝贝,脚背上一阵钻心的苦痛顿时让他泪流满目。

    “小丫头!”

    “人家不小了!”小丫头红着脸抗议,还故意挺挺渐渐饱满的胸脯,轻咬着嘴唇,美眸一剜,如同一只小鹿飞快的消失在了房间里,只留给李大少爷一阵空谷幽兰的芬芳。

    ------

    ------

    端着茶杯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笼罩在清晨海雾中轮廓初现的船厂,李大少爷嘴角一勾,难道自己哪一辈子和文人们结缘了?先是科幻大师乔治,成了自己石油帝国的大掌柜,而且还心甘情愿,干的热火朝天。

    现在这位仅以一本书就流芳百世的文人,也二话没说,鞠了个躬,连夜启程,说要去把老婆孩子接过来,准备替少爷打一辈子工,哪怕死了也愿意。

    耶鲁大学毕业,曾在以语言教育为主的霍普金斯学校就读,精通英语,拉丁语,德语,还会点日语!再加上为华工奔波操劳,连续演讲锻炼出来的超高口才能力,还能写小说,丫简直就是个全才!

    “嘿嘿!”看着李恩富的履历,又想到仓库里成吨的黄金,李大少爷摸摸下巴,满脸忧郁,人才一点点开始汇集了,钱也有了,为啥总觉得还是少了什么呢?

    李大少爷苦思冥想,不知道少了什么,就被隔壁书房传来的轻微脚步声惊醒了,顿时想到了自己需要什么!

    轻轻推开书房门,小巧细细的柳眉微微一拧,小手挥挥似要驱散书房里一夜的晦霾。一夜折腾,书房里很乱,桌子上铺着几张白纸,条条杠杠的线条看得人眼晕,虽不懂这是什么图,但却能看出是一些机器的轮廓,有一张还是一艘大大的铁甲船。

    卧室就在书房的隔壁,虽然两室相通,隔音不错,但小巧还是怕自己惊扰了少爷的早觉,轻手轻脚的将画纸收好,叠得整整齐齐,还特意标注了只有她能看懂的记号,才收入柜子。

    柜子里,满满当当的摆满了同样的画纸,一看到这些画满了少爷心血的图纸,小丫头长长的睫毛闪了两下,别的她不懂,她只知道这里只要增加一张画纸,就代表少爷又熬了几夜,看得令人心疼。

    关上柜门,仔细确认锁好后,小巧这才起身,她相信要是有人敢动这个柜子,自己肯定会和那人拼命!

    虽然现在少爷家业大了,仆人也添了不少,又有少爷宠爱,福伯等人也将她当成了半个主子,但小巧还是每天坚持来替少爷收拾房间,哪怕前些日子李默去智利,她也每天来整理。

    忙碌的身影从桌子到书架,又从沙发到地板,每一丝一角,她都希望能打扫的干干净净。如今一起逃出来的赵大哥,李大哥,福伯和张大哥,就算后来的大壮,都在替少爷打理家业,尽心尽力。

    她知道自己没那个能力,所以只想能让少爷每天都有个好心情,只要能看到少爷每天都喝上自己熬的汤,也就心满意足了。

    “只是,现在这份工作,似乎又要多个人来分理了。”小丫头抱着镇纸,细细擦拭着,不知不觉脑海里就泛起了爱穿红衣的身影,丝毫没注意到,连通卧室的门缝微微透开了一些。

    偷窥?

    我呸!少爷需要这么无耻吗?

    不过,不是有句名言“要的就是这个味”不是!

    李大少爷无耻的替偷窥行为找到了辩解,半依着墙壁,炯炯发光的眼睛在那道纤细优美的身影上来回游动。

    勤劳的女孩不知道被某人盯上了,嘴角依旧挂着微笑,脚步轻盈,如同清晨树林中探出身影的小鹿,东摸摸,西擦擦,忙碌而又快乐。

    时间仿佛成了远处沙滩上玩耍的孩童们拳头中的细沙,从指尖的缝隙中渐渐流走,回想几年前,小丫头跟着自己走出严寒的辽东,踏上未知的命运,差点被鲁道夫当了奴工,要不是有赵龙等人的照应,女孩天知道会遭遇什么。

    藏手枪,钻气窗,夜杀人。

    小丫头就像是自己的影子,一步步走到了今天。从夺船淘金,到苦守矿区,最后又陪着自己来夏威夷暂居,虽不似赵龙他们鞍前马后,但如果没有她,转生后的世界将了无芬芳。

    房间里,侧影婆娑亭亭玉立,细细的娥眉,忽闪忽闪的长长睫毛下,透着清亮的凤眼见者犹怜,樱唇小嘴一张一合似诉似怨。

    几月不见,小丫头似乎又变了很多,渐渐隆起的胸脯,挽起衣袖下一双嫩藕似玉生香,优美的曲线往下迅速放大,初具规模的香臀在眼前不断放大,即便是穿着家居常服,娇嫩的身子里那股似麝似兰的沁香直钻人心。

    李默静静地看着女孩,眼前犹如被人缓缓摊开一副侍女画卷,画卷中的女孩鲜活生动,活生生的站在面前,明晰点漆般的眸子呆呆的看着自己。

    等等,不对,呆呆的看着自己?

    李大少爷从画卷中猛地惊醒过来,才发现门缝不知什么时候被风推开了,小巧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家少爷,余光扫到了少爷嘴角那道长长地晶亮的口涎!

    “滋溜。”李大少爷麻利的吸了口嘴角,眼神恍惚。“偷看自己丫鬟,少爷的人品什么时候越活越回去了?自己碗里的,用得着偷看嘛!”

    “少爷,你。”随着口涎被少爷一口吸完,小巧终于反应过来,脸颊上立刻升腾起两片红云,贝齿轻咬,举着抹布的小手更是不知该放在那里。

    “咳咳。”李大少爷咳嗽两声,背着手摆出大少爷的架势:“小巧,这么早啊。”“不早了太阳都老高了。”小巧红着脸低着头,小嘴喃呢着,眼睛瞄着鞋尖不敢看少爷。

    见着女孩娇羞的模样,李大少爷不仅没收敛,反而愈发得意了,刚才还是偷窥,现在则大大方方的绕了小丫头一圈:“嗯~,小巧,帮我卧室里面也收拾收拾吧。”

    卧室!

    小巧一下子猛地抬起头,旋即又红着脸飞快的低了下去,一颗心脏更是跳动的连门外都能听见砰砰声!

    “少爷,可不可以等会来收拾?”小巧期期艾艾的望着少爷。屋外,一个轻巧的脚步声同时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