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六十 安慰她很累呢

正文 六十 安慰她很累呢

    PS:今天第二更!五千大章!

    求收藏,求推荐!

    ------

    ------

    突然传来的细语轻声,让门缝外的娇躯猛然一震,美眸中两点星芒更是陡然睁大了不少。www.lingdiankanshu.com

    小丫头轻巧的扭过身子,静静地看着少爷,若不是眸子里那化不开的深情,怕是李大少爷立刻就要扭头躲开了,当着自己的女人面谈喜不喜欢另一个女人的事……。

    姥姥,好玩不好说啊!

    “丫头,怎么突然问这个。”李默屈指在额头轻弹一下,爱怜的将小丫头揽入怀中。

    小丫头乖巧地贴在少爷怀里,大眼睛扭向了书房门口的那道细,眸子一亮,唇角勾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故意放高了一些声线:“少爷,其实月儿姐姐也挺可怜的,一个人在这里,又难得见到段大哥,而且……。”

    “而且什么?”李默没能看到小巧晰亮的眼神,搂着小巧,不明白这丫头为什么突然乖巧起来,刚才还扭扭捏捏不让少爷玩抱抱,怎么现在一下子反倒顺从起来了?难道一颗钻石就有这么大的威力?

    “而且小巧还听别人说,因为少爷喜欢月儿姐姐,才给了段大哥大权,让他坐镇美国的,所以这段时间她一直闷闷不乐。”

    “这是谁说的!”李默的眉头一下子拧了起来,瞳孔中一道锐利的寒芒陡然电射而出。

    小巧身子轻轻震了一下,似乎感觉到李默渐渐冰冷的臂弯,但看到门缝外那道期待的眼神,只得硬着头皮回道:“都是人家胡说的,少爷你喜欢月儿姐姐的是吗?”

    “喜欢?”李默深深吸了口气,脑海里泛起了那个当初在营地里偷自己的糖果,带着小巧满世界瞎转,老爱和自己争锋相对,嘴里总是挂着“登徒子”三个字的倩影。

    说不喜欢,是假的!除了柳下惠那等无能者,任何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见一位大美女天天在眼前晃悠,还能偶尔吃点白嫩嫩的豆腐,即便是没情,也能给泡出感情来!何况谁也不希望这等美女投入别人的怀抱不是。

    但要说感情是不是真的纯洁,李默自己都不敢保证。虽然段月很美,身体里有一股子野性,比小丫头更像后世那种穿着牛仔裤,娇嗔轻拽,拉着熬夜的你非要陪她逛街的现代女孩,但和一直在身边,陪着自己走到今天的小丫头相比,绝对不能算纯洁爱情。

    和小巧说的一样,因为在两人中间,还横着一位如今掌管着李大少爷秘密大网的段飞。

    一个转世穿越的人,绝不是如小说上写的随便弄个烧玻璃的技术,就能赚大钱,种种田,最后在抖抖浑身王八之气就能衣食无忧,定鼎天下那么简单轻松。他需要面对的是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和陌生的感情。

    这些陌生糅合在一起,就会变成一种担忧和恐惧,所以穿越的人第一件事就是,自保!

    段飞是个人才,年纪轻轻就敢只身独闯匪穴,为了妹妹千里走单骑,又能在李强的训练中脱颖而出,绝对能算的上精锐。这样的人,李默绝不会放弃,但要想用这样一个几乎是陌生的人,就必须有一个节制他的手段!

    把段月儿留在了身边,除了美貌和她身上的气质吸引自己,能让自己回忆起后世的女孩外,倒有一大半是因为段飞!

    “但这话能说吗?”他不能说,同样也不喜欢拿这事来说话!

    李默咬着嘴唇缓缓抬起头,心里正不知道如何回话时,突然看到窗户的玻璃上,倒影中一缕衣角从门缝中一闪而过,嘴角陡然勾了起来。

    “俩丫头,合着是算计少爷呢,还真吓了我一跳!”

    “肯定是段月儿的主意!这丫头,还真难缠!”

    刚才还紧张的心情,随着一闪而逝的衣角消散无踪。李默转过身子,余光掠过微微敞开的房门,笑笑:“段飞为了父母之仇,敢只身独闯马帮,这是孝!为了妹妹敢单骑面对数千土匪,这是情!为了李强他们受罚,淋着冷雨赶来求自己,这是义!这样一位忠孝两全,有情有义的人,你说我不该重用他吗?”

    小巧点点头,门外靠着墙壁的娇躯也暂时松了口气,酥胸起起伏伏,似乎还没完全放下心。

    “月儿和你一样,是个好女孩,但段飞能有今天是他自己努力地成果,和月儿没有一点关系。”李默停顿了一下,指尖微微抬起小巧圆润的下巴,深情地看着那双动人的眼睛:“我喜欢她,就和喜欢你一样。”

    话音刚落,李默仿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用力的搂住了小巧,紧张的察言观色,决定只要这丫头稍稍漏点不悦的苗头,直接吃了再说!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当着心爱的女孩说喜欢另一个女孩,这事,真他妈不是男人干的!李大少爷实在是佩服那些一穿越就左拥右抱的家伙,咋自己就觉得那么难呢?

    幽怨啊~!

    奇怪的是,小丫头听完,反而像个没事人一样,笑嘻嘻的从李默臂弯中拔出身子:“少爷,快吃饭吧,都凉了。”

    “吃饭?”怀里没了软玉温香的感觉,怎么吃得下饭呢。李大少爷无耻的瞪一眼:“丫头,要不少爷抱着你,你喂我吃。”

    “啊!”小丫头嗔羞得掩着嘴角,脑海里却不争气的泛起了少爷把自己搂在怀里,让自己喂饭的画面,连忙跺跺脚:“少爷,你……,坏死了!”

    “哈哈……。”小丫头宜喜宜嗔的模样,令李大少爷胃口大开,又从兜里掏出一枚项链,递给小巧:“这是送给月儿的,你带给她吧,吃完早饭我就要去美国了。”

    “这才回来几天啊,少爷您怎么又要出去?”小丫头刚才还飞霞满天的脸颊,又变得有些惨白,嘴角一垮,低头看着手中和自己脖子上一样,却吊着一枚艳红如血般宝石的项链,心一下子又冷了下来。

    “放心吧。”看着丫头一脸不舍得,李默笑笑安慰道:“这次是去美国找托马斯,应该不会很久。”

    小巧咬着嘴角,点了点头,意兴阑珊的走了出去,到了门口还不忘再看一眼,才轻轻地带上门,心道“少爷是做大事的人,又怎么能像大宅子里那些只懂得花红柳绿,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纨绔少爷呢!”

    走出书房,小巧一眼看到了靠在墙壁上,呼吸渐渐平复的倩影,深吸口气,微笑着拉起她的手,将项链塞到了发烫的手心里,才勾起她的胳膊,轻笑起来。

    “死丫头。”

    李默刚才的那发话,让段月儿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眼睛眯成了一条弯弯的细线,即便真的是因为哥哥才把自己留在这里的,那里又怎么样?起码那个“大色狼”还是喜欢我的!

    “登徒子!”

    段月儿挽着小巧,嘴巴里不断地呼唤着这三个字,却没发现窗台上,两道眼神正对着她纤丽的背影反复扫描,流口水。

    “古话怎么说来着?“日”久生情嘛!要不要先上车再补票?”

    站在窗户前,看着楼下手挽手,如同并蒂双莲走在一起的两道倩影,李大少爷吸了口气:“好日子啊!可惜,又要出发了。”

    伸个懒腰,一扭头,再看看摆在桌上的牛奶和白面馒头。

    姥姥,中西合璧?要不……?一起吃得了!

    ------

    ------

    旧金山。

    当然,这年头可没有人这么叫,旅美华人们用的是圣弗朗西斯的谐音三藩市,至于那些依然在大清国内,欺骗那些普通劳工的蛇头们,则给这座城市取了个更诱人的名字。

    金山!

    金山?哼,夕阳照照就是金山?

    李大少爷安静地坐在咯吱咯吱作响的有轨缆车上,望着远处笼罩在夕阳下,辉光闪闪的山岭,总觉得自己和这里特别有缘,前世他来美国留学时这里是第一站,转世后来美国也是第一站。从前世的繁华熙攘,到今生的旧土空旷,两种截然不同的风貌在脑海里交错纠缠,给人一种强烈的物是人非感。

    两年前,当自己满心欢喜的带着从寒冷的加拿大西北挖出的金条,换取了不算少的十五万美金后,却发现其实连本金都凑不够,最后还是依靠托马斯的玩笑话,才扭转了乾坤,步入了高速发展期。

    现在呢?

    离开夏威夷时,和少爷一起离开的林永祥,为了暂缓资金压力,已经可以一次性带着五十吨黄金前往欧洲兑现。

    而且不久后,等在英国购买的军舰回到马斯地岛,少爷手里将拥有一支庞大,甚至可以傲视此刻太平洋沿岸所有国家的强大舰队。

    这一切,却仅仅用了不到三年时间!

    这么短的时间,创下这么大的家业,只要是熟悉他的人都快把他当神仙供拜起来了。但李默心底却知道,如果老天爷当初把自己多扔回几百年,或者直接扔进传说中的异界,离开这个工业体系初具规模的年代,经济极度自由的年代,他只能在躲在角落里安度余生,或者被异兽吞进肚子,什么都不是!

    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的年代,有人说这是属于大英帝国的年代,因为这时的英国国力鼎盛,飘扬着米字旗的舰队遍布五湖四海,但在李默看来,这应该是美国的年代!

    逐渐成型遍布全国的铁路网,世界第一的钢铁产量,庞大而生机勃勃的制造业,还有因为淘金、移民和经济飞速发展而诞生的越来越多的庞大中产阶层。

    美国梦,从这个时代已经开始,这片土地上似乎总会发生一夜暴富的奇迹,正是这一**的奇迹,和政府特意的宣传,才使得这个国家正越来越吸引人。

    滤开漂浮的美丽泡沫,美好年代的背后却是危机四伏,美墨战争之后,大力发展经济的代价是军力的急剧萎缩,是工厂企业的猛然暴增,是产品堆满了仓库。

    即便不是历史学家,后世的每个人都知道,不久后席卷美国的产业过剩将会导致美国对外政策发生巨变,迫使政府不得不走上对外扩张的道路,用大炮和军舰,替工业产品寻找市场,打开销路。

    不知道是前世全球霸主给人的压迫,还是因为这次来发现旧金山又繁华了几分,站在窗口,凝望着街道的李默只觉得时间越来越紧迫了,即便自己家财万贯,富可敌国,但面对国家机器,面对拥有庞大国土,资源丰富,制造业潜力惊人的美国,依然有一种深深地无力感。

    太平洋,世界第一大洋,沿岸经济圈产生的财富价值,在后世全球经济总量中的比例超过七成,只要取得了它的控制权,也就意味着占据了未来的制高点!

    美国,是唯一的对手!

    “但想要对付美国,就必须依靠另一个国家机器,而且要先搬开堵在路上的几块大石头。”想到这些,李默深深地吸了口气,将手里的咖啡杯递给了杜大壮。

    由于没捞到去智利打仗,这次回来杜大壮差点要把少爷怨死了,每次见面都唠唠叨叨,嘀嘀咕咕半天,不得已,李默这次只好把他带出来了。

    幸好,李强带着夜鹰还在夏威夷呢,也不怕出什么乱子,不过一想到那帮混蛋,李默就气不打一处来,每天就知道学着少爷,脱得就剩下个大裤衩,躺在沙滩上晒一身肥油,还美曰其名叫“战海斗日”训练。姥姥,少爷这点名堂都被这帮混蛋掏光了!

    不过一想到瓦胡岛,李大少爷的心情霎时开朗很多。

    从智利带回的黄金被重新熔炼成100公斤一块的大金砖,收进了秘库。不得不说,中国人在建造密室方面的确是有心得,尤其是福伯这种老人,先是利用大规模建设的机会,从找来专门工匠从后山挖了一条隧道直接别墅下面,然后将这批工人遣散,由第二批人另挖了一条隧道也通往别墅,最后才由第三批工人,修建好地下密室,设置好机关,切断了两条隧道,而这三批人最终在修好密室也不知被送到了哪里,连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修的是什么。

    不过这也不能怪福伯,毕竟就算没这批黄金,三大金矿每月也会运来不下三吨黄金,何况随着他李大少爷的敛财手段越来越高明,谁知道还会有多少黄金运来呢?这不,去了趟智利就带回了三百多吨,还有据福伯说,不低于整批黄金价值的珠宝。

    窗外,1891年夏的旧金山中国城已经初具规模,杂乱无章的街道,和如同周星星同学电影中的猪笼寨般的住宅楼,都在告诉李默,华人在这里依旧处于社会地位。

    虽然在招揽李恩富时他那番维护华人的誓言铿锵有力,但亦如他所说,这条路非常崎岖,非常艰难。尤其是看到窗外的猪笼寨,更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少爷。”身后传来了段飞的声音:“这是派去日本和朝鲜的名单,另外还有我们这段时间从各国秘密采购的机器清单。”段飞走到李默身边,递上了一张写满了名字的信纸。李默却摇了摇头没有接手,指了指脑袋:“这东西,以后都要记在脑子里。”

    “除了日本和朝鲜外,国内也要加派人手,可以用商人的名义作掩护,买地建工厂,反正我们也需要。”看着身边年轻帅气,却有些脸色阴沉的家伙飞,李大少爷满腹嘀咕:“我家月儿朝气蓬勃,怎么这家伙短短几个月,又阴沉了不少呢?”

    段飞点点头,可惜他不知道李大少爷的腹诽,不然肯定画个圈圈诅咒,可怜我大好青年,被安排到这个阴沉沉的岗位搞情报工作,接触的都是些地下老鼠,难道要我阳光满面到处嚷嚷?何况你还泡了我心爱的妹妹,能高兴吗?

    “巴尔马塞达先生安顿好了吗?”李默想起了那位提前被押送回来的可怜前智利总统,问道。

    “已经都安排妥了,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有人监视。”说道那位前智利总统,段飞神色一下子就飞扬起来,舔舔嘴角,似乎对没有参与智利内战,没和少爷一起见识见识大场面非常遗憾,笑道:“他还是非常配合我们的,而且还主动交出了这么多年搜刮的“珍藏”,呵呵……,不少钱呢。”

    说到钱,段飞眼睛都眯起来了,一位所在国家垄断了硝石矿资源,在任好几年的总统的珍藏,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

    “行了,什么德行!”李大少爷虚踢了段飞一脚,自己手下怎么都这样?一提到钱全都两眼笑眯眯的,难道少爷缺钱嘛?

    “还主动交出!你丫要没威胁人家,人家会主动?”李大少爷鄙视的瞪了眼自己未来的大舅子。

    “钱取一半交给福伯,剩下作为你们的活动资金,让邱子山多拉拢些智利高层,必须保证智利在我们的视线内!另外派人去阿根廷,悄悄散布一下智利秘密订购军舰的事。”李默一口气说完,还没等段飞反应过来,就已经从兜里掏出一份名单和一个信封:“这是一份名单,另外信是月儿给你的!有空的话多回檀香山看看她,我安慰她很累呢。”

    安慰她很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