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六十六 这个该死的牛仔佬!

正文 六十六 这个该死的牛仔佬!

    PS:收藏吧!

    ---

    ---

    马汉!

    罗斯福!

    自转世以来,李默从没有任何时刻,比现在更加手足无措,即使不久前他看到了那么多寡头名人,还从他们身上剐下了几块肥肉,即使他刚刚主导了智利内战,推动了历史,也没有亲自面对这两位那么紧张。www.lingdiankanshu.com

    马汉,海权论的缔造者,巨舰大炮的推崇者,美国扩张理论的完成者,大海权主义的狂热支持者,也是第一位把目光放到太平洋的美国海军军官。

    后世,更被誉为现代海军之父!

    旁边的这位,则更加令人头皮发麻!

    罗斯福,或许该称他为老罗斯福。美国总统,门罗主义的先驱者,马克.汉纳口中的“该死的牛仔”,华尔街金融寡头们的公敌,反托拉斯法案的操刀者,将美国东西海岸连接起来的巴拿马运河开凿者,发布了所谓“罗斯福政策”,让整个南美世界风起云涌,并为他胆寒的超级牛人!

    当然,比起这些东西,更让李默紧张和害怕的是,这个家伙身为军人,竟然敢越过他的上司美国海军部长,下达了美西战争的命令,甚至还亲自前往古巴作战,随后菲律宾也因为他而再次易手,而且这个家伙还亲手签发了吞并夏威夷的命令,开创了属于美国的太平洋时代!

    尤其是那句“温言在口,大棒在手。”的名言,居然和少爷一模一样。“这个该死的牛仔佬!不仅目标和少爷一致,连名言都要学我的!简直就是无耻至极!”李默在裤兜里竖起了中指。

    一个是美国海权主义的倡导者,一个是美国海权时代的行动者!

    这两个家伙怎么会混到一起?而且罗斯福此刻还不是海军人员呢!公共服务局?有权干涉普通的商业收购案?

    李默注视着的两人,目光中透着一份紧张的同时,心念更是百转千寰,思索着该如何应付这两位超级牛人!尤其是罗斯福,这个家伙的动手能力可比马汉强多了,据说美西战争期间,还组建了一支个叫常青藤骑士团的军官部队,亲自前往古巴冲在第一线。

    “这家伙超过三十了吧,少爷的武力值应该比他高?要是我现在找他单挑,谁会赢呢?”李大少爷心底直打鼓,最终还是放弃了单挑的念头。

    “非常抱歉,李先生,由于这笔交易损害了美国海军,乃至整个美国的利益,所以我只能选择终止它!”虽然马汉会写书,可说道口才,绝对比不上此刻说话的罗斯福。

    话语,简单清晰,犹如他的牛仔作风那样,一开口就不给对方任何机会。“国家利益,海军利益!”这两顶帽子实在是有些大了,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你姥姥!少爷又不是想在这里造军舰!”李默双手交叠在背后,继续比划着中指:“马汉上校,罗斯福先生,请恕我不解,我了解美国法律,而且这里也不是军工船厂,这只是一次正常的商业交易而已,我不觉它触犯了美国的利益。”

    李默的话,还是比较接近事实的,说到底,此刻的美国还是个商人国度,这里实行的是自由商人原则,远比后世那什么高科技限制禁令更加宽松,既然你还不是海军军官,那么少爷就用法律来说话。

    可李大少爷这次算错了,虽然他抬出了法律的大旗,不过很显然,对面的两位连眼皮都不抬,就听罗斯福说道:“非常抱歉,我不是法律专家,但我要可以您,尤金先生的船厂已经通过了美国海军的考察,已经被定为海军装备供应商,而且我们即将在这里建造军用船只,所以不可能在卖给你,也不可能再用来给你的夏威夷船厂培训工人!”

    “不讲道理,耍流氓!”李大少爷气的火冒三丈,敢情这两位比少爷还流氓,还不讲道理!

    罗斯福话一出口,两道锐利的眼神如同飞梭的箭矢般,紧随其后,霎时直刺李大少爷心底,他只感觉一股浓浓寒意由脊椎飞快涌入后脑,差点就要叫喊出来。

    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直以来,自己躲在托马斯背后,躲在智利海军背后,好不容易才在夏威夷做了回主人,没想到居然被对方知道了,惊讶于对方情报能力的同时,李默也为对方敏锐的嗅觉惊呆了,仅仅一桩收购,这家伙就能看出自己的目的,这不是逼着少爷对付你吗?!

    “罗斯福先生,马汉上校,我想你们误会了,我只想做个船商而已。”李默辩白着,不过他自己也知道这话有点苍白。

    “是吗?”罗斯福眼中一道精芒划过,忽然说道:“既然这样,我倒是可以为你介绍几位新泽西的造船商!”

    “新泽西?东海岸!少爷要那里干嘛?大西洋已经够拥挤了!”李默吸吸鼻子,微笑着说道:“那太感谢了。”

    “不过。”李默还没谢完呢,就听罗斯福又说道:“虽然我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我想李先生应该知道我国的一项法律,我想你在这里不受欢迎!所以为了您的安全着想,请尽快离开!”

    “威胁,**裸的威胁!”李默仿佛觉得自己胸口有一团火,在燃烧,在爆炸!冷冷地看了一眼罗斯福,咬牙说道:“是的,我知道!不过我更觉得,那是美国的耻辱!”

    说完,一把接过尤金的支票,准备离开。

    就在两人错身而过的时候,耳旁传来了罗斯福低沉可怕的声音:“对了,有件事我想提醒李先生,美国政府不喜欢夏威夷出现一座军工造船厂!而且,我想日本人也不会愿意背上被人捅一刀!”

    突然传来的话,让李默胸口那团赤炎猛然炸开后,又仿佛钻入了冰窖,身子激灵一下,才缓缓扭头笑着,露出了八颗森白的牙齿:“罗斯福先生说笑了,我只是个普通的造船商,何况马汉先生既然是海军军官,也应该明白,军舰那种东西可不是有几个船厂就可以建造的。”

    李默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船厂,而此刻他身后的马汉,也皱了皱眉头,才首次开口道:“泰迪,我想你也不必太担心了,这个家伙说的不错,起码五年内他没有能力造出军舰。”

    罗斯福仿佛没有听到马汉的话,他这次突然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听说尤金要把这座船厂要卖给外国人,所以才想尽可能的保留住这些西海岸为数不多的造船厂,为将来做准备,也为美国海军即将开始的太平洋活动留下种子,可当他查到买主李默的资料后,却嗅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味道。

    因为这份调查报告太简单了,仅仅注明了出生,和不久前在夏威夷重金购买了船厂,钢铁厂以及大量种植园,建立了太平洋货运公司这几项,简单的如同白纸。

    正是这种一目了然的简单,更让他感到担心,因为那个家伙仅仅在夏威夷,就花了近百万英镑,而且他为他的太平洋货运公司订造的大型货轮排满了美国各大船厂的订单表。

    仅仅在美国国内的银行里,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就有至少五百万美元的存款,这么庞大资金的控制者,怎么可能出生无名?尤其还是从他竟然是从至今还留着长长辫子,封建的,混乱的,只知道吸食鸦片,充斥着丑陋的异教徒的国家里走出来的人。

    “除非他是某个势力派出来的代言人,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罗斯福盯着已经逐渐变小的身影,忽然说道:“马汉,你和尤金谈一下两艘运输船的事情吧,我想……。”

    “我该去一次夏威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