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六十七 少爷你要去古巴?

正文 六十七 少爷你要去古巴?

    PS:各位朋友,看在河马身材越来越胖的份上,点一下收藏和推荐吧!

    -------

    -------

    李默冰冷着脸回到纽约后,便把自己锁进了房间,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握着笔的手在白纸上下意识的勾勒着什么,可思绪却始终静不下来。www.lingdiankanshu.com

    从发现金矿到开采石油,从训练新军到插手智利内战,从圈地揽财到智利铜矿。来到这个世界三年都没满的他,有时候甚至觉得仅靠自己先知先觉能力,就可以完成整个构想,可当马汉和罗斯福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发现,自己错了,不仅错了,而且错的厉害!

    是的,自己是比别人拥有太多的能力,但随着自己到来,一些事件和历史,也在缓缓的发生移位,就像这次以自己名义进行的收购,让罗斯福一下子起了警觉,更重要的是,从随行的马汉可以看出,罗斯福在美国海军内部有着数量众多的同意见者,一旦这股力量影响到现在的美国海军,让他们产生警觉,使得他们的目光转移到太平洋来,即便自己富可敌国,同样没法和庞大的国家力量相比。

    李默现在无比悔恨,就因为这段日子实在是太顺了,介入智利内战,获得了蒙特和西蒙斯的友谊,组建了梦寐以求的海军,挖出了价值上亿英镑的宝藏,又顺利打劫了美国的超级富豪们,这都让他放松了警惕,明知排华法案的厉害,还傻得用以自己的名义展开收购,被罗斯福和马汉嗅到了痕迹,要是继续躲在托马斯身后,那现在……?

    后悔药有没有李默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不可能再穿越回收购船厂前的岁月,罗斯福的出现让他紧张,让他害怕,尤其是那番威胁的话出口时,他犹如寒冬腊月被人泼了一盆冰水般手足发颤。

    这种从炙热到冰点的两重天感受,让他的思绪一下子变得有些混乱,从罗斯福眼中,他已经能感觉对方那种怀疑和要扼杀自己的念头。

    暗杀他?如果必要,罗斯福绝对会那么做,但那也要他在获得足够证据前,虽然在夏威夷自己展现了一部分势力,但那都是经济上的,仅仅因为一个扩建中的船厂,相信罗斯福还无法撬动美**方,对立即对夏威夷下手。

    万幸的是,罗斯福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成为海军部副部长,虽然现在他也勉强算是政治红人,却还不能对军队下命令,要不然这个家伙早下令海军开进夏威夷了,那轮到自己在这里谋这谋那的!

    “可他毕竟是政府高官,万一?”李默咬着笔尖,眼角扫到了从托马斯那里抢来的雪茄!

    “古巴!”

    李默咬着鼻尖,眼神越来越亮,嘴角猛地向上一提。

    “来人。”

    -----

    -----

    李恩富看看过道,轻轻叹了口气。原本他准备和张顺一起去加拿大营地看看的,现在却不得不暂时搁置下来。

    空旷的过道内,杜大壮孤单的守在那扇大门前,自从几天前李默从波特兰回来后,就再也没有出过这扇门,而这个忠心耿耿的汉子,也没离开过半步。

    他问过杜大壮,可惜那个憨憨的大个子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少爷进屋和那个船主谈收购时,忽然来了两个人,不久之后少爷就拿着支票走了出来,并当着他的面把十万美金支票撕成了碎片,然后便一言不发,坐火车回到了这里。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进去的两个人中,有一人是美**官。

    一个军官,出现在一家造船厂内,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今美国已经露出了扩建海军的苗头,据说一种全新的铁甲战列舰订单已经发到了造船厂,剩下的各大造船厂也几乎都有军方订单。问题的关键是偏偏这位军官进去后,少爷就出来了,而且还撕烂了整整十万美金的定金支票!

    李恩富不是杜大壮,没有那种在门口守上几天毅力,可如今他已经是这个团队的一员,随着了解越多,他心中的震撼也越多,光是前段日子那场拍卖会,就让他差点没休克过去。

    越是震撼,他就越想尽快融入这个团队,他不在乎别人对李默的称呼,或许在外人看起来,“少爷”这个还带着封建意味的字眼和此刻大清国内的“主子、奴才。”一样是那么刺耳,但在看尽了华人的血泪和辛酸后,他宁愿选择“少爷”,也不需要列强准备强加的民主,这也是他和那些维新派格格不入的不同之处。

    他不是李鸿章那种保皇改革派,如果可以选择,他会毫不顾虑的一脚踢飞那位如今还高高在上的皇帝。但他也不是如今在海外华人中悄悄蔓延的,只知道喊口号的激进维新派,他更像是踩着钢丝游走在中间,他更喜欢直接,更加务实。

    所以他才会选择李默这个不喜欢喊口号,却早已开始默默行动的少爷。可如今,这个让他看到了希望,让他看到了海外华人光明前景的少年,却不知为何把自己锁进屋子数天,这对急于想了解内情,想尽快能找到自己岗位的他来说,无异于放在火上煎熬。

    “先生,少爷他。”

    李恩富的耳边传来了张顺的声音,原本这个男人应该回到那个传说中的营地了,可在见到李默面无表情的回来后,立即意识到出事了,所以留了下来,和杜大壮一起默默地坚守着。

    李恩富摇了摇头,有时候他甚至不明白,李默身上到底有什么魅力,居然能让张顺和杜大壮这样的人死心塌地,如果说张顺原来就是他的家人还能想得通的话,杜大壮却有些让他糊涂了,尤其是听说杜大壮将捡到的一块重达二十公斤的狗头金,却送给了李默,但又被李默收藏起来,即使在当初最需要钱的时候都没拿出来兑换后,李恩富似乎摸到了什么。

    “命是少爷给的,我要还他。”李恩富想起了那个大个子聊天时的话。

    “来人!”

    就在李恩富思绪蔓延开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打破了过道内的寂静,李恩富只看到杜大壮和张顺两人健步如飞,冲了进去,而自己也不知怎么的,控制不住脚步迈入了房间。

    房间内,李默静静地坐在桌子前,面色略显苍白。桌子上,凌乱的堆满了白纸,最上面那张似乎是一副画像,只可惜被杜大壮笔直的身体挡住了视线,看得不是很清楚。

    “大壮,去找托马斯,让他尽快回来。告诉他,我不管他用什么方法,花多少钱!立即给我找一家欧洲造船厂,安排三千实习工人!最好是那些二流国家的船厂!”

    “另外,马上电报在英国的陈平和永祥,告诉他们,不管花多少钱,都要在半年内给我带回三千熟练地工人,另外将那些散布在欧洲各地的华人技工也全部接到夏威夷。”

    “是。”杜大壮二话不说,转身走了出去。

    “张顺,你马上去旧金山,把这个交给段飞。”李默慢慢地将罗斯福的画像和情况卷了起来,递给了张顺:“告诉他,让他立即找人监视这个家伙,另外再跟他说,一个月内,我需要一份关于古巴的全面报告!”

    “是。”张顺接过画卷,扭头就走。

    随着张顺和杜大壮的离开,房间里只剩下了李默和李恩富两人,李默起身示意李恩富坐下后,才倒了一杯热水给自己,一口喝完后:“先生,你有没有懂西班牙语,又靠得住朋友?”

    “西班牙语?靠得住的朋友?”联想到刚才李默的话,李恩富猛然瞪大了眼睛。

    “少爷你要去古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