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调教太平洋 > 正文 六十八 腹黑的文人

正文 六十八 腹黑的文人

    ps:这两天家里宽带出问题了,所以都是码完找网吧发的,下周一可以恢复一天两更!

    见谅!顺带求收藏,求推荐!

    ----

    ----

    “是啊,古巴可是个好地方,烟草,蔗糖,这可都是大宗的生意!”李默笑着,从抽屉里取出一盒雪茄递给了喜爱抽烟的李恩富:“所以我也想在那里买上几块地,种烟叶,建烟厂。www.lingdiankanshu.com”

    “大宗生意?种烟草?”雪茄李恩富很喜欢,但话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即便他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可也没见过思维跳跃这么大,这么快的人。刚刚还一脸严肃发布命令,转眼就谈起了生意,顿时说道:“少爷要是想做烟草和蔗糖生意,又何必舍近求远,绕到大西洋上去呢?这两样东西墨西哥和吕宋多得是,何况夏威夷现在还是国际糖业中心呢!”

    想到李默明知自己会西班牙语,还要去找人,李恩富语气不善,误以为李大少爷还没把他当心腹,所以拱拱手:“少爷,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完,叹了口气就要往外走。

    见到李恩富要离开,一脸迷糊的李默这才醒悟过来,敢情让人误会了,连忙一把拉住他,笑道:“先生误会了,我没有瞒着先生的意思,只不过这次去古巴可能有危险,李默不敢让您以身犯险。”

    “危险,去古巴有什么危险?!”李恩富虽然不知道李默为什么说会有危险,但却呵呵笑道:“少爷太照顾我了,想我弱冠之年便来到美国,千辛万苦求学数年,后来又四处奔走声讨演讲,受尽了白眼,还挨过打,下过牢,有几次还差点被那些种族歧视的人给枪毙了,你说我还怕死吗?”

    李默没想到自己一番好意,却被李恩富抢了白,望着三十岁就已经两鬓斑白的他,只好把在船厂遇到罗斯福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李默的话后,李恩富沉吟着起身,点燃一支雪茄在房间内走了几步,说道:“少爷你是想挑起新的古巴战争?拖住美国人的视线?”

    “不愧是当年清政府挑选出来的精英,哈佛毕业的高材生,这才几句话,这家伙就看得清清楚楚,要是能把那些留美幼童都集中起来,少爷还担心什么!”李默一边想,一边点了点头:“不错!”

    “是个好办法。”李恩富进入了谋士的角色,眯眼说道:“十年前,美国就支持过古巴暴动,不仅提供武器,还允许一个叫加西亚的人在纽约建立委员会,而且无论是美国政府,还是报纸,都把古巴比喻为加勒比海上的明珠,甚至视那里为自己的南大门。

    现在又逢西班牙士弱,所以依我看,如果古巴再次出现暴动,如果西班牙没办法控制事态的话,美国肯定会以保护侨民的借口动手,插手古巴。”

    李恩富分析到这里,拍了一下拳头,咬着雪茄道:“最好暴动能持续时间长点,倒是可以为我们争取四五年的时间!”

    “持续时间长点?四五年!老天,那可是要死很多人的!”听着李恩富的话,李默一阵狂晕,心道:“难道自己看错了,这家伙不是个和平主义者?”

    不愧是精英,才几句话?就点出了问题的关键,把美国、古巴和西班牙的三角关系理得一清二楚,要不是少爷“先知先觉”的话,恐怕在这些人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

    李默嘴角一撇,问道:“那有什么办法能拖上四五年呢?”

    “简单,联系古巴革命党,给他们武器,让他们闹起来,等到事情没法收拾时,再离间他们内部,让他们团结不起来,只要能掌握好这个度!”李恩富眼中寒光一闪,叼着雪茄的牙齿猛然一咬:“只要不闹到不可收拾,美国就没法直接插手,却又不敢转移视线,而且还可以消耗西班牙的元气!”

    “嘶,黑啊!少爷也就是想给罗斯福上点眼药罢了,这家伙,连人家西班牙和古巴内部都算计到了!”李默倒吸一口冷气:“难道中国的文人精英们,都是天生的厚黑学大师!”

    李恩富还不知道李大少爷正在腹黑他呢,只见他越说越兴奋,最后还拿起桌上的纸笔,在李默呆滞的目光中边写边说道:“我看还可以发动古巴人,以拒绝为殖民者提供糖和烟草为由,进行大罢工!只要时间够长,内乱一天不平息,控制这些种植园的洋人农场主就没法开工,长此以往,他们肯定会要求各自的国家干预。

    现在古巴的得利者除了美国和西班牙外,还有英国和法国,尤其是欧洲人吃得糖,吸的烟草,几乎一半都由古巴提供,那样的话……。”李恩富阴测测的笑了笑:“英国只要随便派一艘军舰去哈瓦那,美国人恐怕就要抓狂了吧!”

    “好家伙,自己不过是准备在古巴弄点动静,拖住美国人的视线,这家伙,显明是想搅动整个大西洋!”

    直到李恩富将一些重点,甚至是如果推动这场人为暴乱的关键步骤都写了下来,交给李默时,才发现这位大少爷已经是目瞪口呆,忙呵呵一笑,羞涩腼腆的说道:“少爷,我这样是不是太毒了?”

    李默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马上又发现这样太没礼貌了,连忙又摇了摇头。

    不过李恩富可没啥不好意思的,反而笑笑,抬起头傲然说道:“我们老祖宗有句话,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既然那些洋人可以用枪杀我华工,那我为什么不能用别人的枪杀他们呢!只要能保我华人平安,我管他血流成河!”

    说到最后,李恩富猛地拍动桌子,目光变得坚定而深邃。

    猛人!超级猛人啊!难怪这家伙受诏回国后还敢逃出来,自己实在是太小看他了,原以为不过是动动嘴皮子的好材料。没想到豁出命去,居然敢拿出这样一套方案!简直就和少爷我一样邪恶,一样无耻!

    不过越无耻,少爷越喜欢,只要拖上几年让美国人没法来太平洋给我捣乱就行了!

    见到李默没说话,李恩富还以为自己的砝码不够重,连忙补充道:“这事,少爷还是让来办吧,正好我认识几个古巴委员会的人。”

    “丫的,借口都找好了,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李默一把冲上前去,握住李恩富的大手,道:“先生!李默代所有人,请先生受我一拜!”

    说完,李大少爷就要拜倒,李恩富吓得连忙把他拉了起来,激动的说道:“少爷放心,恩富必将不辱使命!”

    很快,两人就商量好了详细的步骤,由李默提供一千支步枪和一百万英镑的启动资金,交给李恩富前往洪都拉斯,联系在那里的古巴委员会成员后,转道古巴。

    到达古巴后,联系当地部族和黑奴代表,趁机发动武装,然后根据情况做后续的支援。

    虽然李恩富说得简单,并写下了其中的关键,但正如他所说,去一个异族国家策动混乱,还要掌握其中的火候,风险比李默支持蒙特政变还大几倍,甚至几十倍,所以李默咬了咬牙,特意让准备回夏威夷和妻女告别的李恩富带封信给李强,让夜鹰派人随行。

    另外还联系段飞,授权他组建一支特别行动队,用于专门执行一些秘密任务,为了确保队伍的忠诚,和夜鹰一样,成员都必须从海、陆军里挑选。而首批五十人的训练和行动目标,就是协助李恩富在古巴行动。

    李恩富不知道李默为了这次行动,专门组建了一支队伍,但对夜鹰他可是早有耳闻,这可不是一般的部队,而是李大少爷手心里最大的王牌,至今成员也不过二十人,这次为了他的安全一下子就拨出八人,让他大为感激,更加铁心要在古巴干出点名堂。

    随着李恩富远赴古巴,李默身边又开始缺人了。

    陈平远在英国督造军舰,来信说在经过一个月的工程设计和论证后,两艘战列舰和四艘装甲巡洋舰都已经在一个月前铺下了龙骨,英国人虽然不厚道,收了每艘五万英镑的加急费,但工作态度还是极其认真的,根据他的估计,巡洋舰最多半年就可以全部下水舾装,一年内交付。而战列舰则比较慢,大约要十三个月,再加上最后的海试,起码要一年半后那才能到手。

    回到英国的陈平,和一些正在海军服役的老同学联系和研究后,考虑到太平洋水域的面积,在信中建议能再订购几艘六七百吨的鱼雷舰,用作平时的巡逻护航,在必要的时候,这些速度快的小家伙还可以参与舰队决战。

    李默同意了,大笔一挥,订造了六艘鱼雷驱逐舰。不过在建造上,并没有交给速度快,质量好的欧洲国家,而是给了智利新建的造船厂,这样的话还可以锻炼自己派往那里培训的工人。

    不过智利人不仅黑,而且也够废材的!这么好的船厂摆在那,西蒙斯那家伙居然恬不知耻的而开出了每艘七万英镑天价!还说六艘小船要两年后才能全部交付。

    丫的!实在是够无耻!这种鱼雷舰在欧洲最多五万镑,几个月就搞定了!幸好李默也为了锻炼人才,在要求必须保证建造时一线百分之六十员工都是自己手下后,才签了支票。

    随着军舰开始大规模建造阶段,陈平的工作也转向了招揽人才,可以说忙的脚不沾地!除了优秀华人和那些怀才不遇的落魄人才外,他还把目光放在了一些小国上,在人才层出不穷,却又保守守旧的欧洲各国里,金元攻势和保证研发资金的诱惑显然是巨大的,仅一个月就有四十位各类专家开始准备前往夏威夷。

    龙国章那个家伙,有了铁甲舰,连他妈姓什么都忘记了,更别提少爷了,窝在智利海军的翅膀下,没日没夜的训练水兵,据说一个月就更换了两次炮管,***!不要钱吗?下次让他自己想办法挣钱!

    赵龙的第一师倒是提前完成了四个团的组建,但这混蛋明显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居然在组建的同时,又同时招募和训练了三千余预备役人员,还主动给李默来了封信,把李大少爷交给他的军事训练大纲中,关于预备役重要性和必须性的段落给直接抄下来寄给李默。

    丫的,要是自己阻止了,这不是抽自己耳光吗?

    幸好,随着那片土地上的铁路和其他矿脉纷纷开工,大规模建设带来了不下七万华工和三万其他地方的工人,加上可以摆放到明面上,并由加拿大政府授权的两千保安力量,所以隐藏下几千不带枪的预备役人员到没什么。只是张顺回去后,不下十次来电报希望也给他个机会,所以李默便让邱子山联系了一下西蒙斯,并出血五万英镑后,让他抽调出一百名老兵,外加九百预备役新兵,一股脑的装上船塞到了智利马斯地岛,组建海军陆战队一团。

    忙完了这些后,李默才有了些空闲,不由便想到了接到自己命令后,亲自去欧洲收购造船厂的托马斯,算算日子,这家伙也应该在这几天回来了吧?没了欺负的对象还真不习惯!

    “嗯……,少爷是不是太久没苹果吃,变得邪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