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水浒后传1 > 第40回 大聚会弟兄同宴乐 好结果君臣共赋诗

第40回 大聚会弟兄同宴乐 好结果君臣共赋诗

    却燕青要国主推恩与众功臣完娶便道:“我们创业开基国中旧日臣僚虽各供原职精神到底未必十分融贯。^^无广告的~*~网.6dd.Cn莫若遍选名门望族与中士来的文武各官或量品级尊卑或论年纪大一边求婚一边择婿务使门当户对两相情愿彼此一家阴阳合德自此再无隔碍必然感恩尽力子嗣蕃衍可继宗祧后来又好辅翼嗣君真所谓一举而三善备也。就是军士中无妻的不妨与暹罗国民家互相婚配将见兵民相安主客相忘人怀土著之思军无逃伍之虑所谓人伦始于夫妇王化起于闺门。周家八百年太平之基全在‘内无怨女外无旷夫’八个字中做出。当今要务莫急于此。”国主道:“贤弟既能定国安邦又晓人情物理实为可敬。就烦四位一行。”燕青道:“细微之事何必丞相吏部只消同乐参政去倒要顾大嫂来照验。”国主问:“要他何用?”燕青道:“我两个是大臣怎好仔细端详?倘有暗疾何从而知?必须顾大嫂详察庶几遴选得真材。”国主依言。燕青、乐和出了晓谕国中望族家家愿得中华人物为婿。顾大嫂从中选择数十家每位聘金三百两彩段二十端钗环衣服另自制送。择日用肩舆送到宫中国主同闻妃看见一个个秀美端庄都是夫人材料欢喜不胜。传令文武功臣各人自去配合八字娶亲的男家选不将吉日;入赘的女家看纳婿周堂。一国之中大半是新郎、新妇真觉气象融和君臣同鱼水之欢男妇有及时之乐。选遍天下再没有这样快活世界了。只有公孙胜、朱武、樊瑞苦辞了这番喜事道:“出家人一心修炼已扫尘缘何须眷属。”国主亦不好再三相强。

    却国中一个通事官的女儿许配了狄成因清水澳间远不敢轻离汛地自备船只送去。那白石岛关胜原有家眷国主差人取杨林、高青回国完婚。高青欣然领命杨林只管沉吟。关胜道:“这是国主美意体悉人情。贤弟为何迟疑?”杨林道:“前日攻这白石岛若无方明不能成功。他的女儿虽被屠崆所辱颇生得秀淑。方明几番要将女儿随我恐怕涉私坚拒了他。今若另娶辜负方明这片真心;不去又违国主的美意。故此事在两难。”关胜道:“这个不难待我申文替你出辞婚表便是。”就唤方明到来道:“你有破白石岛之功还要升擢女儿可与杨将军做夫人一同镇守。”方明道:“久有此心只因杨将军坚辞故此不敢。今承将军台旨即刻送来。”关胜置酒与杨林结亲。申文回了不题。

    却花逢春来禀道:“侄蒙乐叔叔大恩未曾报得。当初乐婶婶亡后至今尚无夫人。晓得乐叔叔性格极雅致的未必要娶这里人。公主身旁有一宫娥原是潮州人名吴采仙姿容艳丽德性端庄公主待他和姐妹一般年已二旬意欲送与乐叔叔做夫人特来禀知伯父。”国主道:“乐参政自从昆陵救我出狱平定金鳌岛结好暹罗国多是他的大功。今一例相待甚觉歉然。只是一时聘不出夫人贤侄有此盛意可谓报德了。必要燕少师作合。”就传燕青来知此意。燕青道:“此是美事待我去与他知。驸马你竟送到孙立府中便了。”燕青去会孙立、乐和茶罢闲谈。燕青道:“那杨林倒会使乖娶方明的女儿是扬州瘦马出身好不在行。只是与屠崆浇残。”乐和道:“情之所钟也不妨得。”燕青攒着眉道:“国主又要我临安走一遭。”乐和道:“为着何事?”燕青道:“国主专为参政的大功未曾酬得一例施行心上不安要我去京中聘一位千金姐送作夫人。”乐和认着真道:“岂有此理?有人侍奉枕席已为过分怎要劳少师远涉!国主平日如骨肉一般怎么正了位就客套起来待我自去辞谢。”孙立道:“这不是军国大事论起来何苦万里航海?”燕青道:“既然参政力辞有一位现成夫人就送来了。”乐和道:“少师又来取笑夫人那有现成的?”

    正间只见花驸马引一乘大轿四个宫娥随着后面抬千金嫁妆大吹细乐一行人到来。孙立、乐和见了愕然花逢春道:“乐叔叔大恩未曾报得公主身旁有一宫娥名吴彩仙是潮州人德容俱备。国主特托燕少师致意送来权作夫人以表一微忱。”孙立道:“方才少师要到临安聘娶万分使不得。若驸马盛意乐舅就可拜领了。”燕青笑道:“我是现成的。请夫人出轿。”吴彩仙出轿果然风姿绝世孙立大喜自请夫人接进就设酒待燕青、花逢春。酒散之后孙立料理花烛与乐和结亲。分明韩夫人遇着于佑乐不可言。

    次日孙立、乐和来谢国主并驸马。燕青、裴宣、柴进俱在殿上称谢过了。国主唤宣呼延钰到来道:“贤侄你前日叫留共涛之女今已有了夫人领去做副室罢。”呼延钰道:“侄哪有此意!因共涛篡弑全家诛戮此女无辜受萨头陀狼藉。律上有出嫁之女免死一款留着有一用处今日也该着落了。那郓哥虽是人到也耿直有救侄、宋安平、徐晟之力破郓城县的功。意欲赏他为妻不知可否?”国主道:“有罪则诛有功则赏贤侄此举极是公道。我还有几个人不曾赏得。”传唤熊胜、许义、唐牛儿、吉孚、和合儿、花信、方明等到。方明在白石岛不能即至。熊胜等俱来叩头。国主道:“熊胜有破龙角寨之功许义有招降韭山门之力吉孚、唐牛儿救出柴丞相郓哥有还道村之功和合儿内应破共涛方明有攻白石岛之绩花信三世忠勤并乃可嘉量授统制之职。”将公孙胜等苦辞那几头亲事又选三四家送熊胜等去招赘成婚。郓哥自给共涛之女令随呼延钰、唐牛儿、吉孚在丞相府效用。花信年老辞了续弦驸马府总管。方明自在白石岛熊胜监守城门许义领船巡海各各谢恩而出。正是微功必禄恩泽普遍无不称功颂德万事就理。

    忽有报来:“高丽国王亲来聘问已在青霓岛相近。”国主即差童威、童猛先去远接再差孙新、蔡庆、宋清、杜兴到海岸伺候。过了一日那边官员先赍高丽纸大红全帖上面写道:“宗弟保顿拜。”这里探事官报道到了。国主唤排銮驾同丞相柴进、少师燕青、参政乐和、吏部裴宣到皇华馆迎入。那高丽国王李俣只带两员大臣四员内监五百名羽林军护驾。相见之时各叙景仰之意。高丽王道:“僻处海隅蕞尔国久企老宗兄天纵之资统理大邦特觐龙光祗领清诲。”国主答道:“樗栎之材承乏国屡欲恭诣阙延反蒙先顾何以克当!”两位国王并辇而行。到金銮殿上柴进等一同拜谒高丽王连忙回礼道:“各位俱是伊吕之材如雷灌耳。宗兄得此良佐自然光被四海。若某邦并无济时之才深惧陨越。”国主道:“上国是箕子开基文明礼乐自汉唐以来世多硕辅。这几人都是昔日盟友相助分理以匡不逮。”光禄寺排设筵宴水6毕阵笙簧迭奏。

    饮酒中间高丽王道:“邦始号朝鲜颇以礼义自持为大宋东藩。倭王自恃其强长来侵犯。前承使臣颁令约共提防奈弟齿衰迈又且善病已传位儿恐他愚弱不能料理。宗兄威行海外文武忠良成救驾之功建不世之业。欲结为兄弟为唇齿之邦想蒙宗兄不弃。”国主道:“前日三岛倡乱革鹏借兵倭王遣关白将万人来攻已见只轮不返。若二国结连如左右手倭国击东则弟从西救击西则兄必从东应哪敢再肆荼毒?若得俯纳为弟叨荷实多。”高丽王大喜当夕酒散。次晨焚起一炉好香高丽国王李俣、暹罗国王李俊共拜天地然后交拜。高丽国王年长为兄暹罗王为弟。两国大臣各相文拜。对天设誓道:“李俣李俊忝为同姓二国相邻结为兄弟。尽忠天朝抚牧万姓。若有外侮并力捍御;倘生内乱亟为剿除。吉凶聘问灾丰相恤。自盟之后永以为好。若有背违天必厌之。”自此之后兄弟称呼。

    高丽王道:“前日蒙道君皇帝差御医安道全疗愈我病再生之德未曾酬报。方才奉使到敝邦为国事倥惚不及请教。今欲再求诊视不知在否?”李国主道:“安道全原是梁山泊聚义的。因钦差治长兄的病回到金鳌岛遇飓风翻了船。弟救出送到东京被卢师越所谮蔡京欲置重罪。幸宿太尉救解逃到登云山得保性命。闻得宿太尉那卢师越投顺金朝诊错了病被翰离不所杀安道全这口气泄了。”传旨宣了安道全来到拜见高丽王谢前日厚贶。高丽王道:“承先生神术重得延生。只是贱体尚弱欲再求良方。”安道全凝神定虑诊了高丽王太素脉禀道:“殿下精神虽弱脉气甚清定享遐龄兼有神仙之分当斟酌一方呈上。”

    高丽王道:“寡人已传位世子庶务一应不理正欲息虑修真闻得吾弟处有一公孙先生欲求一见可得瞻礼否?”国主道:“公孙先生在丹霞宫修道弟正要去候见他不如同往。”高丽王大喜不用仪从二王并马而行。柴进、安道全随行。到了丹霞山高丽王见山景清幽不胜欣然道:“敝邦只有浊浪顽山哪里得此仙景!”公孙胜闻知同朱武、樊瑞出来迎接。到大殿先拜了三清公孙胜等朝见。高丽王道:“正欲投在门下岂敢当此?”行了稽礼接到秋涛轩献茶。各处游玩又登海天阁见万顷银涛千山削翠心旷神怡。国主道:“欲与先生计议建一坛罗天大醮报答神明追荐宋公明等并阵亡将士不识几时好起道场?”公孙胜命朱武开了科仪国主即敕有司理办。选七七四十九员得道高真做七日道场。公孙胜主坛都披锦襴鹤氅星冠象简一日三朝唪诵经文施符设咒。殿前立两长幡幡上写道:

    一灵秉正纵然铁额铜头尽作忠臣孝子。

    万注融时任他刀山剑树化为玉垒琼葩。

    殿上摆设得十分庄严。国主与众文武斋戒沐浴朝夕礼拜。到圆满这日国母、闻妃、公主、花太夫人等都来朝礼。纵百姓观仰。到三更时分公孙胜虔心表专求显应。其时一轮皓月当空万里无云微风不动。忽听得西北天门上一声响亮推出万朵彩云霞光绚烂半空里仙乐铿锵异香馥郁。国主同众人不胜骇异。云过处闪出朱幡绛节玉女金童宋公明等俱立云端。后边又有一队却是旧国主马赛真。万目同见一齐下拜逾时冉冉而去。尽道虔诚所感道法高妙所致无不欢忻皈依。高丽王见这般显应唤内监备了蛰仪拜公孙胜为师。别国主道:“承老弟不弃得联宗谱荣幸之至。今返邦看儿综理国政稍得就绪明春即到丹霞宫出家。”国主款留又设宴钱别命童威、童猛送至界口而还。自此无事。

    不觉腊尽春回上元将到。国主传令请金鳌四岛、清水澳将领并国中文武庆赏元宵搭三座鳌山金銮殿殿前一座朝京楼下一座宫中一座广放花灯与民同乐。设三处大酒馆户部给下钱粮备办酒馔自十三夜起至十五夜止效唐朝大脯三日凡有职官员并禁林兵役都挂牙牌竟到馆中吃酒不要会钞。公卿宅眷俱入宫门陪侍国母宫中赏灯闻妃为顾大嫂押班。笙歌细乐烟火花炮通宵彻夜不休。朝门前设兵护卫国主同丞相柴进以下文武各官俱上朝京楼宴会。乐和把初出海时花逢春射死鲸鱼那两个鱼珠镂空了上蜡烛如巴斗大两颗水晶丸银光闪闪人都猜不出真是奇观。公孙胜等也到。国主正坐其馀四十二人序爵安位。国主举杯道:“幸得皇天护佑朝廷赐恩众兄弟同心辅助得成此大事。思量在常州看灯被吕太守拿了乐兄弟用计救出得来海外称尊正所云:‘不是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今遇上元佳节不可不庆只不宜荒淫。一年一次与众兄弟畅叙欢情。”饮到半酣喝那奏乐的住了。国主道:“我虽粗鄙雅好文墨今夕胜集不可无诗以纪其盛。记得重阳赏菊宋公明有《满江红》一阕。若只是大块肉大碗酒依旧梁山泊上故事了。如不能者罚依金谷酒数。我先罚起。”唤内侍斟上三大犀怀吃了取文房四宝放在闲桌上。互相推让。丞相柴进拂拭花笺吟成一呈上:

    气象巍巍大国风元宵乐事赏心同。

    冰轮涌出金色背万载千秋一照中。

    国主众人看了称赞道:“台阁气象燕许手笔可卜将来相业。”闻焕章吟道:

    柳梢残雪拂东风灯月交辉瑞霭同。

    圣世必须兴礼乐薰陶养育辟雍中。

    柴进道:“足微国丈教胄子育人材雅化。”萧让把酒吟成一:

    太史由来采国风赓歌又与舜廷同。

    万花明月元宵夜杯酒君臣一气中。

    闻焕章道:“好个‘杯酒君臣一气中’真是盛世明良。”燕青作言志诗道:

    少年浪迹似飘风曾记东京此夜同。

    知己君臣难拂袖且酣烟月五湖中。

    乐和道:“燕少师要扁舟五湖有卢姐作西施了。只是国主是可同安乐的。”蒋敬手里像打算子一般停了片时也做一道:

    瀛海澄波无疾风洞庭秋月一般同。

    笙歌鼎沸琼筵盛映彻银花绿酒中。

    燕青道:“洞庭秋月是潇湘八景之一可知是潭州人哩。”宋安平矢口成章道:

    物华天宝动和风一派萧韶仙苑同。

    宣到玉堂传草诏金莲两炬落梅中。

    裴宣道:“宋学士此诗自是翰苑仙班移动不得。”花逢春不假思索把锦笺起稿道:

    玉街十里飐香风长喜元宵佳节同。

    走马夜深金埒上丝鞭遥指风楼中。

    众人尽赞道:“驸马应教之作古来甚少花公子此诗称绝唱了。”燕青又问柴进道:“柴丞相你是做过方腊驸马的那时曾做诗么?”合席拍手大笑。公孙胜道:“贫道不晓得吟诗唱个道情罢。”敲着渔鼓简板唱《西江月》道:

    回风尘自远息机万虑俱忘。功名富贵霎时忙走马灯边一样。美酒三杯沉醉白云一枕清凉。蓬莱阆苑可翱翔早渡洪波弱浪。

    国主大喜合席斟上大觥。阮七道:“国主的令不能诗者罚三大杯。我连字也不认得该吃六大杯!”众人皆笑起来。

    梨园子弟呈上院本。柴进翻了几页见有《水浒记》问是恁么故事。那副末禀道:“此是千岁与各位爷的出处是周美成学土填词。”国主道:“我们所做的事难道就有戏文?就演他。”梨园道:“恐内中有不便的们不敢。”国主道:“何妨?你不见关圣帝君的独行千里五关斩六将常是扮的不要忌讳尽情做来。”梨园下去闹了三通场先是吏巾圆领宋公明登场到智取生辰杠阮七不觉指手划脚起来:“宋公明到归后是怒杀阎婆惜。”国主拍案道:“那淫妇该杀!”演至江州劫法场戴宗道:“我那时已是死数了不料尚有今日。”做出时迁盗甲呼延灼道:“若无徐宁上山怎破连环马?”锣鼓震天价响黑旋风大闹东京了徐晟道:“这李师师便是西湖上的么?”乐和笑道:“你还记得泼翻茶在袍子上?”慢慢做到燕青打擂台国主道:“少师那时手脚还利便。”直演到宋公明衣锦还乡柴进道:“亏他情节件件做到!回想起来真是一梦。再有谁人把后本接上我们今日同赏元宵大团圆了。”正是欢娱嫌夜短已是鸡鸣四野撤席归宫。一连三夜各各谢恩而散。

    自后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人物康阜真是升平世界。国主次年生下世子因徐神翁之言若要卸担须待登来遂取名李登。公卿中大半生子互结婚姻每年差官进贡朝廷。果然高丽王换了道妆只带两名内监两个行童到丹霞宫修道寿至八十无疾而终。众公卿尽享高年。独有公孙胜到一百二十岁尸解而去。世子用宋安平为相花逢春、呼延钰、徐晟为将公卿之子皆为世臣。李登仁慈守成又传数世与南宋国运共终始云后世有诗两叹道:

    儒者空谈礼乐深宋朝气运属纯阴。

    不因奸佞污青史那得雄姿起绿林。

    报国一身都是胆交情千载只论心。

    无端又续英雄谱醉墨淋漓不自禁。

    其二:

    郓城吏志翩翩白骨封候亦可怜。

    未到死生休遽信漫夸富贵不相捐。

    古来凡事多曾有世上如君亦觉贤。

    司马感怀成史记一篇游侠最流传——

    草扫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