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美男江山 > 一百六十二。后记

一百六十二。后记

    我的家耗时半年终于建好了。^^无广告的~*~网.6dd.Cn

    大工告成后我们这些亲自监工的泥腿子皆抱在一块儿兴奋得大呼大叫完全没有什么一后二皇三王的样子。

    没有办法谁让这个家倾入了我们太多的心血几乎每一隅一角都是我们六人一起精心研讨出来的景致。

    想当初我们还曾经为了广场的布局大吵了一通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坚持的风景但却不见得是他人喜欢的结果只能掳起袖子扯开喉咙一顿高低音较量。就连狮子都被白莲给吼黑了脸那局面相当生动了。

    呵呵……。

    现在想想若不是真得用心了在意了喜欢了谁会因为这么芝麻事吵架啊?

    不过也就是现在这么当时上来了脾气就差动手掐架了。

    至于后来为什么没有打起来最重要的原因是大家照顾我情绪本人既是总设计师也是未来孩儿他娘。

    没错伦家怀孕了。

    不过我这即将为人母的女人比较粗心大意到现在也想不明白自己肚子里的东西到底是谁的崽子。

    曾经大家知道我怀孕后皆疯了般笑得傻乎乎地直自己要做爹爹了。

    我却扫扫明显兴奋过度的狮子又扫扫明显激动过分的月桂、罂粟花、白莲对明显傻疯癫的眼镜蛇道:“你这孩子生出来后是得跟狮子叫爷爷?还是跟他们三个叫哥哥?”

    结果我被口水海呼啸到了。

    其实这孩子到底是谁的又有什么关系?组主要的她是我的是我们的。

    只是我喜欢家里人热热闹闹的吵吵架听着这样的声音我觉得幸福。

    话这半年生的事儿还真不少狮子和眼镜蛇分别将自己的国都迁移到我的地盘让我的草原在顷刻间热闹非凡。

    没有办法只能归拢的归拢拾掇的拾掇。

    起先狮子仍旧负责‘赫国’眼镜蛇管理‘烙国’我继承的‘鸿国’交给了月桂罂粟花负责起我本身拥有的军队、城池、大片草原白莲这只狐狸则精明的打着算盘管理起我在三国的生意。

    虽然这样看起来不错但长时间下去我们赫然现彼此相聚的时间竟然几乎为零。即便是晚上睡在一起也都累得人仰马翻根本没有心情做些爱做的事。

    别误会伦家可是很纯情的只是想画美男若隐若现的**有人受不住撩拨最后演变成什么样子我完全不负法律责任地。

    在这种无言的折磨中几乎是一个眼神我们六人便着手将三国以及我的部队全部整合到一处建立起一个完全没有战乱的‘江国’。

    必然的我做了一国之主变成了现在的女皇。

    狮子控制兵力眼镜蛇负责朝纲月桂兴起教育罂粟花沟通外交白莲仍旧做咱家的生意。

    我则努力将自己养壮好生出一个健康漂亮的娃娃。

    曾经我觉得皇宫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而他们每个人也都在骨子认定皇宫就是一个用金子搭建的坟场即使外表再华美也掩盖不住其内的嗜血冷清。

    但从我们相爱的一刻皇宫的名字就已经被更改为……家。

    一个有我有他们即将有宝宝的家。

    曾经我比较抵触三国合一不想去做那个劳神的女皇只想着和他们策马草原赏晓风红霞。

    但眼见着三国的接壤处村民因边界问题而大打出手时我才意识到原来作为人都要有自己所推卸不掉的责任。

    做为君主的他们更有着庇护和平的义务!

    四合一的过程自然受到不少阻力但幸好我们都是比较执着而强势的人既然认准了就会尽最大努力做到最好。

    其实像我们这些人若真得清闲下来怕也是不自然的事。这就好比年轻干部突然退休只能坐立不安的抓耳挠腮、心痒难耐。

    虽然我们现在的工作量比较大每一个决定都干系了无数人的生死利益但却是一份可以与亲人爱人协商的自家产业做起来更是上心上手。

    呵呵……。

    不过。我们可是好的管理国家是工作不可以带到家里来。即使在朝堂上争得面红耳赤回到家后也不许有半分隔阂。

    不然……

    哦吼吼吼吼……

    三选一!

    要么打扫一个月的屋子!!!要么刷一个月的碗!!!要么洗一个月的衣服!!!

    总之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敢来触碰我的虎须每个人下了朝皆屁颠颠的往回奔将努力节省下来的时间用于和我一起或做些家务或弄些吃食或搞些研。

    每每当我们一同解决了某个大问题时彼此都会开心地调侃在一起开个型宴会来一场香气四溢的巴西烤肉宴享受一下悠然的生活情趣。或者泡在温泉里来场水面海鲜宴享受这难得的惬意与舒适、浪漫与暧昧。

    即使在一起生活久了夫妻间那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但除了我、罂粟花、白莲三人常在一起私混基本上与其他人的夫妻生活都是关上门后进行的。

    毕竟打开门是一家人;关上门是私生活。

    况且这些男人都有自己王者般的不世骄傲肯陪着我过这一妻多夫的生活已经是实属难得。若非经历了太多的误会感受了不能失去的生离死别与红尘中无法微笑独活谁会甘愿这种分享?

    既然看透了就放开了。

    他们与我是男人。

    我与他们是女人。

    这就足够了。

    正如罂粟花的爱上了灵魂身体便是满足**、接近灵魂的产物。

    听听多有哲学味道啊。

    也许真得就像他们的千年间能于这个轮回遇见已然是莫大的缘分。若还强求些什么就是贪心不足;若不懂得珍惜就是枉顾了这份痴缠。

    看看我家男人话多么感人精湛啊!

    现在啊要最神气的就是我这身板竟然在五个男人的大力滋润下越妖娆起来喜得我面对镜子搔弄姿自觉良好。

    但是但可是那臭蛇毒牙竟然这是生孩子前的丰润等生完孩子后就爱得纤细回去。不信去问月桂他可是当过父亲的人。再不信就去问狮子他可是最有经验的人。

    我扑过去誓要吃蛇胆!

    飞跃的身子却被槿淑妃轻轻拉住告诉我这样激动对胎儿不利要静心修养。

    哦对了槿淑妃已经搬来和外卖住一起了并且在半年的建国时间中竟因偶尔的游历与草原上的一位碧眼王子莫名其妙地看对了眼现在刚有了身孕被那王子宝贝得不得了。

    槿淑妃现在得称为槿紫儿不然那王子又拿眼珠子瞪人了。基于外卖这边的关系混乱所以我也给她给了外号叫木槿。

    感情这东西还真是神奇在你眼巴巴的守望时不见得它到此一游却在你决定独然一身时却又悄然造访往往都回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我曾经担心木槿对于外卖的不论生活会做出怎样的过激行为。

    但木槿却只是若有若无的叹息着淡淡一笑道:“如果让这天下失去了君主让我失了孩儿我宁愿接受这个结局让你们三人生活在一起。”

    这样的木槿不但让我敬佩更令那王子疯狂。

    那草原王子若不是看在我是木槿……咳……。儿媳的份上都不肯让她住过来一同享受天伦之乐。就这那王子还曾举着大刀要跟狮子一叫高下呢。

    不过这木槿绝对是个厉害的主儿一个眼神过去那王子就歇菜了狗腿地跑过去又是送茶又是捏腿的看得我都忍不住偷偷问槿淑妃:“当初为什么就没把狮子也教育成这样?”

    槿淑妃则扫眼狮子又望眼白莲最后对我耳语轻柔道:“包办婚姻害人啊。”

    噗嗤……。我喷了……。

    看来我的词他们都学得差一不二啊。

    笑得前仰后合间狮子揽住我的腰暧昧地耳语道:“我这戎马皇帝当然得配与江山。山儿也来骑骑这匹战马看看这腿脚好利索没有。”

    这一回我是真得感觉到他口中心中的江山得是我而不是其它。

    我打量着狮子问:“为什么甘愿做我夫君中的一人?”

    狮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以真实的声音缓缓道:“死了倒也省心。很多时候我都想亲手杀了你让我了却这桩无止尽的惦念丢了这心中的誓言与不忍。

    你却活着一直活着经历了那么多仍旧活着……

    为了你的这份顽强我便成全了自己的放不下不让自己活若冷石。

    山儿对于你是我爱极的女子;对于眼镜蛇是我难逢的敬重敌手;对于他们三个则是我血缘的牵挂。这一生能与自己想匹配的人为伍又是何等的快哉!”

    我的眼与狮子的眼在空中狭路相逢狠狠地纠缠到一起冲撞出绚丽的火花至于狮子所的试试腿脚当然就是打马赛克的情节镜头了。

    其实人生的路实在有太多的分叉拐弯每条路都是自己选择的起始快乐与否单看自己的心境与意愿了。

    当我在战场上踏着尸骨而行时便会现生命之渺恰似蝼蚁一群。

    既然今时不知明日事若不与快乐为伴便要辜负这活着的生命。

    我爱的爱情也许不是最感人的童话不是最无暇的结晶却是用彼此的真心堆砌成的家。

    我爱他们的每一部分无论是气味、容颜、声音还是身体我想他们的爱不但不比我少甚至比我更多了包容与溺爱。

    在他们的怀抱中我觉得自己就如同被呵护的珍宝般即使幸福得快要溶化掉也是如此甘愿。

    我我要得从来都不多。但他们却给了我很多很多。

    我觉得一个人最难束缚与控制的就是思想而最为固执的就是传统思想。而他们却为了我的感受甘愿放弃王者的优越宁愿与我混在这片田地里蔓延成纠缠在一起的生命终此生亦根系一起不再分开。

    记得我曾经与五个男人玩笑般:“若你们中的谁又爱上了其她女人就别告诉我自己一个人悄悄走掉吧。”

    众人到是齐问:“可否带走心爱之物?”

    我摇头尾巴晃头道:“成啊……”

    没想到这五个男人竟然瞬间齐扑向我拉胳膊拉腿地打算将我抗跑让我感动得鼻涕横流最后经证实那是感冒了。

    呵呵……。总是傻笑证明我很幸福。

    时间如梭转眼又过了大半年我终于不负众望地生下一对龙凤胎。

    刚开始家伙看起来丑得不得了整张脸都红通通皱巴巴的就这样还让那五个男人感动出了隐约泪光。

    木槿也随后生了一位王子让那草原王子感动得又哭又叫竟兴奋过了头直要跟我联姻做亲家。

    结果可想而知大家是如何的一脸黑线。

    转眼又半年过去了两个奶娃终日瞪着圆滚滚的眼睛跟我一样只会盯着他们的爹爹们瞧还不时的口水泛滥眼冒绿光用嘴咬着拳头咿呀咿呀地着话儿逗得五位爹爹稀罕得不得了。真看出我胎教做得比较好将来一准是两个采花辇草贼。

    政务国事渐渐步入正轨奶娃们一天天的长大。

    我这闲置的领导在身体恢复力气后便又生龙活虎了起来着手办过两次不同凡响的皇家私人画展引得二皇三王大打出手过一回。

    咳……别以为是对我大大出手而是他们五个对打了一锅糨糊!

    至于原因吗?当然是这几位仁兄无意间听到有看客对比他们的男性雄风大然后一个一个嘲笑另一个一个贬低另一个一个愚弄另一个一个反击另一个一个鄙视另一个五个人不打才怪!

    有谁能想到这些朝堂上人人畏惧的王者竟然在私底下为了彼此鸟儿的大而大打出手?打到最后竟然纷纷冲我扑来强烈要求我对他们的弟弟大做出准确的评估!

    无奈中的我只能扮演起温柔的妻子角色让柳絮摆出五个型称善良地手指一抬认真道:“你们五个且把自己的弟弟全部割下来让我们大家通过最童叟无欺的公平方式来鉴定大问题吧。”

    罂粟花一抖袍子坐到我身边环抱住我的腰赔笑调侃道:“娘子你何其忍心啊?莫不是又相中哪个英俊少年郎想将我们这些人老珠黄换掉吧?”

    狮子单手把玩着酒杯悠哉地开口道:“山儿并不是喜新厌旧的女子若非如此宝儿的爹爹们必然会抱着二宝消失不见。这……一比七的消失率不合算。”

    眼镜蛇冷冷地扫我一眼转而波光潋滟笑颜靡丽地抱起咱家两个肉球球慈父般教育道:“宝贝们你要快长大爹要教你们一套剑法将除了爹爹们外所有出现在你们娘亲身边方圆五百里的雄性生物全部斩杀掉。”

    月桂披散着刚极肩膀的柔丝仔细擦拭着手中宝剑笑得一脸无害道:“山儿不过是求真心切不如……。我们割下来重新比过?”

    白莲双一拍对我眨眼道:“也好切下来后让山儿给我洗净了烤着吃!”

    我脸色一白又想吐了

    事实证明我非胆如鼠者我非不懂抗衡者我非不会玩笑者但是我确是再次有身孕者……。

    我一有身孕再次被五个男人圈养起来。

    闲暇无事的我开始琢磨江弩与柳絮想将他俩凑成一对也算是吃水莫忘打井人报答阎王夫人的再世之恩。

    眼镜蛇我这是见不得别人消停却在转身后扔出一句:“柳絮与江弩似有般配。”

    我兴高采烈的一笑开始着手自己的计划。

    其实我一直认为只有幸福的女人才会想着给别人做媒让自己所感动的幸福也让他们能开心体会。

    结果我现尽管我全心全意的制作旖旎氛围但两个人进展却实属缓慢。于是在我的愁眉不展中夫君们开始出骚主意心有灵犀的我很一狠心一跺脚决定下药了!

    但他们两个已经洞悉我不规则的算计眼神皆避我如蛇蝎我便唤来天真淳朴的大眼姑娘用计使她大义凛然地去促成这件天作之合造福痴男怨女获得功德无量。

    结果在我一整夜的无限遐想中第二天早晨所生的实际情况无却实在令人意想不到开辟了……呃……混乱的新纪元……

    江弩夹着屁股苍白着失血过多的俊脸咬牙切齿举着大刀无比艰难地跨上战马忍受颠簸之痛去追那将他反攻了的柳絮去也。

    而……接下来……确是……

    精神抖擞、面润唇红、初为女人的大眼姑娘跨上宝刀、跃上战马、策马扬鞭、一心执着得去追那两个同时被她拥有的男人去也!

    还别那……真是混乱的一夜啊。

    不过这性格直爽憨态可掬的大眼姑娘和豪气干云的武将江弩还有那一个淡雅如菊的柳絮还真是满适合地。

    我相信只此一逃一追一捕尖定然其乐无穷、回味无穷、想我无穷啊。

    望着那万里无云的水洗碧空满心幸福地倒入爱人们的怀抱祝福着那一女二男的美好结局一如今天的我们一样幸福。

    开天辟地、叱诧风云、收复蛮夷、一统江山!

    就在众人以为我们这一后二皇三王会一直雄霸天下时我们却于某个皓月夜空下留书一封情真意切地请木槿‘暂时’大理国家我们全家则劳逸结合的去游历天下咳……不对是去体察民情、了解百姓疾苦只是……归期未定。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