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前夜 > 第368章 (大结局)

第368章 (大结局)

    水。

    红色的水。

    像血。

    不是血,血没有这么冰凉,更没有这么清冽。

    李杰睁开眼,看到的都是红色的水,满世界都是。

    他淹没在这红色的水里,四肢身体都没有感觉……也不是完全失去了知觉,至少,他感觉到了水的冰凉,那种被水淹没的感觉是很清晰的,只是,怎么没有窒息的痛苦?

    李杰又闭上了眼睛,没有其他的原因,只是疲惫。真的太疲惫了。

    面对着四只二级变异体掠食者,即使想死,也断不会死得那么痛快。因为掠食者和捕食者不一样,捕食者虽然凶狠残暴,但从来没有玩弄猎物的习惯,遇到就直接撕碎了。而掠食者似乎除了外形之外,还保留了一些人类的特性,比如说它们会进行有意识的团队配合,而且在猎物处于明显的劣势的时候,它们会有一些戏弄猎物的行为。

    更何况他们直到最后也没有放弃,而且直到最后也并非完全没有希望。李杰至少亲眼看着三只掠食者被他们干掉,至于最后那一只……

    后来的事他有些记不起来了,只依稀想起剩下最后那一只掠食者的时候,就只剩下了他和季忆,还有半截身子的鲁斯。

    再然后呢?

    李杰再睁开眼,却看到非常诡异的一幕,之前那种红色冰冷的水不见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破落、锈迹斑驳、潮湿而又充满各种洗涤用气味的水泥房间。房间里有一个长长的洗漱池,一排老式的水龙头像是前列腺严重的老男人,滴滴答答的怎么都停不清爽。洗漱池上面是一块巨大的窗子,窗子的玻璃破了一半,迎面吹来的风哗啦啦的掠过他的身旁,带给他一股清晰的凉意,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全身**,还浑身沾满了水。

    他似乎正在洗澡。

    怎么会洗澡呢?这又是个什么地方?这个记忆太模糊了,因为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像学生宿舍,可以说是典型的男生宿舍的洗簌间,破败、简陋、无遮无拦,因为反正也没有人会偷窥。而大窗子的远方,是一片巨大的草坪,草坪的尽头有一条铁路。这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但是太遥远,总该是上辈子的事情。

    李杰没有搞明白眼前是怎么回事,但是他记起了那红色冰冷的水究竟是什么。虽然最后那只掠食者和他们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结局这一点有些模糊了,但是对于那个红色冰冷的水的记忆却清晰起来。

    没错,他记得自己上次醒来的时候,就是被淹没在那红色冰冷的水里的。更准确的说,是被泡在一个装满红色液体的巨大容器里!当时他的身上还插着很多导管,也是像现在这样一丝不挂。那时他没有太多的知觉,没有痛感,没有窒息感,只觉得那水确实很冰凉,若不是那冰凉,他会怀疑那水的真实性。很快他也就知道那并不是普通的水,那显然是一种培养液,泡在那样的水里,他身上被掠食者撕扯得惨不忍睹的肢体、外翻的肌肉、折断的骨骼,一切都已经恢复到它们原本就应该在的位置,只是皮肤还有些色差,可以提醒他之前他的这幅躯体究竟破烂到了什么程度。

    那时候李杰的记忆接近空白,只是在脑中不停的闪过一些电影片段似的画面,都是无声的,支离破碎的,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是在碎片里,有时候有肯定自己是被泡在水里,搞得他有些痛苦,不知道哪种感觉才是真实可靠的。不过随着他的意识渐渐清晰,他不但看清楚自己是被泡在培养液里,而且还看到类似的容器不止一个在距离他很近的地方,就有一个巨大的透明的装满红色液体的容器,容器里泡着一个和他一样插着很多导管,却也一丝不挂的人。

    李杰的意识也就越发清晰起来,他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发现自己在培养液里可以活动,虽然仅限于那个高约3米,直径1。5米的容器。但是这让他感觉到自己还能支配自己的身体,而不是像一个幽魂一般的飘着。让他恢复动力的原因,是旁边那个容器里那具绝美的身体,那熟悉的线条,那熟悉的轮廓,那是季忆。只是她的头发被剃光了,眼睛也还闭着,李杰虽然勉强能活动,但远远还没有能够伸手抚摸自己的脑袋,不过想来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区别。

    不用特别费脑筋去想,应该就是在最后的时候,“家园守卫者”出来制止了掠食者将他们彻底的撕碎,然后他们也成了别人的试验。

    除了季忆,李杰还在另外一个容器里看到了鲁斯。同样是泡在红色的培养液里,鲁斯原本已经被掠食者撕裂的下半身竟然也给接上了。但是因为鲁斯受的伤更重,他的很多处肌肉还暴露在培养液中,不像李杰和季忆,至少皮肤已经完整的愈合。

    没有别的人了,在李杰失去意识前,他清楚的看到那些伙伴的死亡。

    “……”什么也没说,只是用眼神表示歉意的,是李杰一直视为童虎的老鬼李斯特,虽然李杰一直觉得这家伙的名字有假洋鬼子的嫌疑,但这实在是个不可或缺的臂膀。每一次,他做出的周密的计划和永远留着一条你想不到的退路的预案,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死里逃生。这一次,这一次,他也依然尽力了。李杰亲眼看到,李斯特的身体被拦腰切断,但临死前,他仍然把一枚手雷塞进了趴在他身上的掠食者的嘴里。

    李斯特等这个机会很久了,他怕的是掠食者嫌弃他那已经残废了的身体,不肯凑近了来撕裂他,但是那只掠食者看来不怎么挑食。那枚手雷的破坏力是普通手雷的5倍,爆炸声响起的瞬间,手雷在厨房这种狭窄的空间里产生的震荡波几乎就让里面所有的人和掠食者全灭。不过那时已经是战斗的后期,除了李杰季忆和鲁斯,李斯特已经是最后一个了。李杰的失去意识,也和这枚高爆手雷的震荡波有关。

    而在李斯特之前死去的则是枫藜族的少女鹤望,她当时身体上已经被掠食者的角质触手刺穿了几个窟窿,血和内脏流得到处都是,天知道她怎么会还有力气拿起季忆给她上了一颗子弹的手枪塞进了自己的嘴里,抢在掠食者致命一击之前结果了自己。那当然有更多自欺欺人的成份在里面,好像把枪塞进嘴里往后脑打,掠食者也会跟着她的思路不把她的脸弄烂一样。女人天性都是爱美的,这个充满着异族风情的少女的健康美丽和野性,要是时间允许的话,李杰倒真会想办法搞定季忆或者偷偷摸摸的和她来点什么。

    鹤望临开枪前看了季忆一眼,似乎在提醒她如果有来世或者大家穿越重生什么的,不要赖掉她说过的话。而看到这一幕的李杰,则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

    还有之前运气一直不错的李瑞克,他死得倒是没有什么痛苦,脑袋直接被掠食者砸碎了。但是在那之前,他自动步枪里的子弹一粒不漏的全部打进了眼前掠食者的身上,打断了它的一只触手,也将它的脑袋打坏了一半,为穆萨的大马士革弯刀彻底的砍碎掠食者的脑袋赢得了时间,更奠定了基础。不然的话,光凭穆萨手上的力量,能不能砍碎掠食者的脑袋,还得打上一个很大的问号。不过穆萨也没有能撑多久,杂碎那只掠食者的脑袋时,他的脖子也被另外一只掠食者割断了。

    ……

    李杰发现自己的意识已经恢复了大半了,这也不见得是好事,其实一直昏迷着也许倒好,可是就在他惊讶万分的发现最里面的容器里竟然泡着的是和李莎一起失踪了很久的海凌珈的时候,这个明显是一间巨大的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一群穿着无菌服的人类走了进来。

    李杰的感觉是,这下亏大了,季忆的躶体又要被这些人看了。

    比起死亡和被人肢解而言,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更重要一些。于是他使劲的活动起来,最起码吸引一下这些人的注意,使他们不用盯着季忆也好,虽然他这么做,也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

    脑子中的有些事越发的清晰起来,可是,眼前这一幕又是唱的哪一出?

    李杰赤身**的站在窗前,任由远方草地上吹来的风抚摸着他的身体,怎么都闹不明白眼前又是怎么回事。然后他又继续寻找记忆。那些深嵌在他脑子里,稍微转动一下就非常清晰的从眼前流过的记忆。

    ……

    李杰在容器里的挣扎还是有效果的,至少那一群穿着无菌服的人进来以后,倒是真被他吸引过来了。隔着那个估计子弹也打不烂的容器,又被泡在药水里,李杰也听不到那些人在说什么,但他看得出,他们对他的状态充满兴趣。不得不说,那种被人扒光了衣服当动物欣赏的感觉真心不好,不过既然他无力改变什么,索性怒而竖起身体的某一部分对着那些人,以显示自己的强悍。李杰对自己在这样的时候还能如此这般感到相当的满意,虽然任人宰割的人士他,但是好歹也羞辱了一下对方,尤其是那群人里面还有女性。

    那些穿着无菌服的人显然都是些高智商的科研人员,李杰不得不承认他们的涵养真的很好,他们没有被他激怒,倒是对他的身体机能体现出来的各项数据感到惊叹。不久之后,他就被人从容器里放了出来,换到一个手术台上继续研究,但是给他穿上了衣服,甚至给了他一个单独的房间。

    李杰不需要单独的房间,他只想季忆赶紧也出来。季忆的恢复能力不比他差太多,大概过了一天,李杰就见到了季忆,他们被送往一个特殊的房间接受检查。同时被检查的还有另外8个“样本”,他们这一批有10个人,里面没有鲁斯,也没有李杰之前见到的海凌珈。

    被检查的10个人里有6个当场就被淘汰了,所有人都被注入一种药物,但是那6个人都和药物起了冲突,有的直接在抽搐中死去,有的则发生了变异。李杰当时还担心会被变异的家伙咬死,但是那种担心是多余的,那个变异的“样本”刚刚从病床上挣断束缚带,就被位于房间正上方的激光射杀。而幸存的人则继续做“样本”。比起在“圣城”的地下工场来,做“样本”的生活要优裕得多,没有什么体力活,吃的东西虽然没有任何的口感,但都是些很高端的营养。更幸运的是,李杰和季忆还被关在一间屋子里,虽然同屋不分男女的还有另外两个幸存的“样”。因为受到密切的监视,他们无法进行更多的交流,但是证实他们是被关在家园组织的研究总部,也是tsz集团的总部,没有见到过谭皎,做事的大概都是她的手下,或者她也不是老大,只是那些穿着无菌服的人当中的一个。后来样间里增加了鲁斯,增加了海凌珈,一直注满了10个人。从海凌珈那里,李杰得知古裂和李莎都早一步潜入了tsz的总部,但随后也就断了联系。海凌珈自己在城市的角落里到处躲藏,到最后也还是被俘到这里来。

    李杰、季忆、鲁斯和海凌珈4个人自然而然的组成了一个小团体,而另外的6个人并不抱团,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神棍、联合军战士、流浪幸存者。李杰倒不介意像在“圣城”的地下工场一样煽动暴乱,可惜他们的人太少。很快他们却获得了武装,包括最新研制的复合材料铠甲,生化子弹和特殊材质的冷兵器,代价是他们被丢在实验区里和掠食者战斗。回忆到这里的时候,李杰的脸上不停的抽搐。如果说在末世侥幸生存的那么些年就像生活在地狱里的话,那么在实验区的日子就绝对是在炼狱里。一次次的和掠食者战斗,一次次的被撕裂后送到培养槽里修复,重复而惨烈的痛苦使得他们几乎已经丧失记忆,只能机械的战斗战斗再战斗,然后一次次看着身边的人撑不住被掠食者吞噬。根本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转机,或者说巨变却出现在那个最致命的日子。猎食者,也就是李恩慧的推算中只能出现在理论中的第三阶段,也就是终极变异体出现了。那无疑是tsz最新,也最重要的成果,那种人形生物从外形上看几乎和正常人类毫无分别,而且它们的智商也无限的接近人类。如果说捕食者只是粗暴的野兽,掠食者开始懂得有意识的团队作战的话,猎食者则集中了变异体的变态能力和人类的智力。从它们一开始出现在实验区,就把用来和它们进行试验的人类当成了“它们”。

    很显然,人类的试验不可逆转的失控了。

    那只猎食者故意被李杰等人“杀死”,但是在将它送去处理的过程中,它却在严密的监控中失踪了。而和它接触过的人类试验,却几乎全部都变成了猎食者,就像最初的病毒感染那样,只不过是更高级的形态,而这个感染的速度和后果都比最初的丧尸强大多了。强大到,几乎已经可以取代人类的存在。

    其实李杰也有想过既然能保存意识和智商,就算变成猎食者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是没想到那个几乎所有人里面的“几乎”,就是他和季忆。李杰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现在想来,也许是当初被唐忧咬过,虽然后来不知道唐忧和古瞳那两个小女孩逃出去没有,但是其他人都被猎食者感染了,只有他和季忆没有,李杰所能想到,也只有被唐忧咬过这一点。

    但是,但是

    后来呢?李杰的记忆又出现断层了。猎食者出现了,tsz总部的很多人都感染了,然后呢?

    李杰眼前不断回放的片段突然出现空白,就像看电影的时候突然有一段被人洗掉了。他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尤其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自己怎么会站在这里,而这里究竟又是什么地方?

    这时,李杰听到脚步声,当他全身发紧,担心遇到一只猎食者的时候,却听到脚步声伴随着口哨。猎食者再怎么接近人类,却绝没有人类的这种闲情逸致!紧跟着,李杰看到一个男人,准确的说,应该是一个男孩模样的人端着一个洗脸盆走进来,似乎也是来洗澡的。看到李杰的时候,他似乎并不认识李杰,但是眼里露出鄙夷的色彩,说:“哥们,身材这么烂,别在这里秀了,对面学妹们看到了,会长针眼的。”

    对面?哪来的对面?对面不是草坪和铁路吗?

    李杰疑惑的看去,对面却那里是什么草坪,分明是一栋相隔不远的楼房,同样是很有些年月了,楼房的外观看上去斑驳不堪。不过那栋楼房的窗子都挂着窗帘,窗子外面的栏杆上挂着的,分明是女生的衣物。

    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

    “这是哪?”李杰压着嗓音问了一句,却隐隐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不对。但是哪里不对,他一时却又找不出来。

    “切,玩失忆啊?狗血不狗血啊你?”那个男生鄙视得无以复加的样子,压根就不想回答李杰的问题。直到他突然感到一阵窒息,并且胸口一阵刺痛,眼看着李杰的手指***了他的胸口,泊泊的鲜血正沿着李杰的指缝往下淌的时候,他才充满恐怖的尖叫了一声(那声尖叫一点也不必女生来得差),然后屎尿齐流的哭着说:“救命啊!大哥,放过我,我什么都没做啊!救命啊!”

    “我只要你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里?”那个男生痛得直叫唤,又哭天喊地的说:“这里是七舍啊!师大政史系男生宿舍啊大哥!”

    这时有人听到喊声跑过来,其中一个对李杰喊:“李杰!你疯了?快快快,快打119!不对,是打999,也不对!哎李杰你真是疯了啊!”

    李杰觉得眼前的这一幕非常的诡异。他不知道这些男生是什么人,但是他们看上去绝对不像是幸存者,不说别的,一个个小胳膊小腿的,别说猎食者已经出现,就算最初最普通的丧尸,也能把他们全都灭了。他们怎么看也都像灾难前厮混在大学校园里的无聊颓废的男生,除了宅在宿舍里学习岛国的小电影或者没日没夜的组队打副本以及梳妆打扮得油头粉面的去蹭女生楼的宿管大妈,对其他的事情他们一概都不闻不问。那种状态李杰曾经也很熟悉,他自己上大学的时候,不也就是这么过来的?区别无非也就是饭岛爱或波多野结衣而已。

    但是,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呢?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在灾难刚一爆发的时候,不是变成丧尸了,就被丧尸吞噬了,怎么还会在这里?怎么还会有师大什么系的男生宿舍这样的说法?

    也许是眼前的这一幕太过血腥了,当李杰把沾满血的手指从那个男生的胸口拔出来的时候,那家伙一声不吭的倒下去,却没有敢上前来找李杰理论,只是有几个男生把那个家伙抬到校医那里去了。

    李杰走向之前叫他的那个男生,那男生脸色苍白,一步步往后退,很快他就靠到了墙壁上,见李杰还在往前,突然扑通一声跪下,大声说:“李杰!咱们是舍友啊,咱们进校的时候可都是发过誓,绝对不杀舍友的啊!”有一阵子,大学宿舍在毕业时流行感谢舍友不杀之恩,进校时也流行先发誓什么的。

    李杰也差点跪了,这他妈的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是,传说中的,穿越?不,重生?

    跟着那个男生回到宿舍里,李杰首先照了照镜子,但更诡异的是,他在镜子里看到的完全是一张陌生的脸。或许有几分熟悉,但这种路人脸,怎么看也都觉得熟悉。他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这个人旁边的人又确实叫着他李杰。

    当然了,李杰这个名字本身也是非常大路货的,随便在网上一搜,那也是几万十几万的。

    问题是李杰的记忆又回来了。那天,和猎食者一起出现的,还有净土教神棍军的进攻。不是大规模的,但派出了神棍军所能派出的最精锐的特种部队。包括境和那个女伯爵在内,他们上次虽然没有能潜入tsz总部,但总算是探明了道路。这次回来,就是奉“神谕”来消灭已经背叛了“神主”,准备自立为王的前任“教皇”谭思哲的。当时,tsz总部一片混乱,变异体杀人,人杀变异体,人杀人,界限混淆,场面异常的血腥和纷乱。境显然没料到还能见到李杰和季忆,更没有想到这一次他们竟然真的合作起来,而李杰和季忆的战斗力,俨然比女伯爵等人提升了几倍。如果说女伯爵三人仍然是冥界三巨头的话,李杰和季忆的战斗力已经接近睡神和死神那对孪生小神了。他们一路杀到了谭思哲的办公室很意外的,在整个基地都陷入死亡和混乱的时候,那间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民营企业家的办公室里,倒还十分平静。李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眼前这个人,这个老男人,tsz集团的创始人,家园组织的幕后大波ss,净土教的“教皇”,联合政府高级决策顾问,整个灾难的整合者。看起来,只是个勤于锻炼,精神面貌很不错的耄耋老人。

    “你这个人渣!你把人类都毁了,现在还有心思坐在这里喝茶?”

    毕竟是顶级的美女,季忆说话还是不需要拐弯抹角的,对这种老男人尤其如此。“你的年龄做我的孙女都嫌年轻了。”老男人倒是非常的宽容,对当面骂他人渣,甚至像个骂街的泼妇一般朝他吐口水的季忆好不生气,微笑着说:“不过既然都到这里了,其实不妨坐下来喝一杯茶。恕我直言,你们以为自己还能再喝道茶这种东西吗?波ss大大,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这些小人物计较,放我们一码!”和季忆的直接不同,李杰很像面对着春三十娘的至尊宝,如果对方一时脑残,送给他们一架直升机什么的,他也不介意给他磕几个头,反正这家伙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给他磕头也算遵循了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

    “你是李杰?”老男人倒似乎对李杰很了解。

    “是啊。”李杰由衷的说:“既然认识,那咱们也不废话了,给架直升机,要我帮你干掉这几个碍眼的家伙的话分分钟的事啊。”不是自吹,这时候的李杰和季忆要捏死身边几个神棍,还真不怎么费力。单就战斗能力来说,他们都足以单挑掠食者了。

    老男人笑着摇了摇头,问季忆:“你觉得是我毁了人类?而不是人类自己?”

    季忆哼了一声,冷然说:“没时间,也没兴趣给你上课。没错,人类的贪欲是早晚有一天会把自己带入绝境,但未必就是现在,也未必像现在这么不可挽回,人类的世界除了贪欲,其实也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你敢那么理直气壮的说你只是顺应了人类的贪欲,而不是有目的的推波助澜?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你还装无辜你有没有脸啊?”

    老男人笑着说:“很好,字句珠玑,很有见解的一个女孩子。不讨论这些,我请你们安静的坐下来喝茶,知道为什么吗?”

    李杰的脸色很难看,“不会是已经启动了什么自爆系统了?”

    老男人呵呵一笑说:“李杰你也不笨啊,到了这种时候,也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解决这种失控了。我设计的主程序自动判别情况已经进入死局,你知道吗?我有一个大型的计算机组阵,能控制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卫星,几分钟前我已经输入命令在全球发射最高级别的电磁脉冲弹,所有的电子设备、汽车以及其他交通工具都将变成废物,当然,纯粹手摇的汽车除外。但人类没有机会再把那些老古董拉出来用了,计算机组阵同时激活各**方的核武库,这是最简单,也最彻底的消毒方式了。只是有点可惜,原本我是希望通过同仁们的努力,在有选择的清除人类的基础上,留下这个星球的。”

    “最烦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脑残了。”李杰一听,一切都和他想的差不多,他只是不明白这些人的心理,叹了口气,说:“既然认为局势失控,不惜用毁灭这个地球的方式,为什么不让猎食者就此统治地球呢?反正都是毁灭,人类死绝了,换猎食者上,至少地球还在,你所谓的初衷不也就解决了吗?什么脑子啊?”

    老男人愣了一下,似乎这是个很简单的逻辑,但是他之前一直没有想明白。

    但是很快,他就轻松的,好像事不关己一般的笑了笑,说:“好像是有点一时没想明白了。但程序已经启动,核爆是不可逆转的。也就无所谓了。早知道这样……呵呵,历史是无法假设的,但是即使可以假设,时光倒转,一切还是不可避免。喝茶。”

    “碰!”的一声枪响,女伯爵突然开枪,打死了这个风度翩翩的老男人。

    李杰转脸无语的看了她一眼,问:“有意义吗?”

    女伯爵嘿然一笑,说:“就算世界转眼毁灭,我也先杀了他。这是我的使命,我知道你们这样的渎神者是不会信神的。”

    李杰打断她说:“你所谓的神,不过是那个计算机组阵以及工作人员虚拟出来的一个概念而已,不是我信不信的问题。”

    女伯爵不管他,自顾自的说:“那么就按照你们的逻辑,根据能量守恒定律,人死后**转换为粉尘,那么精神呢?精神也不会就此湮灭,通过空间维度的转换,精神的保留,也就是所谓灵魂的存在,像我们这样的人,才是可以不死的。”

    ……

    核爆,是的。

    李杰想起来了,谭思哲虽然被女伯爵开枪打死,但是他启动的核爆系统无法逆转,最终还是发生了。由于他们所处的地方就是核爆的中心,在那一个瞬间,李杰也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是握着季忆的手,安静的喝茶。

    既然核爆是全球性的,那就不会再有什么幸存者了,至少不会有这样的一栋宿舍和这些男生存在的可能。那么,难道是那个女伯爵说的什么精神守恒,在核爆的瞬间,自己的记忆通过空间扭曲,回到了这里?

    等等?为什么是回到呢?

    李杰穿好衣服,问他的舍友:“现在是什么时间?我问的是时间,年月日。”

    在得到准确的回答后,李杰算了一下,喃喃的说:“这么说来,是在大灾难爆发前的一百天啊。真的是重生了吗?可是,我到底是谁呢?如果是过去的自己还好,起码能撑得过病毒的感染,如果只是随便一个路人甲,岂不是直接变成丧尸了?这个身体这么瘦弱,就算不会直接感染空气传播型病毒,也逃不掉变成丧尸的食物啊。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神经错乱呢?不,不可能,我所经历的一切,不可能是凭空臆想出来的,绝对不可能的。”

    “李杰你没事?”舍友在确定李杰不会对他下手之后,不无担忧的说:“你刚才对王刚下狠手的样子,就像中邪了一样,现在你又喃喃自语的说什么稀奇古怪的话,你不会是真的中邪了?”

    “中邪了?”李杰心想,我倒希望是啊。其实要证明自己是不是中邪,那一切是不是自己臆想的并不难,只要找几个自己知道的事情来“预测”一下就清楚了。不过,在此之前,他觉得自己要去找一个人。

    “我要去找一个人。”李杰转身对舍友说了一句。

    舍友说:“坦白说,我觉得你还是找个地方避一避风头,毕竟王刚他爸是个局长,你觉得你还能平安无事的念完大学吗?反正你昨天也碰到了季忆的小手,用你自己的话来说,那已经是死而无憾了。”

    “季忆!”李杰的眼睛猛然一亮,追问:“你说的季忆?是师大的校花?咱们这是光阴师大政史系,那我是不是和季忆一道进了校媒的?”

    舍友说:“是啊,就知道你丫的得意忘形,可你碰到了季忆的小手又怎么样?你还是好好照照镜子,那种红颜祸水是你消受得起的吗?”

    李杰恍然,他知道自己是谁了,如果信息无误,自己带着记忆从末世回到灾难爆发前一百天,没有回到自己的身体里,而是将记忆重叠在了师大一个猥琐的小眼镜男身上。那个小眼镜男也叫李杰,和季忆是同学,还一起在校媒工作,后来季忆说,这个李杰是师大唯一正式追过她的男生,她本来都准备答应了。可是灾难刚爆发时,那个小眼镜男就在超市里感染病毒,变成了丧尸……

    李杰这么一想,不禁打了个冷战。虽然他不介意自己变成猎食者,但变成最低劣的丧尸,那还是很恐怖的,还是,要想想办法。

    既然他真的回到灾难爆发前了,无论如何,他也要改变点什么。

    “祸水吗?”李杰对舍友说:“我现在就去跟季忆表白,你信不信?”

    舍友切了一声,鄙视的说:“那种祸水,而且是脑子超级好用的祸水,咱们的陈衙内都没有十足的信心去追,你倒是敢去啊,你去了也是白搭倒也无所谓敢不敢了。别浪费时间了,还是想想王刚的事怎么善后。”

    这个舍友倒是挺关心他的,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是救他一命。

    李杰叫上舍友跟他一道,急匆匆的就走出了宿舍,直接往运动场那边跑。据季忆透露,她在大学时人缘并不好,因为太耀眼的缘故,其他的女生并不喜欢她,所以她也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每天的这个时间段她都会在运动场跑圈,风雨无阻。

    如果自己真是重生了的话,一定能在运动场见到季忆的。

    而当他跑得感觉肺都要炸了的时候,真心觉得这个身体不好用,比过去的自己差了十万八千里啊,对于自己现在还能不能在灾难爆发的最初就活下来,还真没有信心呢。关键是他跑到运动场的时候没有看到季忆,那一瞬间他反而希望一切都只是自己臆想的了。就算他看末世看多了着魔了,总比真的陷入末世要好一万倍啊。

    但是,正当他半蹲着吐口水,浑身虚汗恶心干呕,难受得要死的时候,他看到一个一身雪白的熟悉身影由远而近。瞬间,他就石化了。

    季忆。

    一身白色清清爽爽的运动服,扎着一条小辫,一张足以让人刻骨铭心的容颜,一脸孤傲而寂寞的神情。就和李杰最初见到她的时候一样,其实孤傲只是别人强加给她的,她远远不像她看上去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

    季忆……

    李杰本来想在舍友面前证明一下自己有多牛逼,能让这个具有祸水的美誉的校花和他多说几句话,他知道季忆是不讨厌这个李杰的。但是,当他看着季忆越来越近的时候,他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脸上已经流满泪水了。

    “我靠……”舍友不知所以,只觉得李杰未免太贱、手段太烂了一点。如果这样傻站在这里,留几滴猫尿就能追到季忆这种顶级的美女的话,那他不如跳化粪池自杀好了。可正当他为李杰的表现无地自容,恨不得马上找条地缝钻进去的时候,却惊讶的看到李杰已经径直朝季忆走过去了。

    “你……李杰?”

    季忆正在跑步,看到李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并没有被吓到,就李杰认识的季忆而言,能吓到她的事情还真没有几件,更不要说一个猥琐小眼镜男突然冲出来了。李杰敢说,现在自己要跟季忆打一架的话,绝对会被菜得他妈都认不出来的。季忆只是有些疑惑,这个李杰她是认识的,说不上有多熟悉,更谈不上有多了解,但他这么满脸泪水的冲出来,为什么会让她有种心悸的感觉呢?而且,这种心悸的感觉很熟悉,好像他们一起经历过很多苦难似的。她心脏的某个角落,就那么无由的痛了一下。她就那么看着李杰走近,眼里不知什么时候也涨满了她自己都说不清的哀伤。

    李杰的舍友彻底傻掉,因为他没想到李杰就这么满脸猫尿丢死人的冲出去,更没有想到,李杰突然伸手抱住了季忆。舍友转身,他看到操场上还有不少人在锻炼,他发誓如果有人说他和李杰是同一个寝室的,他会跟对方拼命。但是周围异样的眼神让他忍不住又回头去看了看,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季忆竟然没有一把将李杰推开,顺势用膝盖将他的命根撞破。

    这方面,季忆算是有前科的,倒霉的还是一个长得真的很帅的富家公子,更悲催的是,那公子爷可是连季忆的小香肩都没碰到。

    “靠,这样也行?”李杰的舍友大跌眼镜,心想早知道我也要试试,就算最后还是被打了,至少也抱了这么一会了。

    似乎还不止这么一会儿呢,季忆还是没有将李杰推开,看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不知道李杰在和季忆说什么,只知道季忆是这个学校当之无愧的校花,那可是师大两万多女生公认的,女生呢。

    而李杰呢?

    “你抱得太紧了,我要透不过气了。”不知道隔了多久,这是季忆对李杰说的第一句话。

    “我知道。”李杰没有松手的意思,说:“我们的骨血早已交融在一起,叫我怎么分开?”

    “虽然我想嘲笑你,这么老土的台词……可为什么我觉得有种悲伤呢?好深好深的悲伤?”

    “因为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直到最后,我们一起死去。季忆,跟我走。”

    “……我是来跑步的,你……能给我一个理由?”

    “不需要理由。季忆,我们已经站在了末世的前夜,从现在起,倒数一百天,所有的一切都将毁灭。没有人能救我们,除了我们自己。”

    “末日……前夜?对,我以为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其实,一切才刚刚开始。季忆,这是人类明湮没的前夜,但未尝不是明重启的前夜呢!”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