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刀塔之异界超神 > 第四卷:瑞金探宝 第四百三十八章:入局
  • 第四卷:瑞金探宝 第四百三十八章:入局

    作品:《刀塔之异界超神

        擒天手攥得很用力,以至于手背上已经露出了几根暴起的火焰经络。

        小贱还未能从电流的威力中脱出身来,便又被陆清宇塞进了火海,一时间电火两重天,瞬间便要了它的大半条小命。

        一开始的时候,小贱还能挣扎着叫唤两声,可当擒天手合拢起来并开始逐渐挤压之后,这家伙便只能隐隐传出一两声轻微的呜咽声了。

        再过了几秒钟时间,小贱彻底失去动静,擒天手里顿时陷入了死寂。

        陆清宇见状眉头微微蹙起,但却并没就此松开擒天手,虽然他现在感觉不到小贱的气息,但他知道仅凭这点手段,还伤不了小贱的根本。

        果然,见陆清宇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小贱没过多久便忍不住惨哼着开了口:

        “主人,饶了我吧主人,我错了,我知错了!”

        小贱的求饶声有些孱弱,有些萎靡,有些谄媚,看来这一次吃得苦头确实已经不轻。

        但陆清宇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仍然继续地加大着擒天手的力度,直到小贱重新又开始不可抑制地大声惨叫了起来,也没有住手的意思。

        这样高强度的刑罚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当小贱再一次陷入了沉寂之后,陆清宇才缓缓地停下了擒天手。

        这一次小贱是真的承受不住这样的苦楚,已经陷入了类似于自我保护的昏厥状态了。

        看着躺在擒天手上仿若死狗一般的小贱,陆清宇不假思索地便将它扔进了灵珠当中去,交给小D继续收拾,他深刻地认识到,想要真正地收服小贱是一件任重而道远的事情,也是一件必须要完成的事情,因为小贱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他最核心的武器之一。

        不过,想要将小贱带出试炼之地去,真正地变成自己的小弟,还有一个问题横亘在陆清宇的面前急需他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如何征得左使的同意。

        左使是试炼之地的终极镇守者,而小贱更是吞噬了左使的妖刀,所以陆清宇无论如何都是要对左使的意见保持足够的尊重的。

        “左使大人!妖刀已经被我这个不成器的小弟给我吞了,实在是抱歉得紧了!”陆清宇眯着眼睛,缓缓地坐在了左使的对面,同时左手地抚摸着右腕上的灵珠轻轻开口说道。

        左使的眼睛也微微地眯了起来,然后面色平静地说道:

        “不妨事,我虽然当年以刀成名,但自那年之后,刀对于我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种身外的累赘。所以此刻你有能力将它收去,也算是天意为之!”

        陆清宇闻言歪了歪脑袋,继续说:

        “那么,左使大人,这一关我算不算过了呢!”

        “还算不错!”左使接话的速度颇为迅速,显然这便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以你的年纪能够战胜妖刀,确实已经有了足够让人惊奇了。而且更可贵的是,当初进入试炼之地时,你实力最弱,又有诸多强敌环伺,在这样的情境之下能够坚持走到最后一步,这在试炼之地上千年的历史中也是从未出现过的。即便是我足够的挑剔也不得不承认,你配的上我赠你的元力术,配得上她,有资格离开这试炼之地了!”

        左使的前半段话陆清宇听得明明白白,但最后一句话却是让他一头的雾水。

        什么元力术,什么她?

        看着陆清宇充满疑惑的表情,左使罕见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却并没有要开口解释的意思,只见他突然伸出右掌,轻轻地拍了拍地面,然后便轻轻地从地上站起了身来。

        “轰!”左使手掌落地的一瞬间,整个五层的空间似乎都随之震颤了一下,接着一声高亢而隐约的啸声从陆清宇身下的山峰中响起。

        这啸声极淡,却有极为清晰,但显然并不是针对陆清宇而发的。

        天空中的层层云障才是这啸声真正的目标!

        当陆清宇听到啸声的同时,空中便传来了一声沉闷的炸响,接着云团渐渐散开,露出了一张似是似非的人脸!

        那云脸蹙着眉头,表情有些惊疑,似乎遇到了什么思索不透的难题一般,接着便张开了唇舌,似乎想要说话。

        但还未来得及发出声音,啸声已经将云团彻底搅乱了开来,而那人脸也随即撩拨得一塌糊涂,没一会儿功夫便消失在了半空之中。

        陆清宇抬着抬着头看着这幅诡异的景象,心中的疑云更加浓重了起来。

        这试炼五层中处处透着诡秘,似乎隐藏着什么惊天的秘闻一般,尽管陆清宇并不想再招惹上什么麻烦,但显然现在这个麻烦已经主动找上了他,怎么甩也甩不掉了。

        左使淡淡地看着天空的云团散去,化作了点点毫无规则的飞絮,然后才突然开口说道:

        “他来了,那边意味着我也护不住你,看来你已经注定要入局了!”

        “左使大人,我不明白!”陆清宇皱着眉头说道,“今天您说的很多话,我都不明白!”

        左使收回自己的扬起的目光,重新将视线放到了陆清宇的身上,然后有些微涩地说:

        “现在的你自然不明白,但将来你总归是要明白的,也许这便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吧!”

        陆清宇仍然听不懂左使的话,但却从左使沉重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些不容乐观的预兆,不过左使却没有允许他接着问下去,只见他自顾自地摆了摆手,接着开口道:

        “你现在问再多也是没有用处的,等什么时候你破了尊再来寻我,那时你才勉强有些资格真正地参与到这个局里来!不过,留给你的时间怕是不多了,哎,不多了!”

        看着似乎有些沉湎,有些惆怅的左使,陆清宇的心中不自觉的感觉到了压抑,冥冥之中他仿佛预感到了什么,却又无论如何也看不透彻,只能留存下满腔的烦躁之意。

        左使的这些话中寓意是在太多,却又始终不肯点破,这让陆清宇感到异常的难受。

        未来就像一只未知的大网一般,将陆清宇束缚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