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兵王奇缘 >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道理
  • 第三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道理

    作品:《兵王奇缘

        金宁一边躲闪着朗清,以防它别趁自己不注意的时候又扑上来争夺野兔,一边往外取着军刀。

        训练过动物的人都知道,当动物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之后,要及时的给它奖励,这样久而久之,就会形成条件反射,动物也会牢牢地记住这种反应。

        金宁掏出军刀打开,把野兔平放在了地上。朗清看到金宁把野兔放到了地上,这就要扑过去,金宁忙又对它呵斥了一声。朗清没再动,它就站在金宁的身边,眼睛眨也不眨地直直地盯着野兔。

        金宁看朗清没再扑上来,抓住这个机会,挥刀划开了野兔的肚子,当即,野兔肚子里的肠肚流了出来。

        “朗清,奖励给你的。”金宁掏出野兔的内脏扔到了朗清的身边。

        朗清当即狼吞虎咽了起来,不一会儿,野兔的整个内脏被朗清吃了个干干净净。

        朗清吃完之后,金宁一手提着野兔一手牵着朗清就往基地走了过去。

        他直接来到了高寒和那女孩进去的养殖鳝鱼的大棚门口,看到门关着,金宁嘴角微微笑了一下。他正想想个法子突然推开门看看他们在里面干什么,这时,朗清扒拉了一下大棚的门。

        很快,高寒跑过来打开了门,金宁伸头往里看了一下,只见那女孩正背对着门口站着。

        “操,哪来的兔子啊?”看到金宁手里提着的野兔,高寒兴奋地问道。

        “刚刚朗清捉的。”金宁说,说着,他又往里面看了一眼,“你们在这里干嘛呢?”

        “去去去。”高寒小声说,闪身走了出来。

        “你还真够可以的,这都发展到这个份上了,还怕人家不答应你。”金宁一脸坏笑地看着高寒。

        “我说你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我刚刚才抱了人家一下。”高寒埋怨道。

        “幸亏我来的及时,要不然的话,万一有人过来听到响声你就彻底的曝光了。”

        “去你的,你以为我干什么事啊。”高寒没好气地说。

        “她叫什么名字啊?”金宁随口问了一句。

        “你不知道啊?”高寒张大着嘴看着金宁。

        “我怎么会知道,她好像刚来没多久。”金宁说。

        “你这个老板做的也太不称职了,就这么几个人,竟然连人都认不全。”高寒挖苦了金宁一句。

        “这不是刚刚开始嘛,我正打算有时间的话请他们一起吃个饭呢。”金宁说。

        “她叫纪灵。”说着,高寒眉头舒展了一下,当即,他从金宁的手中一把夺过那只野兔说,“正好借花献佛,我把这只兔子送给她。”

        金宁还没来得及说话,高寒就转身走了进去,他朝着纪灵说道:“灵灵,刚才朗清逮了一只兔子,一会回去带上给你妈吃。”说完把野兔放到一边又走了出来。

        金宁气的够呛:“你Y的真会装好人,什么意思啊?第一次送东西送人家一只兔子。”

        高寒嘿嘿笑了一下:“她妈胃不太好,野兔各种草都吃,肉里也多少有了点药性,就送给她吧。”

        “这还没怎么就开始讨好岳母了,你真行。”金宁无奈地摇了摇头。

        两个人就这样说笑了一会,金宁把朗清交给高寒,洗了下手,就开车回到了芳庭小区。

        一个人坐在客厅里,金宁想了很多。他脑子里又回想了一遍汪源清所说的事,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不知是什么滋味。扭头对阳台上看了一眼,他发现棵西湖海棠叶子又张大了一些,于是,他起身走到阳台,把其他几盆花也看了一遍。看着这些花,金宁的心里慢慢的轻松了一些。

        昨天,牛一打电话来说一个蔬菜商给他联系了一下,要问问金宁蔬菜基地的情况,金宁让王奇过去和他们见面谈一下,不知现在谈的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金宁拨通了王奇的手机。王奇说已经谈完了,双方都很满意,给的价格也不错。他现在正在超市里转着,看能不能有机会以后蔬菜进超市,如果可行的话,做起来利润要大的多。

        金宁以前也想过这些,但也只是一想而已,没想到王奇竟然提前一步做起来了。金宁很是欣慰,嘱咐了王奇几句,便挂了电话。

        原来金宁也经常一个人待在家里,但今天他不知怎么了。挂了电话没多大一会,金宁又感觉到心里空落落的。这种感觉让他很烦躁,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毫无置疑,在这一刻,他真的想到怜蕾或张雪的家里去和她们说会话,哪怕不说话也行,能看见她们金宁似乎都觉得自己能好起来。然而到了门口,他前脚已经走出去了,又把腿给收了回来。

        是因为汪源清的那些话让自己心神不定吗?金宁想了想,感觉不是。可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呢?他深吸了一口气,关上房门,径直走到了卫生间里,迅速地脱掉衣服,直接把淋浴调到冷水,就那样站在浴头下,任由冰冷的凉水从自己的头上浇灌下来。

        金宁打了个冷战,被冷水刺激之后,他渐渐的感觉到心里不再那么压抑了。十分钟后,金宁擦干身子穿上衣服走了出来。就在这时,门铃响了起来。

        这个时候是谁啊?金宁这样疑惑着走到了门口。透过门上的猫眼一看,他看到门外站着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这个女人金宁见过,是对门的。当即,他打开了房门。

        “你好。”金宁客气地说。都是邻居,他也不好对人家太冷漠。

        “你好,我还以为你们家没人呢。能麻烦你帮个忙吗?”那女人笑着说,一脸的期待。

        “怎么啦?”金宁问她。

        “我家的水龙头一直漏水,我打了几次电话了,也没人来修,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弄,你能不能帮我看看?”那女的说。

        “这样啊,你家里有工具吗?”金宁问她。

        “有个活口扳子。”

        “那我先过去看看。”说着,金宁把门关上走进了对门的房间。

        那女的把金宁招呼进去,带他走进了卫生间:“就是那一个。”她指了指洗脸盆上面的水龙头说。

        金宁走过去拧了几下,果然,无论怎么关,都始终在往外流水。

        “这好像得换个新的。”金宁说。

        “新的,有,我昨天就买了,但一直没人来换。”说着,那女的走了出去。

        金宁四下看了一下,发现卫生间门口进来的管子上有个阀门,应该就是管着卫生间里的水了。他走到门口弯腰把那个阀门拧紧,在打开洗脸盆上的水龙头,果然没有了水。

        这时,那女的已经把新买的水龙头拿了过来。金宁拿在手里看了一下,也不麻烦,只要把旧的取下安装在洗脸盆的口上,下面有个软管接上就行了。

        很快,他就接好了,拧开门口的阀门一试,果然不漏水了。

        “真的太谢谢你了。”那女的感激地说,“你先洗一下手,我给你泡杯茶喝。”

        “不用客气都是邻居,总有用得着对方的时候。”金宁一边洗着手一边说。

        “我这水可是专门从鸣泉山上打来的水哦,泡茶特别好。”那女的得意地说。

        鸣泉山上的水?金宁一愣,他还真的想尝尝。

        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那女的还在厨房里弄着水,金宁看了一下房间,和他家里的房间格局一样。装修也差不多,看来买的时候和他一样,已经是装修好了的。

        正看着,那女的一手提着一个精巧的烧水壶一手拿着一盒白茶走了过来。她举着白茶对金宁晃了晃:“喝这个习惯吗?”

        “挺好。”金宁笑了一下说。

        那女的把茶叶放到茶几上,转身往前走了两步把烧水壶放到了电视柜上,弯了弯腰,把插头插到了电视柜一角的插板上。

        就在她弯腰的一刹那,金宁的脑子像突然短了路一样。她穿着睡衣,原来里面底裤都没穿,这一弯腰,裙下的春光顿时暴露无疑。金宁急忙把脸转向了一边,免得她转身的时候看到自己的窘态尴尬。

        还好,她转过身来的时候直接坐到了金宁的身边,从茶几下取了几个杯子,一边等着水烧开,一边淡金宁聊起了天。

        金宁这才知道,原来她老公跑长途拉货,一个多月才回来一次。女的说着说着,叹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水壶的按钮砰地跳了一下,水烧开了。她走过去把水壶提过来,

        金宁要伸手帮忙,她连说不用。只见她把水壶里的水倒在一个杯子里,然后又把这个杯子的水倒进另一个杯子。金宁知道,她这是怕水温太高烫坏了白茶,那样原有的味道就泡不出来了。没想到她和挺专业的。这样重复了两次,她在一个空杯子里放了一些茶叶,用这些水把茶叶洗了一下。接着她又重复刚才的动作弄好了一杯水,把水倒进洗好茶叶的水杯里,她端起来递给了金宁:“来,尝尝。”她笑着对金宁说。

        金宁接过来闻了闻,的确有一股特别的清香。他小口抿了一口,随即整个身心都透彻了起来:“我还从来没喝过这么香的茶呢。”金宁啧啧称赞道。

        “那就多喝点。”那女的笑着说。此时,她自己也泡好了一杯喝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