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二次元小说 > 意外异世传 > 第五卷 创世神篇 第六百二十章 北医山中
  • 第五卷 创世神篇 第六百二十章 北医山中

    作品:《意外异世传

        凌晨魂魄受伤颇重,此时外难虽去,又有不灭之体跟仙力拼命的修复,但仍旧过了十多秒才渐渐模糊之极的重新看到了东西。

        他眼神模糊,看不大清楚,朦朦胧胧的看到眼前似乎立着一名白衫女子,却看不清那个女子的模样,只觉那女子衣袂飘飘,仿佛是一位随时都要乘风而去的仙子。

        原木船叹了口气,道:“我本来还舍不得这条命,可眼看你立刻就要死了,我竟用命穿过了离子层,我心中这样爱你,我自己竟一直不知!”

        凌晨耳朵也听不大清楚,只隐隐听到眼前女子说什么‘爱你’什么什么的,他用力凝神,费力之极的问道:“我已经死了吗?”

        原木船凄然一笑,道:“没有,但我却要死了!”

        凌晨茫然之极的问道:“你……你是谁?”

        原木船伸出手去,似乎是想摸凌晨一下,但她此时已经开始慢慢变的有些透明,手掌在触碰到凌晨的手掌时,竟然径直从凌晨的身体里穿过。

        她不禁泯然一笑,道:“喂,我第一次问你,也是最后一次问你,你爱过我吗?”

        凌晨悯然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反问道:“我爱过谁?”

        原木船此时已经几乎完全消失在了空气中,只有她微若蚊蝇的声音还在空气中回响:“我真傻,你总是想起我,时时想起我,我都感应的到的,心里到底爱不爱,只有用心才知道,嘴上总是说爱,有用么?我连我自己心里爱你,我都不知道呢,唉……”

        声音未落,佳人已逝,只有最后那个‘唉’字还在空气中回荡。

        原木船一彻底消失,凌晨整个人立时向下急坠,在半空中翻滚出了十几个跟头,‘扑’的一声,头下脚上,直插进了沙子中。

        热风卷着滚烫的沙子,哗哗的飞过,仿佛是在抚摸安慰凌晨,又仿佛是在无情的嘲笑着他。

        天地并没有什么情绪,之所以人会感觉不一样,是因为人的心情不一样罢了。

        太阳渐渐西移,缓缓落下。

        空旷寂寥的沙漠中,寒冷的夜晚终于降临。

        凌晨只觉得脑袋紧,仿佛有万斤巨石压在脑袋上一般,他十分难受,想动上一动,却陡然发觉自己全身上下,皆被一层无穷的压力所捆缚。

        凌晨心神向外狂催,体内仙力急涌而出,‘砰’的一声,黄沙漫天纷纷扬扬,凌晨周围已爆开了一个大坑。

        凌晨缓缓的站起了身来,晃了晃脑袋,将耳朵跟头发里的沙子全都甩了出来,心中暗想:“我怎么没死?”

        他连吐了十多口,将嘴里的沙子全都吐干净了,凝神将自己失去意识前的事情回想了一遍。

        一想到那个白衣飘飘的女子,凌晨陡然一拍大腿,跳起身来,道:“原木船!是原木船救了我?她……她死了?!”

        凌晨陡然想起原木船说的那些话,这才明白过来,原木船竟然为了救回自己,死了。

        他想大声狂哭一阵,又想拿剑将自己给捅死。

        他像是一只疯了的野兽,大叫一声,开始不停的乱跑乱舞,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

        足足咆哮了一整夜,等太阳缓缓从地平线上升起的起时,凌晨累的筋疲力尽的躺在了沙子上。

        不是身体累了,是精神累了。

        凌晨疲惫的躺在软软的沙子上,茫然的望着白茫茫的长空。

        他心里暗想:“我要怎样才能死掉?”

        胡乱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主意,凌晨这才无奈的发现,有不灭之体这种神奇的体质,想死掉实在不容易!

        他陡然想到之前跟蚩尤的战斗,突地一惊,暗道:“一剑诛神!用一剑诛神就能自杀!”

        想到就去做,凌晨右手一张,将一把当初景炎炎给自己收集而来的上古名剑给拿了出来。

        这剑一到凌晨的手中,他陡地停下了动作,暗道:“不行!就算是我死了,还有魂魄……魂魄?!对了,她们还有魂魄!”

        亲眼目睹温洛、叶香等女惨死,凌晨被刺激傻了,竟把魂魄这个问题给忘记了,此时陡然想起,忙将量天珠中的黑叉取了出来,神念向叉中探去。

        黑叉中,宛沚水等人的魂魄仍旧安然无恙的呆在里面,正用功凝聚阴魂。

        凌晨收回了神念,又突地想起渡先知念的那首诗,心中又是一喜,暗忖:“她们还能再活过来,只要我能找到诗中说的那个地方!”

        凌晨一骨碌站起身来,想去找诗里说的那个地方,可突地又想起,要复活人,首先要有魂魄,若是那人已经魂飞魄散,那便永远不能复活那个人了。

        凌晨心中不禁有些慌乱,暗忖:“叶香、温洛她们的魂魄还好么?有没有被蚩尤给毁灭掉?”

        这个问题凌晨无法回答,只有求助于阴间之主庚齿!

        凌晨立刻就想动手去阴间。

        可要去阴间,必须先有用鬼剑。

        鬼剑在那里?

        凌晨不知道。

        他不知道鬼剑去了那里,正急的无法可施,忽然想到创世机器人曾经说过,他全身上下,都跟鬼剑一般坚硬!

        既然如此,那岂不是虽然从创世机器人身上掰下一块来就行破开虚空?

        凌晨隐约记得创世机器人掉了下来,忙放出神念,将方圆数十里都扫了一遍,果然,他很快就在数里外找到了深陷入沙中的机器人。

        他飞过去一看,只见那机器人全身绣迹斑斑,已经破的不像样子。

        凌晨慌忙在创世机器人上一通乱摸乱掰,想弄下随便那一块零件来。

        掰了半天,累了一身臭汗,连一个螺丝都没掰下来!

        凌晨不死心,继续一寸一寸的在机器人身上试探,想看看到底那一块能掰下来一点。

        这一试,凌晨就试了三天三夜,就在他快要绝望的试到第一百多次的时候,终于‘啪’的一声,将创世机器人手臂上那个数寸大小的炮给拽了下来。

        凌晨的欢呼声还没出口,那小炮大放绿光,竟又变幻回了鬼剑的模样。

        凌晨大喜过望,这才知道鬼剑的原形竟是一枚小炮。

        有了鬼剑,虚空应手而裂。

        凌晨熟门熟路的到了阴间城中,见到了仍旧忙的不可开交的庚齿。

        凌晨此时火上心头,又担心又期望,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庚齿的那些鬼卒秘书全都扔出了门外,向庚齿求助,让他帮忙将死去的诸女的魂魄给招来。

        庚齿倒也不见怪,依着凌晨的记忆,竟然真的将死去的诸女,包括宛安安在内的魂魄全都招了来!

        凌晨大喜过望,都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跟诸女谈了好一阵子,在庚齿的催促下,才将宛安安等人的魂魄也收入了黑叉中。

        凌晨随即又庚齿,能不能将原木船的魂魄也招来。

        庚齿接连在那一大堆键上按了半晌,竟奇迹一般的也将原木船的魂魄给招了来!

        不过原木船的魂魄本就不是人的魂魄,受伤极重,已经濒临溃散,若是再晚一点,恐怕就永远也招不到了。

        凌晨惊喜莫名,告别了仍旧要忙的庚齿,划开空间,回了大陆。

        他此时心满意足,想到这一切都好像是奇迹一般,虽然她们都死了,可魂魄竟然全都无事。

        那接下来的事,就是寻找渡先知诗中所说的地方,找到能复活死人的那件事物!

        想起这事,凌晨就觉得有些郁闷,在自己那处的那个时代里,各种各样可以让死人复活的传说有的是,仙人骑驴,越传越奇,甚至于有的修真小说里说灵魂能自己找到别人的身体,强行夺舍!

        这种事是不是真的,凌晨不知道,但在这个大陆上,凌晨还真没有遇见过有几个人对灵魂有研究的,就遇见几个修炼鬼术的,不是很快死了,就是立刻死了,根本没机会让自己询问一下关于魂魄跟鬼的问题。

        一想到这事,凌晨又暗想道:“也许不止渡先知说的那个地方才能复活她们,大陆上也许还有别的法门重新复活死人!”

        越想越着急,凌晨急于找到渡先知诗里说的那个地方,从阴间一出来,立刻就去了王守之所在的宝国大营。

        因为他想到了王守之所说的方法,集整个大陆之力来帮助自己找那个地方!

        凌晨一到宝国大营中,王守之大喜过望。

        原来秦羽已经将叶国所有不服的势力尽数降服,只等带着诸位家主、长老参见凌晨这位太极皇帝了。

        可凌晨这时突然没了消息,也没了踪影!

        如此一来,王守之只好找借口拖延,想等凌晨赶回来!

        可这一等就是五十多天,凌晨连根毛都没回来!

        秦羽等人见凌晨竟迟迟不肯接见他们,心中登时大为疑惑起来,已经有好几位家主认为凌晨这是想灭了他们,撺掇秦羽带领他们偷袭宝国大营!

        秦羽深知凌晨的本事,暗地里偷偷的向王守之询问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守之无法可施,只好偷偷的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秦羽,同时让秦羽来宝国大营跟他商量一下对策。

        两位聪明绝顶的人凑在了一起,天大的问题也有办法。

        两人一商量,直接出了一招妙计,让王守之找一个跟凌晨像极了的人,再稍微化妆一下,让其装扮成凌晨,接见叶国的各位家主。

        然后在登基时,将皇位禅让于王守之,自封为太上皇!

        这样一来,王守之名正言顺的当上了皇帝,同时有凌晨镇着,也不至叶国的各位家主再出什么乱子。

        秦羽又跟王守之商量好了,这天下,两人分而治之,皇位也是两人轮流坐,一人坐五年的。

        秦羽刚走没多一会,凌晨就来了。

        王守之大喜之余,忙在营中大开酒宴,庆祝凌晨归来。

        凌晨着急去找那地方,那有心思喝酒?

        可登基成帝,实在不是一天就能解决的事,凌晨虽然着急,却也只能耐着性子跟王守之、铁二等人喝一场。

        酒宴持续到天色将明的时候,王守之频频劝酒,凌晨心里发愁,不知不觉中多喝了一点,等酒宴快散时,已经隐隐有些醉了。

        王守之出奇的殷勤,亲手扶凌晨回帐。

        凌晨醉意朦胧,并无怀疑,任由王守之搀着回了大帐。

        一到帐帘前,王守之突然朝前猛的一推,将凌晨推进了大帐中。

        凌晨一进大帐,便听到砰的一声轻响,一层绿雾从整个帐中升起。

        绿雾极薄极淡,但绿郁盈盈,闻着仿佛还有淡淡的香气。

        绿雾一起,帐外的王守之立刻得意之极的哈哈大笑。

        凌晨酒登时醒了一半,掀开了帐帘,走出了帐去,不明所以的望着王守之,问道:“王帮主,你笑什么?”

        王守之轻摇手中羽扇,轻笑道:“你看看你的右手手背。”

        凌晨低头看去,只见右手手背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红色的唇印,看那形状,仿佛是不知被那个女子给亲的!

        凌晨想不想来右手手背何时被女人亲过,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守之看也不看,大笑道:“凌晨,你糊涂了,数年前,我们去鲁国的翠云峰,你亲眼看到燕光头中了这毒,死在这毒之下,你现在自己中了,竟茫然不知?一中这毒,任你多大神通,马上便死,你有什么遗言,马上交待……咦?”

        直到话快说完的时候,王守之才看清,凌晨右手手背上并没有出现任何伤口,而是多了一个女人的唇印!

        王守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惊道:“怎么回事?你……你最怕的是什么毒?怎……怎……你最怕的是女人?”这个推测太也匪夷所思,王守之纵然聪明绝顶,也想不明白,妻妾成群的凌晨,怎么会最怕女人亲?

        凌晨这才反应过来,王守之这是要害自己。

        王守之为什么要害自己,凌晨不用想也知道了,除了想做皇帝,还会有别的原困?

        凌晨摇了摇头,再不理会王守之,转身进了大帐,冷冷道:“明日天一亮,你就到我大帐中来!”

        说完这话,凌晨的大帐中再没有了声响。

        王守之发觉自己的毒竟然对凌晨无效,吓的魂飞天外,虽然不明白凌晨为什么不杀自己,可他心里明白,若是这一夜他要是敢逃的话,凌晨肯定会追上他将他杀死!

        王守之本来对这剧毒十分有信心,相信凌晨就算是再厉害,也非中这毒,被毒死不可,可让他怎么也没想到,凌晨竟然没被毒死。

        王守之一向谨慎小心,从来都是出手必中,没有绝对的把握,绝不出手!

        可这次他破天荒的失手了!

        而且凌晨还说让他一早就去大帐中。

        虽然他不知道凌晨要做什么,但估量着不是什么好事,没准是先把自己的阴谋在众人面前揭露,然后再将自己千刀万剐。

        王守之整晚都睡不着觉,惧思对付凌晨的计策。

        可对于强大到了如此地步的凌晨,计策管个屁用?

        王守之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半个法子来,等东方天色将明时,他已那本来乌黑的头发,已变的根根雪白。

        又惊又急又惧,一夜白头。

        王守之无可奈何,战战兢兢的到了凌晨帐外,等了半晌,不见动静,后来鼓起勇气,走进帐去,却惊讶的发现,帐中已空无一人,只床上留着一封短信:“你既有杀我之法,定有平国之术,皇帝你来做,正合我意,遥想昔日临江把酒,谈笑生风,仍历历在目,然人随时变,恍惚之间,已物是人非,叹哉,惜哉,告辞。”

        王守之捏着凌晨留下的那张薄纸,怔然若失,良久无语。

        凌晨出了宝国大营,全心全意寻找渡先知诗中说的那件事物,他将那首五言绝句每日念上百遍,耗时足足百年,将东大陆每一个地方都踏了个遍!

        可并点也没找到渡先知所说的那件事物,甚至于跟诗中稍微有些关连的地方,他便持剑劈山翻地,意欲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仍旧毫无所获。

        到了一百年之时,凌晨已经将整个东大陆踏了一圈半,仍旧半分没有那件事物的消息。

        忽有一日,他正坐于山中彷徨无计,偶然想起西大陆还没找过,立刻划破虚空,经阴间跳转,到了西大陆。

        一跳到了西大陆,凌晨好巧不巧的正好落在了西大陆北医山附近!

        凌晨一听当地人说此地离北医山只有数里,抬头便能看见医圣的北医山,凌晨心中恍然大悟。

        那首念了上万遍的五言绝句,竟然说的是北医山!

        这诗不是藏头之诗,而是递进藏字之诗,诗中明明白白的写着这个地方:北医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