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逆天邪神 > 第1580章 战栗的剑尊
  • 第1580章 战栗的剑尊

    作品:《逆天邪神

    “北神域共有阎魔、焚月、劫魂三王界,”千叶影儿忽然开口:“你说的王界,是哪一个?”

    “……焚月【m.1200ksw.com】。”面对千叶影儿,云裳明显更紧张了几分,声音也小了许多。

    “哼,能让焚月魔神界如此震怒,看来,你们一族守护的‘圣物’,倒不是个简单的东西。”

    同为王界,千叶影儿对北神域王界的所知不算多,也不算少。

    尤其是……

    她的脑中,晃过一个女人的身影……以及那个让三方神域众王界界王都念之魂寒的名字。

    云澈不再问,他站直身体,看着远方,视线定格了许久许久,然后忽然伸手,放在了云裳的脑袋上,掌心玄光一闪,云裳身体轻震,意识全无,软倒在地。

    云澈一横,将她身体抄起,手指一点她的眉心,玄罡顿时侵入她的魂海之中,很快便又将她放开。

    他没有读取她的记忆,只是确认了她刚才所言的真实性……事实是,她一个字都没有说谎。

    云氏……玄罡……紫雷……万年……

    太吻合了,一切都太吻合了。

    吻合的让人毛骨悚然。

    看了一眼昏迷在云澈怀中的少女,千叶影儿道:“现在该和我解释清楚了吧!”

    “她应该是我的族人。”云澈道。

    “你的……族人?”千叶影儿纤眉微蹙,这里可是北神域。

    云澈伸出左臂,一道青光刹那浮现。

    这道青光所释放的威势,胜过云裳不知多少倍。但它的形状,还有那种独属的血脉神息,却是几乎一模一样。

    千叶影儿短暂沉默,随之道:“当年逃出北神域的天罡云族……你是他们的后代?”

    “很可能是。”云澈道:“因为时间、姓氏、玄功、玄罡之力……都完全吻合。”

    “你的黑暗玄力,也是继承于此?”千叶影儿道,但马上,她又面色变动:“不对!你所属的幻妖界云氏一族,你的父母,你的女儿,你的族人,都并无黑暗玄力存在,否则我不可能毫无察觉。”

    为云澈之奴的那段时间,云澈身边的几乎所有人,她都有接触过。

    云澈没有放下怀中沉睡的少女,不知是忘记,还是下意识的不愿,他目视远方,有些失神的道:“我们云氏一族在幻妖界的起源,便是万年前……再往前,无论幻妖历史,还是祖典,都毫无记载。”

    千叶影儿:“……”

    “万年前,幻妖王族经过多年征战,终统幻妖界,我云氏一族居功至伟,因而位列十二守护家族之首,独有的玄罡之力更是无人不知。但,如此强大的一族,如此特殊的玄罡之力,在那之前的幻妖历史却毫无记载,本身就是极不正常的事。”

    “曾听父亲说过,当年幻妖王族对我云氏一族有大恩,因而先祖决定全族舍弃过往,从此忠于幻妖王族。而这个解释,怕是父亲也并不完全相信。”

    “只是时间久了,云氏一族究竟起源何处,便也没有人在意了。”

    千叶影儿盯视着云澈现在的样子,显然,他受到了很大的触动。

    云澈闭上眼睛,徐徐描绘着在脑海中不自觉织成的画面:“万年前,统领天罡云界的天罡云族,因族内意见分歧,和所守护的‘圣物’被人觊觎,第二族长和部分族人,带着圣物逃出天罡云族,遁出北神域,一路亡命东行,落到了蓝极星的幻妖界。”

    “并以某种特殊的方法,以散去所有修为以及所负的真魔血脉为代价,摆脱了黑暗玄力……但深种血脉的魔罡之力,却神奇的保留了下来,并更名为‘玄罡’。”

    “在蓝极星那个位面,他们重新修炼的速度和所能达到的上限,与在北神域时不可同日而语。很可能,他们在完全成长起之前遭受了大难,为幻妖王族所救,从而决定全族追随。”

    “既为报恩,亦是借此,为全族重新定下身份和未来。”

    “虽受位

    面限制,但他们的玄道认知,让他们依旧很快成为了幻妖界最强的家族,帮助幻妖王族一统幻妖界,并成为十二守护家族之首,在幻妖界的地位,也仅次于幻妖王族。”

    “从此,他们的身份,便是幻妖王族的守护家族。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来历和过去,北神域,还有天罡云族,也永远不可能找到已无黑暗气息的他们。”

    “但,他们不愿更改的姓氏,流淌在血脉中的特殊神力,以及他们所修的雷电玄功,都是无法抹灭的印记。”

    云澈的讲述,无疑在告诉着千叶影儿,这一切并非仅仅是他的猜测和臆想。她皱眉道:“真的契合到这种程度?等等……那个‘圣物’呢?这个,难道也有所‘契合’?”

    “那个‘圣物’,就在我身上。”云澈睁开眼睛,微绽异芒。

    “是什么?”

    “你不该问。”

    “哼。”千叶影儿嗤声。

    当年回到幻妖界后,有一件事,云澈一直很疑惑。

    那就是,所有人都知道“轮回镜”是幻妖王族的最高至宝,但,在他带着轮回镜回到幻妖界时,小妖后从他手中拿过妖皇玺……但,从未和他索要过轮回镜。

    不仅是小妖后,对幻妖王族一片忠诚的云轻鸿,也从未提过要他将轮回镜还给幻妖王族。

    后来他和小妖后成婚,他随口问及此事时,小妖后直接说把轮回镜当嫁妆……哦不是,当聘礼送给他了。

    一个王族世代守护的至宝,在归来后却从未被强势的要回,反而……简直可以说很随便的就给了他……何况,小妖后还是一个极度强势和固守原则的人。

    当时,云澈虽然觉得有些不合常理,但这种他占大便宜的好事,他自然没必要去深究。

    此时想来……轮回境,或许本身就是他云家之物。

    也许是某一代家主将它献给了幻妖王族……但,当年的第二族长宁愿带着它出逃也不想其落入王界之手,这个可能性很小。

    也或许,是因某个原因暴露,为免受觊觎,而对外宣称为幻妖王族之物,实则一直都是在云家之中……当年云轻鸿夫妇带着轮回镜前往天玄大陆,便是极好的证明。

    若只是其一其二,还可以是巧合。但当所有的一切,甚至独有之物都完全契合时……纵然再不可思议,也不得不去相信。

    “原来,我们云氏一族的起源,竟可能在这片魔域……”云澈轻吐一口气,这是一个,他以往再怎么都不可能想到的事。无法想象,若是父亲还在世,知晓这个真相后又会是怎样的反应。

    “你要确认这件事?”千叶影儿道。

    “会去。”云澈道:“但不是现在。接下来半年,我们便留在此地。这里,的确是目前最适合我们的地方。”

    “那她呢?”千叶影儿睇了一眼云裳。

    “让她跟着我们吧。”云澈目光有了刹那的躲闪,怀中的少女……她不是云无心,但那种安然蜷缩在他怀中的触感,却带来着明知是虚幻,却不想去破灭的触动:“既然答应送她回去,我自会做到。”

    千叶影儿唇角微倾,双手抱胸,幽恻恻的道:“跟着我们?让她每日看我们修炼?这么说来,你是想在修炼之余,玩一些新鲜的?”

    云澈将云裳放下,并在她身上布下一个小型结界,以免她被风暴所伤。站起身时,眼神已是一片幽冷:“接下来六个月,我会把我体内的冰凰神力全部炼化,加之魔血的融合与吸纳这里的气息。半年之后,就算不能成就神君,也足以到神王致境。”

    “至于你……当好你的炉鼎之余,你也该正式修炼属于你的劫天魔功了。”

    “有魔帝之血为源,永夜幻魔典为基,加上你梵帝神女之名……半年之后,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你我的玄力呢?”千叶影儿淡淡问道。

    “若我为神王致境,则你为神君致境。若我为神君,则……你可重归神主。”云澈用冷淡平静的语气,说着任何玄者听

    来都匪夷所思的话。

    千叶影儿目光一动,金眉微沉:“你在控制我的恢复?”

    “这个世上,只有我能恢复你的玄脉。”云澈冷冷道:“在我真正修成‘黑暗永劫’,可以将你完全操控之前,我不会让你的实力超过我!”

    千叶影儿金眸一眯,然后淡淡笑了起来:“虽说让我早些恢复,对你只有好处。但,我很欣赏你的选择。”

    呼!!

    一阵可怕的暴风袭来,淹没了云澈和千叶影儿的身影,亦吞没了视线中的所有。

    中墟界核心,幽墟五界所有玄者都闻风丧胆的灾厄之地,却成为云澈现阶段所择的修炼之地。

    …………

    中墟界边境。

    东墟界、西墟界、北墟界的大界王,以及无数强者都葬身中墟界,这三大界近段时间的混乱可想而知。

    中墟界被南凰神国所控,并下严厉禁令,任何玄者不可踏入半步。

    就在幽墟五界处在大乱中时,一道可怕的气息却以极快的速度,带着冲天的戾气直冲中墟界……但,就在他临近中墟边境时,一个忽然响起的女子之音让他身体缓下。

    “藏剑尊者,此来何故?”

    这个人,正是九曜天宫藏剑宫宫主,北寒初的师尊藏剑尊者!

    他追赶私逃的罪云族人而去,并将擒获的人带回了九曜天宫,途中还得到了北寒初传音,得知他无意间抓到了那个被所有人全力保护,身份定不寻常的罪族少女。

    他本在九曜天宫等待北寒初和陆不白的归来,但得来的,却是两人魂晶尽皆破碎的消息。

    他顿时如疯了一般疾冲而至。

    “你是谁?”他沉声问道。眼前的女子一身耀金宫裳,头戴彩珠玉冠,看不到容颜,却隐隐释放着一种非凡的华贵。

    神灵境的玄力气息,却敢阻拦在他的身前。

    “本宫南凰蝉衣,”女子声柔如水:“藏剑尊者既为北寒初之师,自该知道本宫之名。”

    “你就是那个有眼无珠,不识我初儿的南凰女娃?”藏剑尊者全身戾气泛动,一股气息猛的压向南凰蝉衣:“你来的正好!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谁杀死了初儿……说!!”

    “是我杀了他,你待如何?”南凰蝉衣悠然道。

    “你?呵……就凭你?”藏剑尊者气怒之下,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在他的威压之下,区区一个神灵境女子,早该恐惧欲溃,她居然如此平静!

    “对,就凭我。”南凰蝉衣轻语依旧,她缓缓的抬起手指,一枚漆黑的指环,映入了藏剑尊者的视线之中。

    藏剑尊者心中更怒,他刚要冷笑……但忽然间,他的双眼像是被无数根钢针刺入,一下子瞪到了最大。

    他死死的盯着南凰蝉衣手上的黑色指环,本是盈怒的双眼开始剧烈的颤荡,随之,他的双手、双腿乃至全身都疯狂战栗起来,脸上每一处神情,身上每一个部位,都被斥满了极致的恐惧。

    “你……你是……”他张口,发出的声音完全扭曲。

    “本宫杀了北寒初,还有陆不白,你准备来问罪吗?”南凰蝉衣问,声音柔若先前。

    但落在藏剑尊者耳中,却如最阴森夺命的恶魔之音。

    他猛的摇头,疯了一般的摇头,双瞳放大到几欲炸裂,不断大张的口还未发出声音,身体已瘫软着跪了下去:“不……不……不敢……求……求……饶命……”

    “回去告诉你们总宫主,接下来百年,九曜天宫的人不得靠近幽墟五界半步。”南凰蝉衣缓声道:“另外,我们‘影子’,是不能被人知道的。若是有丁点的泄露,你们九曜天宫,可就彻底没了。”

    她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杀北寒初……因为不需要。

    “呃……”藏剑尊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还能活命,他点头,磕头……极度的惊骇恐惧之下,除了这些,他仿佛什么都不会了。

    相关小说:全职仙师仙鼎煅神悠悠重生记颠覆火影百味记教我妖术的女孩欢田喜地荒异传重生之已然军婚星际萌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