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邪龙狂兵 > 第1660章 战龙在野
  • 第1660章 战龙在野

    作品:《邪龙狂兵

    最后,杨飞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嘿嘿一笑。

    “井空照我是没办法了,但是对付井田初一,哥还是有几下散手的。”

    他说着,把今天白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当众人得知,井田初一居然到离岛专门拜访杨飞,顿时又惊又怒。

    然而听杨飞把整件事情说了一遍,大家都哈哈大笑。

    所有人都知道,杨飞这是给对方上眼药呢。

    只要井田初一小觑杨飞一点点,在擂台上,他就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以说,桑国和华夏的武道之争,今后十年内,两国的武道气运兴衰,全都集中在井田初一和杨飞的身上。

    如果杨飞败了,就没有任何人,能挡得住井田初一。

    他完全可以,逐一向华夏各流派挑战,将众人斩于马下。

    想到前途之艰难,众人不由得唏嘘不已。

    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狂刀,都皱起了眉头,沉默不语。

    杨飞站起身来,端起了手中的酒碗,淡淡的说。

    “上个世纪初期二三十年代,华夏大地遭受浩劫,桑国人占领了我华夏领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他们有备而战,无论是军备还是士兵的战斗力几乎占了必胜的局面。”

    “但是我们的前辈英雄奋然揭竿而起,对抗桑国人。”

    “这些前辈烈士们,历经无数牺牲,在血与火中,争斗了整整八年,终于把这帮强盗赶回了他们的狗窝。”

    众人都呆呆地看着杨飞,浑然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个时候说起了历史?

    杨飞说到这里,狠狠地喝了一口烈酒。

    “你我今日和桑国人对决,和当年一模一样,为的是两国兴衰,武运昌隆。”

    “当年,你我的祖辈没有一点胜算,也冲了上去,你我如今,至少有三成以上的胜算,怎么反而退缩了呢?”

    说到这里,杨飞狠狠地吼叫了起来,声音壮烈,充满血性。

    “咱们到底是不是龙的传人?是不是华夏的种?”

    “我们的骨子里面,流淌的血是凉的,还是滚烫的?你们告诉我!”

    杨飞的这一番话,顿时激起了所有人的热血。

    众人都觉得喝到肚子里面的烈酒,仿佛化成了火焰,熊熊燃烧起来,让人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狂刀首先站了起来,一口把碗里的白酒干了,声音嘶哑。

    “总教官说得对,当年你我的先辈,何等英雄,只打必胜的仗,那不是大丈夫所为。”

    “井田初一算什么?就算老子战死,临死之前,也要捏爆他的蛋。”

    杨飞点了点头,眼睛环视着周围。

    邪龙兵王们,血脉贲张,一个个激得脸色涨红,眼眸中全都是狂野之态。

    桀骜不驯的龙夏也一口干了碗中的烈酒。

    “和他们干了,井田初一算不了什么,如果教官落败,我第一个向他发起冲锋。”

    范易一言不发,端起了酒碗,惜字如金。

    “干!”

    三剑,幽狼,沈枫等人一起端起酒碗,一起大喝起来。

    “干到底!”

    肖璇雅在一旁看着这一帮汉子,眼眸有些发酸。

    这一帮华夏男人,他们的出身,并不是什么根正苗红的家庭。

    他们是市井恶棍,泼皮无赖,遇到大姑娘会吹口哨,赌钱票昌,无所不为。

    但是在民族和国家利益面前,他们却显现出铁骨铮铮的真正的好汉子气概。

    水柔在一旁,呆呆地看着这一帮好汉,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她的眼睛看向了远方,红衫军同样勇敢善战,善于拼命。

    但是,却没有这种团结一心,热血慷慨的战意和杀意。

    这一批高手是真正的龙。

    战龙在野,其血玄黄!

    这一去,武道金剑大会,不知道要掀起多少惊涛骇浪,腥风血雨!

    杨飞成功地激起了众人的战意,却嘿嘿一笑,招呼大家坐下来。

    “别忘记了,我们的宗旨是什么?活着完成任务,这是我对大家唯一的要求。”

    “记住,慷慨送死的是笨蛋,猥~琐杀敌的才是好汉。”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每个人的脸上,又恢复了惫赖之色。

    要说到出阴招,下黑手,使绊子,这帮家伙,个顶个都是好手。

    杨飞说完,向肖璇雅挥了挥手,肖璇雅取出一份手绘的地图交给了杨飞。

    杨飞地图铺在了桌子上,向众人招了招手。

    “赢了武道金剑大会,只是咱们的目标之一。”

    “还有八门忍者,战神联盟,以及阿凡提间谍卫星。”

    “所以,咱们必须有一个详细的,可执行性的周密计划。”

    众人都围了过去,杨飞指着手绘的军事地图,慢慢讲解,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下午两点钟,杨飞孑然一身,昂首挺胸,来到了平湖市体育馆。

    其他的邪龙兵王也都到了,纷纷潜伏在人群之中,伺机而动。

    井田初一出手,这对于整个武道圈,是石破天惊的大事。

    这件事,不但震惊了全世界的武道圈、还同时轰动了娱乐圈、商业圈。

    大批记者闻风而动,都守在平湖市体育馆门口,渴望能捕捉到关于井田初一的消息。

    平湖市体育馆门口,人山人海,至少停了十几俩新闻车。

    来自世界各地的体育、娱乐的记者,都蹲守在井田初一有可能出现的通道上。

    在这样的盛会上,哪怕能捕捉到井田初一的只言片语,或者一个镜头,都是劲爆无比的新闻。

    相比较而言,杨飞没有受到任何人关注。

    这个名叫龙祖的家伙,除了给人在茶余饭后,增加笑料之外,就没有任何新闻价值了。

    许多报社对这个低调而神秘的龙祖,发表了lingdiankanshu.com报道。

    其闻名全球的泰晤士报记者主编马克先生,以辛辣幽默的笔法,报道了这一个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在马克先生的笔下,杨飞成了一个哗众取宠的小丑,梦想一步蹬天,别有用心,蹭热度的阴谋家等等。

    最后,马克先生向众人表示。

    如果这个小丑,能打败武圣先生的话,他将一头扎进太平洋,永远告别这个荒诞的世界。

    其他的报社主编纷纷跟风,打击讽刺,调侃加上一惊一乍的爆料,杨飞还没有上擂台,已经红了。

    他被众人描写得不成话,他是一个小丑,一头过街的老鼠,一个白日做梦的妄想狂。

    但是,却没有哪一个记者,知道这个家伙的来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