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提亲
  • 第四百七十六章 提亲

    作品:《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按着归不归说的,这样一来,当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大术士便能说得通了。他竟然连小任叁这个心头肉都不顾了,明显在避讳什么,吴勉当时已经看出了问题。后来他也想到了当年自己和归不归看守海眼的时候,徐福到财神岛避难,应该是见过席应真的,他们老哥俩应该做了某种交易的。

    席应真前些年几乎一直再找徐福的麻烦,后来知道了大方师已经成为自己无法超越的巅峰之后,这才悻悻作罢。不过能让徐福欠自己一个人情的话,无论什么事情,大术士都会去做的。

    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徐福那个老家伙应该是告诉了席应真消除童戚振身体里面种子力量的办法,如果童戚振还有那股力量的话,这么多年了他不会一直销声匿迹的。童戚振那娃娃现在已经没有那种禁术了……”

    吴勉点了点头,说道:“不过童戚振还是不死心,原本他要做的事情已经七七八八了……眼看着就要成功却没有了种子的力量。现在他应该要另辟蹊径,找其他的办法来完成他要做的事情……”

    归不归笑了一下,接着吴勉的话继续说道:“其实童戚振这些年一直都想错了,他能取得现在这样的局面。靠的可不是什么术法,仰仗的一直都是他自己的心智。只是有了那个所谓的禁术,他便贪心了……如果当初童戚振不去理会什么狗屁禁术,一心一意靠着自己的脑袋瓜行事的话,现在早就完成他想要做的事情了。妖山已经半死不活了,再努努力地府可能也和妖山差不多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看到吴勉的脸色显出来了隐隐的杀气。当下老家伙叹了口气,对着白发男人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你可是答应了文君的,不提报仇这两个字。现在文君不在了,你也要说话算话吧……”

    “我不报仇……”吴勉喃喃的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对着归不继续说道:“打童戚振重伤,看着他自己去死……老家伙你说这个算是报仇吗?”

    “应该不算吧……”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他打你,你总是要还手的。自卫算不得报仇,这个老人家我可以给你作证。”

    听了归不归的话,吴勉不在言语。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白发男人转身向着内宅走了过去。看着他慢慢远去的背影,归不归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好像以前的日子又回来了……”

    第二天一早,吴勉带着自己的女儿、孙女和两只妖物正在吃早饭的时候,焦大郎带着许久不见的高如柏走了进来。高管家将那写下人都送回了故乡,施展遁法回到了山谷之后,现在了此地已经人去物空。马上反应过来吴勉他们可能会到来金陵,便急忙施展遁法赶到了金陵。

    “高如柏那一百多个人,老子以为你怎么也要一年半载的才能把人都送回家去。想不到这才几天你就都送走了?”百无求刚刚吃饱,一边消食一边对着高如柏继续说道:“你是不是半路上挖了个大坑,把他们都埋了?然后贪了他们手里的金子,回来邀功?”

    “那千余两黄金,还不至于让如柏如此冒险。”高如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些下人都是一个地方的老乡,就在金陵城不远。一个人到家,基本上都到家了。早知道你们已经回来的话,我也不用先回山谷了。”

    “如柏,你别听傻小子胡说八道。”这时候,端着香茶的归不归从内宅走了出来。老家伙笑眯眯的看了高如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回来就好,这么大的一个家,靠着大郎和他外甥还真的忙乎不过来。你回来就好……你还做你的管家,你负责照顾我们几个,大郎和他外甥负责外面的事情。”

    “如柏听老人家您的吩咐”高如柏微微的欠了欠身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还有一件事,如柏要向老人家您和吴勉先生禀告。我送下人们回家的时候,听从京城溃逃过来的太监说过一件事情。您老人家还记得您那位高足董棋超吗?听说他回到了京城,保着皇帝陛下从汴梁逃到了杭州。一路上皇帝几次遇到金兵围堵,都是他施展手段破了金兵,将皇帝平安的送到了杭州……”

    “董棋超……这孩子还活着吗?”归不归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想起来他们师徒之间的恩恩怨怨,老家伙心里便有些不舒服。不过归不归马上又恢复到自己笑眯眯的模样,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有本事能保着皇帝一路逃到杭州,看来这位董棋超已经不是老人家我以前的弟子了。”

    “具体的事情我还没有听说过,不过听闻皇帝已经赐了一座北方小岛给了董棋超作为奖励。”说到这里的时候,高如柏有些不解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不过我有些想不明白,那个北方小岛一直都是金辽的管辖之地,从来不是我们大宋的国土,皇帝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那要问问董棋超是什么意思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是老人家我说他,这孩子早就不是当初的董棋超了。兴许岛上有什么宝贝被他知道了,先在名义上站了小岛之后再说。不说他了,如柏你这一路上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说来给老人家我听听……”

    现在到处都是兵荒马乱的,高如柏一路上护送下人们回家都是小心翼翼的,那里有心情去理会风花雪月。当下只能勉强的说了个笑话,算是帮着归不归岔开了这个话题。

    高如柏回来之后,王府里面算是开始安定了下来。别人还好,只是吴梅儿开始忧心起来自己女儿的婚姻大事起来。当初他们家还算事金陵城的大户人家,想要嫁女儿的消息一传出去,前来保媒的媒婆能踩断王府的门槛。

    现在局势动荡,到处都在征兵打仗,家里有适龄婚嫁的男人早就娶妻生子了。而且之前金陵城几家门当户对的人家也不现昔日的荣光,几乎所有的大户人家房屋、田产都被从京城逃难来的王公贵胄们抢夺一空。

    焦大郎那外甥去买菜的时候亲眼看到的,当初金陵城的首府王员外已经上街要了饭。他名下的房屋田产现在都落入了几位王公和宰相的手里,除了【m.1200ksw.com】他之外,还有当初的几家在金陵城可以呼风唤雨的大户人家也都遭了难。相熟的人家都家毁人亡,哪里还能找到般配邵思圆的郎君?

    不过邵思圆倒是不着急,天天和两只妖物嘻嘻哈哈的,没有一点她这个年纪大家闺秀应该有的样子。原本吴梅儿还想训斥几句,不过往往是刚刚说了上半句,那位百叔叔后面一百句就跟了上来:“小梅花你小时候比你闺女也强不了多少……还记得你八岁那年上树掏鸟窝吗?要不是老子护着,你能一把一把的淘鸟蛋吗?九岁那年老子教你骂街,你不是学的也挺溜吗?到现在老子都没敢去教你闺女骂街,你就知足吧……”

    百无求是看着自己长大的,吴梅儿又不能跟他翻脸,当下只能暗地里说自己的女儿几句。心里却是焦急邵思圆的婚姻大事。

    不过让吴梅儿自己都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有人前来主动提亲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