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书信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书信

    作品:《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信纸上面就写着一行字——今日酉时三里桥,弟子赵真元谢罪。看了这封信之后,广仁说道:“既然已经自称是弟子了,那就不是对着我说的。他约你三更相见。”

    “那看起来赵真元已经没有什么办法了,我们这边有大术士看着,除非是神主现在站起来。要不然的话谁能过大术士这一关?”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这封信未免来的太快了一点吧,这边刚刚出了事……”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老家伙突然想到了什么。再次看了广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你说刚刚那人的声音不像是赵真元,是吧?”

    “是,我见过吴勉的弟子,那个声音不是他,不过也不像是装……”这时广仁也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贾士芳说道:“格杀令里有谁的声音沙哑?“

    贾士芳算是广仁、火山的大管家,对格杀令上的人物如数家珍。不过对大方师突如其来的问题也是愣了一下,反应了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方蛰!方蛰的声音是哑的。他被填过海眼,伤了嗓子之后声音便一直都是沙哑的。”

    “方士怎么会有刚才那种术法?别说他这样的方士了,就是大方师你也未必懂得那样的术法吧。”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可以操控死人的术法我见的多了,可是能操控到吴勉的术法,术士爷爷您见过吗?”

    听到归不归提到了自己,席应真的目光在老家伙和广仁二人的脸上扫了一圈,说道:“天下术法千万,术士爷爷我怎么可能都知道。不过好像刚才那样的术法确实不是一般修士能修炼出来的……”

    说话的时候,大术士回身伸手对着吴勉的方向拉了一把。他这个动作做出去之后,吴勉的身体随即动了一下。席应真随后手上又变化了几个动作,却不见白发男人再有什么变化。

    “看到了吗?术士爷爷我没有那个本事。”席应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之后,继续说道:“操控尸体简单,操控一般的凡人也不难。不过吴勉既不是尸体也不是平常人,他现在虽然失去了意识,不过身体里面充斥着术法,还有那种子的力量。术士爷爷我没有本事来操控他……”

    “那刚才的事情就说不通了……”归不归的目光转移到了吴勉身上,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就只能从赵真元的嘴里知道了,这小子也不知道走的什么运,这才几天术法已经高不可测了www.00ksw.com。”

    “老不死的,你还真想去去见那个小王八蛋?他要不是不给你下个套,老子就跟你的姓……”听到归不归有意去见赵真元,缓过来一口气的百无求当场瞪起了眼睛。它也顾不得自己皮开肉绽的身体,冲着老家伙继续说道:“依着老子,后面的路咱们惊醒一点。有你爸爸席应真打底,等老子缓过来和你加上那俩大方师。这阵势就算神主爬起来,咱们也能再把他揍趴下。”

    “傻小子你懂什么……”归不归冲着百无求打了个哈哈之后,继续说道:“这件事没有了赵真元,还就真的说不通了。那个谁,这次伤亡的伙计们要十倍抚恤。人家为了我都豁出去了性命,泗水号就要给他们家人一个交代……还有,天亮之后你从附近商队当中挑选能干之人,补充到车队当中来。今天休整一天,明天一早在出发。”

    本地商铺的管事答应了一声之后,急忙出去按照归不归的吩咐开始行事。看到归不归交代完毕之后,广仁也让贾士芳处理亡故方士们的后事,虽然他没有泗水号那么大的财力,不过还是可以想办法给这些方士们一个让人羡慕的来世作为补偿。

    泗水号的伙计们可以补偿,跟随着两位大方师的方士们却只有这么多。这些方士再也消耗不起,当下广仁将在外围巡逻的范泽仁等人一起召了回来。所有人都来分班看守吴勉和神主……

    天亮之后,归不归突然一个人从客栈里面走了出来。老家伙先是去了县城泗水号的商铺,进去之后一直待了大半天才从那里走了出来。随后归不归在管事的陪同下,在县城里面转悠了起来。

    当老家伙从一座民宅当中路过的时候,隔着大门,门房里面两个男人正在低声说着什么。其中一个麻子脸男人用他沙哑的嗓音说道:“老家伙这个时候还有闲情雅致,还有闲心在城里闲逛……”

    说话的正是名字进了格杀令的方士方蛰,此事他的身上已经再次被绳索捆住。捆着他的竟然是背叛了吴勉、归不归的赵真元……

    “你不是一样吗?到了这个时候还有闲心管别人的事情。”赵真元面无表情的看着方蛰,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次我被你加了料,有本事你把这根困龙索破了。那样的话,我亲自替你向神主求情,让他收下你做弟子。”

    “捆龙索无解,我又不是徐福大方师,解不开的。”方蛰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还在记恨我吗?昨晚还不是为了你好吗?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在斩鲲上做了手脚,这时候我已经带着神主回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赵真元突然抬手对着方蛰的左脸就是一巴掌。打的他直接坐在了地上,随后有些惊讶的说道:“你也没有吃亏,我这样还替你探查出来斩鲲上面也有机关。没有我,你一样会失败。”

    “你怎么知道我晓得?”赵真元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原本我已经定好了计划,在城外的三里桥诈死。等到他们都放松警惕的时候,在突然出来就走神主。结果都被你耽误了,你昨晚出手,让广仁、归不归知道了我不是一个人。这下就算我真死,他们也还要时时刻刻的提防你。让我怎么有机会下手?”

    说到这里的时候,赵真元对着方蛰的膝盖踢了一脚。这个嗓音嘶哑的麻子脸男人直接跪在了他的面前,这时,赵真元手里多了一柄冒着凉气的匕首。顶在了方蛰头顶天灵盖上上,随后幽幽的说道:“你是怎么控制的吴勉?有这样的本事,你又何必来投奔神主?”

    “我既然有了了结徐福的打算,自然也要有了结其他方士的本事。”看到赵真元并没有了结自己的意思,只是想要吓唬吓唬他。当下方蛰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年神主被徐福困在海上的时候,我救赎看守他的方士。也是托了他的福气,学会了神主的术法,当然了,这个他是自称神术的。这个我之前和你说过的,不过你不信……”

    “你的话有真有假,让我怎么相信?”赵真元说话的时候,手里微微一使劲,随着一阵闷哼之声。头骨被刺裂方蛰顿时倒在了地上,只是小小的一道伤口。鲜血好像喷泉一样的从伤口处喷了出来。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方蛰大叫了一声之后,继续颤抖着说道:“如果不是有神主的神力,我怎么可能差一点成功?这时候在已经死无葬身之地了。”

    “失败就是失败,没有差一点成功之说。”赵真元看了方蛰一眼,说道:“你是从神主那里学来的神术不假,却不是他主动教给你的。是教授别人之后,你从那个人学来的,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