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明鹿鼎记 > 【0634 李岩牛金星熊兆珪】
  • 【0634 李岩牛金星熊兆珪】

    作品:《明鹿鼎记

    姓牛的男子虽然现在心里忐忑,有点半信半疑,不确定自己就一定对了。

    万一这些毛笔,真的是狼毫笔呢?

    想虽然这样想,但这姓牛的男子死要面子是天性。

    而且他不相信韦宝能拿的出一万两纹银!

    这是最关键的,只要对方拿不出一万两纹银,立了字据也不过是玩笑话罢了。

    “你来写吧!写好我签字画押!”姓牛的梗着脖子道。

    韦宝微微一笑,当即提笔挥毫,两张字据一蹴而就。

    要说韦宝跑到古代来,练出了一点什么名堂,首先是一笔毛笔字,其次就【零点看书】是写字据这个东西,练习的熟悉的不行了。

    各种字据,似乎就没有停下来过。

    “输给对方,当场付现银,倘若付不出一万两纹银的现银,永生永世卖与对方为奴。”姓牛的男子读了一遍。

    韦总裁微笑道:“没问题吧?”

    “别弄这么多事情出来了,牛兄!”姓李的男子再次劝阻。

    姓牛的男子咬了咬牙,当即签字。根本听不进去同伴的劝告。

    “轮到你了!”姓牛的男子傲然看着韦宝。觉得自己颇有英雄气概,不管是输是赢,反正自己把门面装的够了,都看见了吧?怎么样?是我先签字画押来着。

    韦宝自然是二话不说,把名字签上,并且也按下了手印。

    “来人,给大家看一下咱们的银票!”韦宝当即对自己的贴身扈从道。

    以前韦总裁还喜欢亲自装一些银票,金子啥的,现在韦总裁除非是不能带随从在身边,否则他身上是一点银子都懒得带了,全部交给随扈携带。

    韦总裁的随扈当即从怀中取出一叠银票,至少十多万两纹银!

    别人身上装这么多银票基本上不可能,一来,韦总裁有钱,二来,韦总裁有人,身边表面看只带几个人,其实暗中保护的统计署总署的特工和总裁卫队的便衣合起来,每时每刻都至少超过百人。

    有这么多人保护,带多少银子在身上都不怕。

    围观众人发出巨大的哇声。

    姓牛的男子的脸色更是完全黑了下来,这么多银票?假的吧?

    此时围观的人已经很多了,其中有不少是附近店面的掌柜,他们长期与银票打交道,一看就知道真假。

    “都是真的!都是真的!这么多银票啊!”

    “这位公子爷是谁家的公子爷啊?”

    “皇亲国戚也没有这么多银子吧?”

    众人议论纷纷。

    韦总裁从随扈手中取过银票,直接递给姓牛的男子,“要不要看一看有没有一万两纹银?要不要看一看有没有假的银票?”

    姓牛的男子已经呆了一半,哪里敢去接,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公子,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都是玩笑,就不要再赌了吧?”姓李的男子虽然分辨不出鼠毛笔和狼毫笔,但是这么多银票是认得的,不是瞎子都能看清楚!对方既然有这样的实力,那还赌什么啊?不是找死吗?输赢都得是死路一条!

    虽然韦宝始终没有表露身份,但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韦宝至少是一品大员,或者皇亲国戚家的孩子。

    而且九成是哪个皇亲国戚家的孩子,一品大员家里也不见得有这么多银子吧?即便真的有这么多银子,也绝不会这样炫耀的吧?

    像骆养性这样的,虽然锦衣卫千户已经是高官,即便家里拿得出来这么多银子,也不可能平时没事全部带在身上。

    整个京城,除了韦宝,也就是像乔东升和少数极品纨绔有这个实力。

    韦宝淡淡的充耳不闻,只是看着姓牛的男子:“牛大哥是吧?怎么样?我已经拿出银子了,你的银子呢?”

    “我……我……”姓牛的男子哪里还能完整的表达语言啊?他也知道与这么有财力有身份的人对赌,输赢都是死路一条。

    “公子,您是大富大贵之人,不要和我这朋友一般见识了吧?我们认输了。公子家里应该也不缺一个像他这样粗手粗脚的奴役吧?他只会吃,做不得什么事情的,你看他肚子大,胳膊细,腿细,就知道他干不来啥活儿了。”姓李的男子倒是很够格的朋友,虽然被韦宝显露的强大财力感到畏惧,猜测对方是有很大势力的大人物,但是他并没有撇开同伴走人。

    韦宝对姓李的笑道:“好说,关键要看这位牛兄。”

    姓牛的本来听韦宝这么说,完全可以乘机下台来着,但他误会了,以为韦宝通篇就是为了吓唬他,这就是鼠毛制成的毛笔!对,一定是这样,否则这家伙都能拿的出这么多银子来,为什么又好端端的放自己一马?

    “不行!”姓牛的男子高声道:“这个赌,我打定了,虽然我拿不出这么多银两,但是我要争口气,这些毛笔,就是鼠毛的!”

    围观众人当中有识货的人,都觉得好笑,心说这位富家俊秀公子给了你多少次机会啊?你就是要犯轴,非要顶。

    “牛兄,算了吧!”姓李的男子再次拦阻他。

    但这回姓牛的男子像是彻底下了决心,根本不理会,啪啪啪,写下姓名,籍贯,住址,写的详细的很。

    写好之后,姓牛的男子斜睨韦宝:“好了。”

    韦宝微微一笑,也照样写下姓名,籍贯,住址这些。

    到了这个时候,韦宝才知道这个姓牛的汉子叫牛金星,有点耳熟,却又想不起来。

    “找谁来看呢?哦,对了,找几个典当行的人来,牛兄没意见吧?你们可以自己去找。”韦宝对姓牛的男子说道。

    “可以!典当行的人眼睛都毒,是真是假一看便知道。”姓牛的点头。

    刚巧围观众人中,就有典当行做事的伙计,自告奋勇道:“我是街口那家典当行的,我早看出来了,这些毛笔全部都是狼毫笔!”

    姓牛的男子闻言那个气啊,“你放屁!若是你早看出来了,为什么早不说?你跟这些人肯定是一伙的!”

    典当行的伙计倒并不是很生气,笑道:“我早就说过了啊,是你不信,不止我说这些都是狼毫笔,还有好几个人都看出来了,大家都说过了的。”

    的确,刚才众人议论纷纷,有说是狼毫笔的,也有说是鼠毛笔的,的确是这姓牛的男子听不进去,就算听进去了,两种声音的音量几乎是旗鼓相当的,他也就自动屏蔽掉了。

    “要是牛兄不信这位老哥,你们自己去叫人来看吧,不着急的。”韦宝倒是很宽容的样子。实际上他也不为了做什么,只是想帮这瘦瘦巴巴,看上去挺可怜的摆摊卖毛笔的小伙解决一场纠纷而已。这个叫牛金星的男子,他根本没看上,要这种人做奴役做什么?

    现在韦宝手下有几百万人,自然不差一个,况且这个叫牛金星的男子,一看就是事多,没有啥才学,特别难搞的那类人。

    “这条街面有不少当铺,很多外来学子到了京城,盘缠早已经用尽了,只能去典当行典当,再找几个人来看看就是了嘛,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这个时候,吴雪霞说话了。

    韦宝问那叫牛金星的男子,“牛兄啊,怎么样、”

    牛金星皱了皱眉头,对身边的同伴道:“李兄,麻烦去帮我叫个典当行的人来看看吧?”

    姓李的男子无奈的叹口气,点了一下头,挤出了人群。

    很快,姓李的男子就找来了一名典当行的柜台,柜台的管事也想过来看热闹,正在店门口张望呢,被人邀约,就过来了。

    柜台先生有五六十岁,一看就很沉稳,这条街上做买卖的人都认得他。

    “这位姚先生要是都看不准的话,就没有人能看得准了。”有做买卖的拍马屁道。

    那姚先生听后很高兴,“想买狼毫,但是不知道怎样辨别狼毫笔的真假,真狼毫与羊毫以采用南方山羊毛最好不同的是,好的狼尾以东北产的最好,称北狼毫、关东辽尾。狼毫比羊毫笔力劲挺,宜书宜画,但是没有羊毫笔那么耐用;另外价格也比羊毫贵,真的狼毫笔表面呈现嫩黄色或黄色略带红色,有光泽,仔细看每根毛都挺实直立。腰部粗壮、根部稍细。优质的狼毫笔把笔尖润湿捏成扁平型即可见其毛锋透亮,呈淡黄色。”

    众人听的都有些不耐烦,暗忖你就直接说是真的还是假的不就好了吗?里嗦一大堆,干什么呀?

    韦宝倒并不心急,没有打断那老头,觉得听听,长点知识也没啥。

    老头依然是不紧不慢的道:“闻味道,拿到狼毫笔,首先放鼻子下闻闻,纯狼毫的有些没有处理过的会有类似狗的味道。假的狼毫笔则因为工艺的问题,容易有染料的味道,或者因为掺了羊毛而有羊的骚味。还可以看颜色。纯狼毫的笔头色泽较浅,有自然光泽,毛根部到锋端颜色由浅到深。但有一种制法就实在较难区分了,就是外面用真狼毫做披毫,里面一般就用染色的羊毛、染色猪鬃等等材料做成。这种笔只能靠卖家的诚信,和买家的慧眼了。最后看手感!真狼毫摸起来手感非常舒服,假的狼毫摸起来会觉得粗糙一些。最后,在书写的时候,真的狼毫笔会力匀而峰不散,力度柔和,感觉整个笔头浑然一体,有一种耍软剑的感觉;假狼毫则尖部小,笔肚大,感觉是两个独立的部分,写重写轻完全不一样,笔尖写柔弱无力,笔肚写毛躁,根本不好控制。”

    “先生啊,您就直接说这些是不是狼毫笔吧?”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估计这老先生谈兴开了,再说下去,还得一炷香功夫。

    典当行的姚先生笑道:“这些都是真的狼毫笔,只是不善于保管,毛有点风化了,但都是狼毫是没有问题的,而且,没有掺杂任何其他的毛,算得上中上品。”

    大家听老头终于下结论,一起看向叫牛金星的男子。

    牛金星的脸涨得跟猪肝一般颜色,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其实刚才有个典当行的伙计说是狼毫笔,他就已经不怀疑了,因为那伙计说过之后,几乎没有人反驳不是狼毫笔,还有不少人点头。

    这么看来,开始说不是狼毫笔的人,多半都是一些不懂行,瞎起哄的人啊。

    牛金星后悔不迭,可现在有没有办法化解,只能看着韦宝。

    韦宝微微一笑:“牛兄,服输了吗?”

    “拿银子来吧,一万两纹银,否则就一生一世为我家公子为奴役。”吴雪霞是泼辣不让人的性子,忍不住道。

    吴三辅倒是并不在意,只当笑话看,一直眯着眼,四下看看,看看看热闹的人群中有没有漂亮妹子,可惜,一个都没有发现啊。

    “我没有这么多纹银!只有十几两银子!”牛金星憋红了脸道:“要么把我抓走,但银子我肯定不会给的!要么我去把那十几两银子取来,这事情就这么算了吧?”

    “呵呵,要是你赢了的话,你肯不肯?”吴雪霞得理不饶人道:“你得了一万两纹银,这一世还不知道该如何快活了吧”

    “对!让他拿银子,拿不出银子就带走他,公子,把他带回家干个杂活也行啊。”

    “让他每日砍柴,挑水,省得吃饱了撑的上街惹事。”

    “自己不想留着,卖到边军去,也值得到四五两纹银吧?”

    “那还不如像这人自己说的,得了他十几两纹银算了吧?四五两纹银,不是亏了吗?”

    “这公子一看就不是缺银子的人,要十几两纹银做什么用?不如直接绑了卖了吧,不卖到边军,卖到菜市口也行。”

    京师的菜市口不但是斩首重要人犯的地方,也是买卖人口的地方。

    明代虽然不纵容,但是默许民间的人口买卖。

    人口买卖这码事,似乎历朝历代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很少公开化,很少由政府牵头。

    众围观的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帮韦宝出主意。

    牛金星旁边姓李的男子一直忍着不说话,这时候忍不住道:“公子爷,放了我这兄弟吧?我们这就去将银子取来,虽然十多两银子是少了一些,但是我们都是重信用的人,日后必定给公子爷补上!”

    韦宝笑眯眯的将那契约递给身后的随扈,然后道:“我不差这点银子,也不必去拿了!一并日后给我就是!若是有缘,总有见面的时候。”

    围观众人闻言,一起发出巨大的轰叹气声,没有想到事情这么容易就收场了,有钱人的世界,果然是不懂啊。

    牛金星和他的同伴闻言大喜,两个人不住的给韦宝作揖,并且道歉。

    “你们不必向我道歉,应该向这位小哥道歉,他不愿意惹事,你还非要苦苦相逼。做人不应该这样。人家做小买卖的不容易!”韦宝说着,看了一眼卖毛笔的小哥。

    这条街上都是做小买卖的,很多围观者就是,大家立时有共鸣,纷纷指责姓牛的男子,都说这位公子爷太大方了,否则他肯定要被卖掉。

    还有人说让那姓牛的男子将十几两纹银取来,赔偿给这位受了委屈的小哥!

    “多谢公子爷为我出头了,小可熊兆,感激不尽。”那卖毛笔的急忙对韦宝道。

    小可是古人一种自谦的称呼,一般都是文人比较爱这么用。

    “小可”的原意是小小的、细小、低微、寻常、轻易等意。

    如,范仲淹《让观察使第一表》:“今贼界沿边小可首领,并伪署观察使之名。”

    后来用在早期白话中用作第一人称代词,表示自谦的意思,言下之意自己是个微不足道的人。

    如,元代杨显之《潇湘雨》第四折:“小可是临江驿的驿丞。”

    “这么着吧,你先赔十两纹银给这位小哥,剩余的9990两纹银,你自己说个期限还我便是。”韦宝笑道。说完,又问那卖毛笔的:“你叫熊兆?熊兄台,可以吗?”

    “不用赔了,算了,我也没有什么损失,公子爷这么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熊兆很善良的道。

    熊兆越是这样,旁观的人越是不答应。

    大家都嚷嚷着,让那姓牛的男子先赔付二十两纹银再说,都说他肯定不止带了十几两纹银赶考。

    还有说让先赔付三十两纹银的。

    还有说让先赔付四十两纹银的。

    最后更有说让先赔付一百两纹银的。

    反正,不赔钱,不准走!

    牛金星被大家吼的脸色发黑,终于等到了说话的机会,于是大声道:“我也没有做什么,只是不识货罢了,你们用得着这样吗?我实话告诉你们,我是陪我这位李岩兄弟上京考会试来的,我自己根本一两纹银都没有!我这位李岩兄弟有十几两纹银,我这都还是暂借的啊!大家若是不信任我,现在就可以跟我到客栈去看。”

    他的被叫做李岩的同伴也帮腔道:“对,牛兄没有打诳语,他的确没有银子,我也只是剩下了十几两纹银,大家若是不信的话,的确可以随我们到客栈去看。”

    “那你们自己说赔的出来多少银子吧?”

    众人虽然有点信了,却不依不饶的要牛金星和李岩把银子都交出来。

    韦宝听牛金星和李岩这两个名字,觉得有点耳熟,却依然没有多想。

    韦宝是对明末的历史有所涉猎,但是明末的大能实在太多,这两位就是耳熟,具体干什么的,韦宝一时之间想不起来。

    这也与现场乱哄哄的环境有关。

    “我还有15两左右的银两,我先赔13两纹银给这位小哥吧?剩余的,够我俩在会试之后徒步回河南就成。”李岩躬身行礼,询问韦宝:“公子爷,可以吗?余下的银子,牛兄自然会补齐的。”

    “什么时候补齐啊?”

    “得加在那契约上!若是到了日子不给,交给当地官府!告发他们!”

    “对,就是这么办,得说个准信。”

    围观的人当中不乏小气刻薄之人,怕这两个人只会说漂亮话。

    “十年之内!”牛金星慨然道:“十年之内,我牛金星要是还不上公子爷的一万两纹银,我甘愿跪在公子爷家门前请为奴役。”

    韦宝还没有搭话,吴雪霞有点想走了,帮着道:“好吧,就这么办!”

    说完便对韦宝道:“被这么一闹,都这个点了,回去吧?”

    韦宝点了点头:“好,回去。”

    “这就回去了啊?吃点东西再回去吧?”吴三辅有点不乐意,合着这趟出来,啥没有捞着玩,就看一场吵架了啊?

    “我请公子爷喝一杯薄酒吧?”那卖毛笔的,叫熊兆的年轻人主动道:“若不如此,我实在无法心安,公子爷萍水相逢,这么帮衬我们做小买卖的人。”

    “呵呵,请就不用你请了,就算那人赔了你十几两银子,也不够我们辽西韦公子一顿饭的。”吴三辅得意的笑道:“既然相逢就是缘分,你跟我们一道去吃口饭吧?今天得了十几两纹银,不要再接着摆摊了吧?”

    韦宝的名气不甚响亮,但是辽西韦公子,把辽西,和韦公子这里两个名词合在一起,那就响亮的不行了!

    因为天地会现在在京城有很多买卖,虽然没有多少大买卖,大部分都是租赁小商铺的生意,但是,京城差不离有四分之三的店铺都是天地会的,都是韦家的,辽西韦公子的大名,有谁没有听过啊?

    不少考生更是恍然大悟,纷纷询问:“这就是辽西韦公子啊?”

    “听说辽西韦公子14岁便中了举人?这趟也是来考会试的吧?”

    不少人更是跳起来,想看一看韦宝到底长啥样。

    韦宝又好气,又好笑,搞的自己像啥明星一样干什么啊?

    本来韦宝到了辽西之外,最享受的就是能像普通老百姓一样逛街,因为没有什么人认得他啊。现在被吴三辅弄的是。

    不过,韦宝并没有说吴三辅什么。

    熊兆还要再请:“公子爷又帮我这么大的忙,又要请我吃饭,这如何过意的去?但我又没有那么多银子。”

    韦宝看那熊兆为难的模样,笑道:“你别听他的,我一顿饭也用不了十几两纹银那么奢侈的,你就请我喝一碗清汤就好了!走吧。”

    “太为难公子爷了吧?”熊兆不好意思道。

    “没什么,我是穷人家的孩子出身,在灾年,有点窝头吃都能乐呵一整天。”韦宝笑道:“走吧。”

    一众围观者闻言,顿时与韦宝的距离拉近了很多。

    也许韦宝自己没有意识到,这回这件事情,其实是一个绝好的提升他个人形象的机会。

    这年头大户人家做善事也提升形象,但施粥啥的,施舍馒头包子啥的,都已经太过老套了一些,别人传那样的故事,不来劲。

    而韦宝今天的事情就比较新奇了,虽然拿了十多万两纹银出来,却其实是一两纹银都没有出出去哦,却可以传说成各种各样的版本。

    “公子爷,你们要派人看着这两个人去拿银子啊,否则他们肯定跑了。”有围观者提醒道。

    韦宝看了牛金星一眼。

    牛金星和李岩同声道:“我们是这样的人吗?士可杀不可辱!”

    韦宝笑道:“我也相信两位不是这样的人,你们自己去取10两纹银给这位熊兄台吧!刚才说拿13两纹银,自己留二两银子当回家的路费,我看不必如此拮据,多留下几个路费吧。要是这位李老兄能考中进士就更好了。”

    “多承公子爷吉言了!”李岩马上道:“我这就去拿银子来,让牛兄留下陪公子爷吧?省得有人担心我们逃了。”

    围观的还是有人嘀咕,“说不定你留下一个人,然后你自己逃了呢、”

    这下李岩差点气死,对牛金星道:“牛兄,要不然你费力走一趟,我留在这里陪韦公子!”

    “好!”牛金星答应一声,并且对围观者道:“你们谁要是担心我跑了,大可以与我同去!”

    这下没人说话了。

    牛金星又问韦宝:“公子爷,你们到哪里喝清汤?我回来上哪儿找你们?”

    韦宝看向熊兆,“熊兄台,到哪里喝清汤呢?我对这一带不熟。”

    熊兆尚未答话,围观者道:“笔管子胡同两个口子上尽是小吃摊,这旁边不就是一排吗?”

    韦宝哦了一声,暗忖你们戏份还真多,台词也够多的呀?却笑道:“多谢大家了,那就在这里吃吧?要是有想吃饭的朋友,大家尽可以一起,我请客。”

    围观者不是赶考的学子,就是做小买卖的,要么就是路人,大都是穷人。

    谁不爱占便宜?更何况穷人有时候不是因为想占便宜,而是因为肚子饿的难受,听闻有人请客,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啊?

    众人一阵大声的轰然叫好,声势震天。

    这一下,笔管子胡同口的小吃摊子顿时都坐满了!

    而且,吃客越来越多,不断涌过来。

    有吃客,就有做买卖的,满城的小吃摊主也都闻风往这边赶来。

    这一下,好家伙,似乎整个京城的人,以及京城周边的人,都向笔管子胡同这边来了。

    相关小说:凌天逆神赘入豪门网游之最强召唤师血日雄途大师且慢重生之出人头地曾老师的穿越之旅流星武神凡人回炉聚势1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