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毛遂自荐

作品:《婚不过时:总裁夫人有礼了

“我能遇到什么麻烦?这里终归是我的外家。”

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慕晚安只觉得今天的这场会面总是显得格外尴尬,她端起了茶杯,继而又放下了,杜仲茶的香味在整个茶室里飘荡着,两人之间的长久无言,愈发让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其实,我这次来,还是想来……再争取一下。”

犹豫了一下,季云华终于还是开口,他握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着,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知道,你可能已经做出了选择,但是我始终觉得,婚姻这种大事,不能够草率为之。宋秉爵能给你的,我同样也能给你;他不能给你的,我会给你。”

“那你觉得,他有什么不能给我的呢?”

对他的执着感到好笑,又感到疑惑,慕晚安眼神渐渐暗了下来,她看着倒映在茶杯中的自己的脸庞,实在是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自己不可:

“你很好,即使比起宋秉爵,你也丝毫不逊色。就算你能给我再多,对现在的我来说,我已经不再需要别人给我什么了。”

“如果我告诉你,我能帮你找到你想见到的那个人呢?”

淡定一笑,季云华毫不意外地对上了慕晚安诧异的眼神,他温润如玉的脸上有着笃定:

“只要是你想得到的,我都会给你。”

“你觉得季云华怎么样?”

回程,程老爷子见坐在自己身侧的孩子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面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季家这个孩子也算是我一路看着长大的,人才品行都是佼佼,说起来,你跟他也算是娃娃亲了。这么二十年来,我们都一直劝他不必在意那个婚约,但是他一直等了你这么多年……不过,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机缘巧合而已,爷爷,你能跟我说一下季家吗?”

垂下了眼眸,慕晚安渐渐露出了羞涩之意,看得程老爷子越发开心了,他眯了眯眼睛,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说起来,季家以前跟我们程家比起来,也是不差什么的。梨园世家,又是出了名的古董收藏家,那位季老爷子如果还活着的话,现在季家的声名势必会更加显赫。”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脸上露出了可惜的神色,“季云华天资聪颖,自他接手季家的家业以来,季家虽然名声不显,但是资产都是有所扩充的。用我们老祖宗的话来说,就是闷声发大财。这样一个沉稳、脚踏实地的青年才俊,才能与我程某的孙女儿相配。”

看着老爷子一副对季云华极其满意的模样,慕晚安面上也笑了笑,一颗心却渐渐沉了下来。

“我对你并没有恶意,知道这些仅仅只是因为我关注你而已。”

男人声音轻柔,眼神也十分和煦,但是他的话却硬生生让她生起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静静地听着:

“我说过,自我知晓人事开始,就认定了你是我未来的伴侣,我又怎么会伤

害你呢?我知道,那个孩子对你来说非常重要,我会帮你的。”

真是令人无可拒绝的“善意”。

面上忍不住露出了一lingdiankanshu.com丝嘲讽之意,慕晚安想起初见时两人相遇的一切,竟然都是在他的算计之中!

爷孙二人,各有各的思虑,回到程家之后,慕晚安竟然在老爷子的别墅客厅里看到了乌泱泱的一片人,她环视着这些或是疑虑或是试探的面孔,只作不察:

“今天爷爷这里真是热闹。”

“可不是吗?是一家的不是一家的都来了这里。”

像是无意又像是讽刺一般,程无咎嘻嘻一笑,直勾勾地盯着慕晚安:

“爷爷今天带你去了什么好地方?竟然都不把我们带着。”

坐在她身侧的苏木脸上露出了一瞬间的难堪神色,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表妹这话是冲着慕晚安去的,他都不好意思在这里坐下去了。

饶是那一瞬间有失态,这会儿苏木也只是低声劝道:

“无咎,你这么说话是不对的,在这里的都是一家人,你……”

“表哥我看你还是别说话,一说话就讨人嫌。这是我在跟程无瑕说话呢,跟你有什么关系?”

说着,程无咎特别不耐烦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对着慕晚安身后的程老爷子道:

“爷爷你的心可真是偏到没边儿了,你现在心里只有无瑕姐姐,哪里还有我?今天你就只顾着带她出去玩儿,只放着我一个人在家。”

程老爷子看着坐在沙发上一脸紧张地看着自己的苏敏君,还有那个上不了台面的苏叶,以及难掩眼中野心的苏木,脸上神色淡了几分:

“不过是带着无瑕去见了一位故交之后,无咎,你还小,等你长大了,爷爷自然也会为你找一个如意郎君的。”

话音刚落,便是一水儿的愁色,苏敏君看了一眼面上沉静的自家的侄儿,破釜沉舟一般地鼓足了勇气:

“老爷子,请问是哪家的孩子?这宋秉爵还在我们家等着呢,看您的意思是不打算把无瑕嫁给他了?”

“宋秉爵虽然不错,但是配无瑕,却还是差了点。”

她拉着宋秉爵出来说事,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程老爷子心里门儿清,他有意敲打敲打苏敏君:

“宋秉爵的确家产颇丰,但是无瑕是我的掌上明珠,不是光有几个钱就能娶回去的。这次我给她介绍的是咱们老相识家的孩子,说了你们也不认识,还是别说了,以后会有见面的机会的。”

程老爷子越是不说,苏敏君心里就越发着急,她看了一眼神色顿时有几分失望焦灼的侄子,又追问道:

“咱家的故交?叶家?荣家?要我说,这两家的孩子没有一个能够配得上我们无瑕的,老爷子你可别被人给蒙了。”

“嗯?那你说,哪家的孩子配得上我的孙女儿?”

说这话的时候,程老爷子面上是淡淡的笑意,仿佛真的只是在询问儿媳的意见。

不管

老爷子是不是笑中带刺,苏敏君已经说到了这一步,便知道眼下是最好的机会,现在如果不说,只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她咬咬牙:

“如果老爷子不嫌弃的话,我倒是想把我娘家的侄儿苏木介绍给无瑕,苏木这孩子,也是聪明伶俐的,学业上面也不差,以后苏家的财产都是要留给他的,再说了我们两家想来关系都不错,亲上加亲岂不是更好?”

说完了这么一长串,苏敏君心里的大石头似乎被放下了不少,她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只是屏息等着老爷子的反应。

在主位上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程老爷子把视线从苏敏君身上挪到了苏木身上,老人的目光中带着一丝锐利的打量,看得人心里打颤,但是苏木还是忍住了夺门而出的恐惧,把身子又挺了挺,像是在表现着什么。

“还算是个有胆量的。”

在众人的静默中,程老爷子意味不明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可有可无地夸赞了一声,苏敏君心里稍微有了些底气,她又道:

“苏木比苏叶强多了,他是个好孩子,老爷子你看……”

“你自己也说了,苏木不过只是个孩子,比我们无瑕应该还小了几岁,你这样毛遂自荐,实在是不妥。论身家论人才,宋秉爵比苏木更适合无瑕,更不要说更加优秀的季云华。”

从佣人手里接过了茶水,老爷子仔细地用盖子撇着浮沫,他眼眸低垂着盯着茶水:

“无论怎样,这人选都要我们无瑕亲自点头的。敏君,如果没事的话,你还是带着他们两个去家中花园玩耍吧,老爷子这里不需要人陪。”

这是毫不留情地赶人走了,苏敏君面色难堪,但到底还是顺从地站了起来,苏木苏叶两人也只能跟着她一起离开了。

客厅里只剩下了程无双、程无咎,程老爷子看着仍旧站在原地的女子,亲昵地招呼她来自己身侧坐下:

“无瑕,刚才那个苏木,你觉得怎么样?”

闻言,慕晚安只是沉默片刻,她抬起眼:

“如果跟他结婚了,我就真的沦为了一件商品。”

对上孙女儿的眼神,程老爷子心里一颤,他握住了慕晚安的手,“无瑕不喜欢,那咱们就不提他。那么多的好男人,苏木也算不了什么。”

“爷爷,那你跟我们说说,季云华到底是谁。宋秉爵已经很难得了,我就不相信这世上真的还有比他更出色的人。”

插进来的是程无咎的声音,她娇俏又不满地道:

“再说了,我表哥也不差的好吧?慕晚安你怎么就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呢……”

……

去而复返的苏木站在客厅门外,他拦住了想去通传的用人,神色阴郁地听着老爷子和慕晚安的对话,之前如果他还不能相信程老爷子是真的宠爱慕晚安的话,这次,他算是见识到了。

其他的根本不是困扰,只要让他得到慕晚安的心,又或者只要逼着她答应嫁给自己……男人的脸上带上了重重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