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抗战之兵锋妖孽 > 第560章:人生得意须尽欢
  • 第560章:人生得意须尽欢

    作品:《抗战之兵锋妖孽

    兄弟相聚。

    自然少不了喝酒。

    虽然刚才众人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可是现在聂小天来了,而且拿来了嫂子亲手做的月饼。

    让他们吃着月饼,心里一阵感动。

    人多嘴杂,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人多了还容易起哄,一起哄,又搬来了两坛好酒。刚才那些菜被刘小彪给污染了,是吃不成了。

    好在聂小天虽然不在这里当营长了,可彭明轩等人却是深得聂小天的真传,敲诈起汉奸来的手段也差不了多少,平日里没少在汉奸那儿敲诈到好东西。再加上平日里打小鬼子的缴获也不少,所以虽然没了那桌菜,却多了些饼干罐头。

    饼干罐头堆了一地。

    没毛这厮这次特别勤快,早就已经抱来了大碗。一人一碗给倒上了。虽然经过凉风一吹,刚才已经有些晕乎乎的他们清醒了不少,可却还是醉得厉害。

    不过,众人却没有偷奸耍滑,一人一大碗,陪着聂小天喝上了。

    都知道聂小天的酒量,他们知道把聂小天灌醉是不可能了,所以他们只是单纯的想陪这二货营长喝个痛快。谁让大家聚在一起了高兴呢。

    喝着喝着,又点起了一堆火来。

    大家围着火堆,一边喝酒,一边叙旧。聊到兴起时,彭明轩说了句:"营长,胡汉三你还记得不?"

    "胡汉三?怎么能不记得,印象深刻啊!"聂小天叹了一声。的确是印象深刻。记得他刚被这破系统坑入这年头时,因为嘴贱,许下了不但不会再拿赵家庄的乡亲们一口吃的,还夸下海口,说以后赵家庄乡亲们的伙食,他包了!为此,他还带人去打了胡家庄,抢了胡胖子一千多斤粮食,也是在那次,聂小天第一次打出了猎鹰这个名号,也就是那一次,胡胖子为此被小鬼子砍掉了一只手。

    后来,聂小天更是多次敲诈胡胖子...每次敲诈都收获颇丰。可以说,当初聂小天带领着黑虎山下来的仅剩下的那一个排,之所以能发展到一个营的兵力,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有胡汉三的功劳。

    "怎么突然想起说他来了啊?"聂小天端着酒碗,和彭明轩碰了一下,有些不解地问。

    彭明轩仰头喝了一口:"他死了!"

    "死了?呵呵,死了好啊,以他做的那些坏事儿,让他死十次都不为过!"聂小天又喝了两大口。还别说,跟兄弟们喝酒的时候,他只要不用千杯不醉神技,这酒量是出奇的差。这才喝了一大碗,好嘛,就已经有些醉意了。

    "是啊。他做过的坏事儿,死十次都不为过。"彭明轩也是感叹,"不过,这次却不一样了!"

    "不一样?"聂小天有些不明白了。

    彭明轩道:"他跟小鬼子死磕,与东吁县一个鬼子中队长同归于尽了!"

    虎子也很是感叹地插了一句:"那鬼子中队长奸杀了他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女儿,胡胖子知道后整个人都垮了,他忍辱负重,后来,终于寻了个机会,身上绑满了炸弹!听说,把那鬼子中队长的军营都炸塌了!"

    "是啊,不得不说,那老小子那次干得漂亮,是条汉子!"没毛醉眼朦胧,说话都不利索了。说着,他吃了一口饼干,只觉得索然无味,"呸呸"地一吐,忽然想起还缴获的有东西,忙站起身来,"大当家的,我差点忘记了,咱还有狗肉呢!等着,我这就去取来!"说着,这货摇晃着就要去,结果才走了一步,扑通,一头栽地上了。

    彭明轩忙让边上战士扶他下去了。"对,还有狗肉,日本人的狗,被我们宰了!我取去!"说着,彭明轩去了。

    而聂小天却怔在了那里,木然地拿出了颗烟来。他不得不承认,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底线,哪怕是汉奸也不例外。他不为胡胖子的死而感到伤感,只是胡胖子的死法让他感到意外,让他肃然起敬罢了。

    很快。

    彭明轩便拿来了狗肉,架火上烤了起来。

    趁着还未战死沙场,人生得意须尽欢,大伙吃着狗肉,喝得甚是豪爽。这一喝,那两坛子酒愣是不够,以至于彭明轩又让人去抱了两坛。喝着喝着,聂小天曾经的上司连长,孙连胜也来了。他这一来,被聂小天喊着连喝了半碗。

    本来就已经有些醉意了的虎子彭明轩等人喝着喝着也喝大了,而最让人意外的是,在没毛之后,第二个倒下的居然【零点看书】是那个曾经在青云山跟杨天豹和兔子喝酒,喝得多到让人砸舌的聂小天!

    人多了,喝多了,就话多。

    话多了越闹越不像话。

    为了避免造成不良影响。孙连胜趁着还清醒,赶忙让人把他们都带走休息去了。

    所以聂小天连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线照入窗户的时候。杏儿早就已经醒了过来,她躺在聂小天边上,半个身子探出了被子来,她伸出纤细的玉手,用指尖轻轻地划过他的嘴唇,她深情地看着他,像第一次觉得她喜欢上了他时那样,心头砰砰地跳着,想到就是面前这人,就是在这床上,那天晚上,她第一次成为了他的人,她不禁俏脸一红,心跳得更快了。

    "杏儿,不是我说你,生娃这事你可真得抓紧了。"

    "对对对,你个妮还脸红呢,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我都是两个娃儿他娘了!"

    "他不来找你,你还不会去找他吗?你只要多往你男人那儿走几趟,还怕怀不上个娃?!"

    想着村里几个婶婶大娘的话,杏儿心想,这个坏蛋,一回来就只知道喝酒,醉得跟个死人似的,连坏事儿都没曾做。怎么办?急死个人了,这可怎么才能怀上娃呢!

    突然意识到自己没羞没臊地想起了这种羞羞的事儿,杏儿不禁小脸又是一红。

    聂小天一睁开眼,恰好把这一幕看在了眼里,"媳妇,你在干嘛呢?"突然发现聂小天醒了正盯着她,再想着刚才的事儿,杏儿只感觉脸如火烧一般,她羞得忙捂上了脸来,往被子里钻。聂小天被她这可爱的模样挠得他心儿直痒痒,忍不住拨开了杏儿的双手,找准了那张娇艳欲滴樱桃一般的小嘴探了过去。

    杏儿身子僵直,意乱情迷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顿时。

    春暖。

    花开!

    春意香满屋。

    ...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