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抗战之兵锋妖孽 > 第812章:代价
  • 第812章:代价

    作品:《抗战之兵锋妖孽

    此时。

    聂小天就很痛苦。

    经过刚才这么一说……

    得,说有两个军用的三级防弹衣,这不犯贱呢吗?以那破系统的尿性,哪儿会有给两个三级防弹衣的可能!它不坑自己就不错了。

    可是怎么办?话已经说出口了。

    刚才光顾着说的痛快了,以为善意的谎言杏儿能信,这三级甲她肯定能穿身上了。结果她不信,还要看过再说,聂小天无奈啊,还答应她了,一会儿就拿给她看。

    怎么办?

    好不容易把杏儿糊弄走了,聂小天还能怎么办?!

    只能借托于这破系统能行行好,不坑爹一次了,抽个军用三级防弹衣什么的来着。不然,一会儿他可真没法给杏儿解释了,更别提让她把那件军用三级防弹衣给穿在身上了。

    “哥,你在干嘛呢?”

    忽地就见杏儿折返了回来。

    杏儿见聂小天正一脸苦恼地盯着他的左手,还道聂小天心里有些烦恼,都傻掉了呢。所以这就关切地一问。

    聂小天吓了一跳,却是表面平静,淡淡地道了一声:“没干什么啊,就是看看我这手,唉,真是苦了它了!”

    杏儿一愣,这什么跟什么嘛。

    聂小天又道:“怎么了?落下什么东西了?”

    杏儿摇头,道:“没有,我就是……没什么,我先忙去了。”说着,杏儿转身,逃也似的走了。

    聂小天哦了一声,也没有起身去送。他很急啊,看着别人看不见的系统界面,已经点击了兵王辅助选项里的黄金大圆盘来,顿时就见指针飞快地旋转了起来。

    杏儿走了老远了,见聂小天没有跟出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她本来是见聂小天一直地克制自己,为了不造成不好的影响刻意地与她保持着距离,很难受的模样。她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回来安慰安慰聂小天,想跟他说,等下次见了老师长,她就跟老师长说,她不当这个政委了,要专门给他生孩子的。

    结果一看到聂小天那模样,她这话愣是说不出口了,她红着脸,赶忙离开,心里却想着,下次见了老师长,一定要跟老师长说明白咯,不当这个政委了,只要每天都跟聂小天在一起,她还就不信了,还怀不上个孩子了?!

    “哎哟,我尼玛,坑爹啊!”

    作战室内。

    聂小天那叫一个郁闷,直叹,这破系统果然是坑爹的行家啊!

    坑聂小天都坑出专业性来了。

    只见系统的界面上,那红色指针赫然指向了消耗类上。而聂小天点开抽中的一个金箱子一看,赫然是【恭喜亲爱的玩家朋友获得千杯不醉……】

    千杯不醉你妹啊。

    我谢谢您了,我他娘的想喝醉呢。

    您别给我这个成不?

    换个成不?

    聂小天不爽,气咻咻地,赶忙又朝着那破系统界面上的黄金大圆盘上的红色指针点了过去。

    顿时又见那红色指针飞快地旋转了起来。

    看着那红色指针旋转着,聂小天一脸苦逼地掏出了一支烟来,终于深深地体会到了,男人啊,可千万别撒谎这话的含义了。妈的,成本太高,下次这种撒逼的事可千万不能干啊。

    不过。

    虽然很苦恼,很受这坑爹的破系统的伤害,可是聂小天却一点都不后悔。因为他是为了杏儿,为她做什么事情他都不后悔,哪怕是被这坑爹的破系统虐上千百次!

    因为他是男人,为了心爱的女人,更是什么事都能干,更是什么苦都能吃,更是什么委屈都能受。

    刚点着烟。

    却见那界面之上,那红色指针已经停了下来。

    又是他娘的消耗类!

    聂小天停止了点烟的动作,伸手朝着界面上的一个钻石箱子点了过去,顿时就见上面白光一闪,界面上一把尼泊尔军刀赫www.00ksw.com然显示在了他的眼前。

    聂小天一愣,妈的,东西是好东西,可是来的不是时候啊,尼玛小爷现在要的是军用三级防弹衣啊。老子这儿正等着跟自家老婆解释呢。你丫能顺个心意成不?

    聂小天心里在咆哮着。

    却是格外的无奈。

    唉,人家系统炸天,分分钟分级超级修真高手,我却被坑;人家系统助其为大明星,我却被坑;人家的系统助其顺风顺水,想啥来啥,我却被坑。我擦,破系统你要不要这么强悍啊!坑爹也总得有个限度的好吧!?

    聂小天恨恨地抽着手中的烟,知道找不到卸载选项,只得再次朝着那破系统界面上的红色指针再次地点了过去……

    “团长,你在干嘛呢?”

    杨和尚和刘小彪这两个货见杏儿走了,这才又回来了,一进门见聂小天正盯着自己的左手发呆,不禁问了一声。

    “滚!有多远滚多远。别来烦我。”聂小天正不爽着呢,正烦着呢,被这两个货一问,当即就是一骂。

    那两个货顿时愣住了。

    杨和尚道:“好呢,俺们这就滚。”

    刘小彪却道:“团长,你可千万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就不好了,明天咱还得去打小鬼子呢。气坏了身子了,可怎么打小鬼子呢?”

    “老子叫你滚,没听见是吧?”

    刘小彪这就贱兮兮一笑,道:“唉,别气,别气,我们走还不成吗?”说着,这货赶忙逃也似的跑了,生怕聂小天来上一只鞋镖射向他来可就不好了。

    杨和尚却折过身子来补了一句:“团长,俺们就在门外,有事吩咐啊!”说着,头也不回的溜了,生怕惹着这二货团长不高兴了,再被骂上一句。

    没走多远,刘小彪道:“和尚,咱团长这是咋了?”杨和尚白了刘小彪一眼,道:“你小子咋不开窍呢?咋了?还能咋了,明显和政委闹矛盾了,不高兴呗!”刘小彪一愣,道:“不可能吧!”杨和尚道:“你小子没成过家,当然不明白了,这事你以后会懂的……”刘小彪不爽了:“嘿,瞧你这揍性,说得你好像成过家似的!”杨和尚更不乐意了,直数落:“嘿,你个小子,怎么不开窍呢?!”

    聂小天听着外面的动静,却没有去管的意思。

    抽着烟,心里苦到了极点,暗暗直叹,唉,他娘的,男人撒谎的代价可真特么大啊!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