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福星高兆 > 802 省着花
  • 802 省着花

    作品:《福星高兆

    四月初四,文殊菩萨诞辰,灵虚寺旁有庙会,热闹的很。

    高兆和贾老太妃一辆马车,老远停下后,俩人往庙会那边走,身边只有香兰和甄嬷嬷。

    至于跟着的人高兆不用管,反正不会跟丢。

    昨天贾西贝说庙会的斜对面有个叫茶轩的茶楼,到时那里见。

    贾老太妃看着人群,道:“人真多呀,好久没见这么多人了。”

    高兆踮起脚尖道:“我也头一次来京里庙会哪,比武成县的庙会热闹。”

    听到有人笑,高兆一【m.1200ksw.com】扭头,咦?

    出门遇熟人。

    花三郎几个,有男有女。

    高兆就像不认识,又扭过头,花三郎愣了下,再看贾老太妃,笑的脸收住。

    跟着他的是陈冬青,两位小娘子是华美倩和陈冬青和他世子大伯的家的堂妹陈喜婉。

    陈冬青左右看,问道:“看到谁了,你笑成那样?咦?我认识的一个人,过去打个招呼。”

    高兆搀着太妃往前走,今天的目的不是逛庙会,先见了人再说。

    贾老太妃兴致勃勃的看着周围,问几句,高兆说说笑笑回答。

    走到杂耍的地方,高兆看到高高的爬竿,贾老太妃道:“过去看看。”

    又小声说:“听说你会爬竿,厉害呀。”

    高兆嘻嘻笑两声。

    一个小姑娘在爬竿,在晃悠的杆上做着各种造型,有个老者拿着托盘讨要钱,香兰拿出铜钱放到盘里。

    有人往里挤,高兆扶着太妃出去,代秋和七喜装着不认识一边护着。

    高兆看到代秋往前走往右拐,知道她在带路,跟着往前走,不一会来到一溜两层门面楼,有点熟悉。

    想起那次和吴长亮追人就在这楼顶抓的人。

    找到茶轩,高兆道:“外祖母,我们上去喝茶,在楼上也能看到外面杂耍。”

    小儿领着上了楼,说是茶轩,一点不安静,二楼靠窗的位置好多小娘子,她们不方便外面人群里看,约了好友三三两两的坐在茶庄二楼往外看。

    来晚了,靠窗的位置都坐了人。

    贾西贝一直盯着楼梯口,一看高兆上楼,急忙拉起唐舒月道:“唐妹妹,我肚子疼,陪我去一下。”

    唐舒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拉着快步走。

    高兆心里发笑,见那桌只有一个小娘子坐着,没见过,估计就是奚木兰。

    她对小儿说道:“我外祖母想看外面热闹,找个靠窗的地方。”

    小儿赔笑道:“不好意思,靠窗的位置暂时没有,就是雅间也人满了,客官先坐下,一会腾出地方,小的再给客官挪位置。”

    高兆对着奚木兰那桌说道:“那只有一人,我们拼桌,没那么讲究。”

    小儿一脸,啥叫拼桌,还没反应过来,高兆扶着太妃走过去了,小儿急忙跟着,可别在这吵起来,这个年轻妇人一看就是乡下来的。

    高兆走到奚木兰跟前,笑眯眯道:“不好意思,我外祖母想看外面风景,靠窗位置没了,我看妹妹这里人少,我们两家坐一起,妹妹看方便不方便?”

    奚木兰没遇见过这样情况,虽然吃惊还有这样的事,可看见这祖孙俩,她点点头,起身让位道:“老人家请坐,我表姐一会回来,我们就走,您坐。”

    高兆和老太妃毫不客气坐下,高兆一脸堆笑说谢谢。

    香兰和甄嬷嬷在楼下门口,没让她俩跟着,代秋和七喜找了个位置坐下。

    高兆眼神看见庆王爷和吴长亮上来了,就是俩人脸上贴了胡子,怪模怪样。

    小儿问高兆喝什么茶,高兆道:“要便宜点的,好不容易来京看庙会,还有好多东西没买哪,所以要省着花银子,对了,能不能帮着买点庙会上的小吃,我外祖母想尝尝。”

    看着小儿为难的表情,高兆又道:“算了,不给你添麻烦,我看你这生意那么好,忙不过来,一会我自己下去买,就是你得把我外祖母照顾好了,有什么差错我就要找你,别看我是妇人,打你俩不是问题。”

    小儿要哭了,哪里来的女疯子?

    “客官,好的,小的一定招呼好。”

    赶紧下楼告诉掌柜,得专门派个人盯着这桌。

    高兆见小儿急匆匆走了,对奚木兰笑道:“我就吓唬他,我们乡下来的,就怕被人唬弄,丑话说到前头,晾他也不敢欺负我们。”

    奚木兰在一旁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的?

    对着高兆笑下,心里盼望唐舒月她们快点回来,然后把位置让给这对祖孙。

    今天唐舒月来找她,说一起逛庙会,侯丹若派人来说一起去,还有她表姐王家八奶奶贾家姑奶奶。

    谁知见了面,八奶奶说侯丹若临出门不舒服不去了,她们三人一块去。

    唐舒月觉得有点怪,因为和八奶奶不熟呀,但都出了门,不好当人面拒绝,一起吧。

    来到庙会,八奶奶说去茶楼看杂耍,唐舒月以前也这么看过,没多想,三人去了茶轩。

    奚木兰跟着她们,话不多,一直听着八奶奶说说笑笑,她和八奶奶更不熟,性子本来就不是张巴那种,所以安静斯文。

    谁知八奶奶内急拉了唐舒月出去,剩她一人,又来了这祖孙俩。

    奚木兰要等唐舒月她们,不好离开。

    小儿上了茶,高兆给太妃倒上,然后问奚木兰:”妹妹,你是京里人?”

    奚木兰点点头。

    “太好了,我来京时间不长,哪里都没逛过,我外祖母头一回看庙会,妹妹,介绍下庙会有什么好吃的?”

    奚木兰微笑道:“茶楼里也有点心。”

    高兆坐在奚木兰侧面座位,她歪着探身,侧头,小声道:“茶楼里贵,外面便宜,在外面买了拿回来,这样划算。”

    奚木兰:……

    高兆坐直身子,道:“妹妹,我请客,你也点一个,点你喜欢的。我爱吃馄饨,下楼买一碗,尝尝比我大姑做的如何,妹妹,我大姑做馄饨一流,外祖母吃过,是吧?”

    贾老太妃笑眯眯道:“是呀,我吃的最好吃的馄饨就是你大姑做的,等哪天让你大姑来我家给我做一碗。”

    奚木兰:那你们在家吃呀,来这里干嘛?

    “算了,妹妹,我自己下去买,多买几样,就是拜托妹妹,帮我看着我外祖母,千万不要让我外祖母下楼,外祖母不认识路,下去乱走这么多人,我哪里去找?”

    奚木兰刚想说一会我也要走,就听高兆多谢多谢的,起身下楼了。

    奚木兰发懵,看着对面的老人家笑眯眯望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