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穿越 > 中华灯神 > 第一千八十七章 非要叫肖宇清母亲
  • 第一千八十七章 非要叫肖宇清母亲

    作品:《中华灯神

    这一下遥可是有些不高兴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被人算计了,还会开开心心的。

    然而,对面这两个人,一个是自己的父亲,虽然现在已经变得不太像了,但是遥依然无法否认。

    另一个则是境界比自己还高,行事不按常理出牌,难缠程度丝毫不逊于自己的父亲,甚至可以说比自己的父亲还要难缠。

    他有一肚子委屈,却无法发泄,自然憋得十分难受,脸色都有些变了。

    肖宇清看到他犹如便秘的表情,也是知道他的想法。

    于是他收拾好了一切,走了过来,对着遥问道:“臭小子,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父亲,就要去当交换生了,你若是真的关心你的父亲,你就应该把相关的情况告诉我。”

    此时遥心中有气,回话也是有点冲。

    “他是我父亲,那你是谁?我怎么称呼你?叫你母亲吗?”

    闻听此言,肖宇清还没说什么,瓤的脸色先变了,她脸上瞬间阴沉,差点就要冲过去狠揍遥一顿。

    肖宇清手疾,把她给拽了回来,对着遥说道:“若是你不嫌弃,你管我叫母亲,我也不反对,反正你也不是第一个叫我的母亲的人。”

    这一下,还真是出乎遥的意外,同时也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的思路被带跑了。

    他问道:“还有人管你叫母亲,难道你也和我父亲一样?”

    他理解错误了,他还以为肖宇清也是变异人,是从女转成男的,若是如此的话,那肖宇清和瓤还真就是天生一对了。

    本来肖宇清还想解释一下这个事情,但是现在发现,遥因为误会,反而缓解了对他的敌意,既然目的达到了,那就不用把话说得那么透了。

    肖宇清也就转移了话题,对着遥说道:“现在的事情,你应该很清楚前因后果,我不会因为你的信息而改变主意,一样会去当交换生。你把交换生的情况和我好好讲一讲。”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自然也就不好再找借口推辞了。

    原来,这里的太平学院、太清学院、太玄学院主要的生源都在太虚无上常融天,三家自然是竞争的关系。

    如此一来,三家少不了明争暗斗。

    其中的交换生具体情况是:太清学院的学员前往太平学院进修;太平学院的学员前往太玄学院进修,太玄学院的学员前往太清学院进修。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交换生就变味了,成了三家竞争的牺牲品。

    去别的学院进修的交换生,会被别的学院针对,进修三个月少不了受欺负,各种资源基本捞不到,甚至还有被打伤的,境界不进反退的。

    说白了,每年的交换生就是找个人去别的学院受欺负,当然了,太清学院为了不吃亏,每年也一样欺负太玄学院的学员。

    三个月交换期限到了之后,三个交换生还会有一次比试,谁的实力最强,谁就能够得到三个学院的联合奖赏。

    听说奖励倒是很丰厚,不过这个奖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为了自己学院的学生能够获得奖励,每家学院都是绞尽脑汁的收拾交换生,毕竟此消彼长嘛。

    自己家的够不到,就削弱别人家的,也相当于变相帮着自己人。

    如此一来,形成了恶性循环,派出去的学员不但要m.lingdiankanshu.com实力强悍,还要有足够的忍耐力,要在这种情况下生存三个月,还要保证心态不崩盘,三个月后独占魁首,难度可想而知。

    听到这里,肖宇清算是明白了,难怪那院长逼迫他去当交换生。

    他这么能折腾,本身的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再加上他想法特异,极有可能会在恶劣的环境之中生存的很好。

    而且,像这样的差事,没有那个正常人愿意去做。

    宁愿在自己的学院安安稳稳的修炼,也比去别的人生地不熟的学院找虐的好。

    每年,院长都是为了这个人选的事情苦恼不已。

    结果,眼看着这一次的时间即将到了,还没有合适的人选。

    正好这个时候,肖宇清送上门来了。

    如此一来,院长自然借题发挥,让肖宇清去碰雷。

    而遥知道这里面的内幕,想着交换生也只是肖宇清去交换,自己的父亲不会有任何的麻烦,是以他不想把这里的事情告诉肖宇清。

    不然的话,若是因为肖宇清知道实情,改变了主意,不去太平学院,到时候院长知晓是他通风报信,一定会给他小鞋穿。

    听闻这些,肖宇清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趟太平学院他是必须要要去的。

    只不过,他不能这么傻乎乎的被人当枪使了。

    随后,他问了一下遥,“到底咱们的院长的名字是什么?”

    对于这个,遥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于是他也就说到:“咱们院长是白狐族的,别的白狐族多是以白为姓,他偏偏以狐为姓,他的名字叫狐不糊。”

    这个院长也是够嚣张的,自己的名字把个性都带出来了,他这明白着说,他不糊涂吗?

    管你是真不糊涂还是假不糊涂,遇到我肖宇清,都让你变得一塌糊涂,我可是很少做亏本的买卖的。

    肖宇清心中打着小算盘,怎么和这个狐不糊打交道。

    看到一切都解决了,遥也准备走了,临走的时候,他看了看遥,很是别扭的说道:“您,最好还是别跟着去了,要不留在学院吧,这里有我。”

    瓤很是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摇头道:“好孩子,你还关心我,我很欣慰,虽然我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是我能隐隐感觉和你之间的血脉,放心吧,你母亲精得很。”

    听到瓤这么说,肖宇清差点没趴下。

    “你搞搞清楚,是你变成女人了,这个儿子是你变异以前的,你是变异之后才跟着我的,怎么现在还就非要把你这个儿子也扯进来呢?”

    以往遥都是很反感肖宇清,觉得和他之间关系太过别扭。

    但是这次,他有些明悟了,父亲的伴侣就是自己的小妈嘛,管他是男是女,叫母亲就是了,这样一来,他不就不别扭了。

    于是,他微微一笑,对着肖宇清说道:“母亲,祝你此行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