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 > 九阴大帝 > 第2695章 成一家之言
  • 第2695章 成一家之言

    作品:《九阴大帝

    木白羽伸出右手,缓缓朝杀皇的脖子探去。

    杀皇瞪大双眼,“不,这不可能,本皇的力量为什么会不如他?本皇可是至尊!”

    眼看着木白羽的手掌探来,杀皇终于下了决心,断臂逃生。

    脱离枝叶丛的一刹那,暴怒的杀皇毫不犹豫出手,祖庙激发出至尊法器的最大威能,瞬间壮大百倍。

    “给我镇!”

    轰隆!

    巨大的祖庙毫不留情地朝木白羽镇压下去,木白羽仰起脑袋,一拳砸向祖庙。

    他的手臂化成了一颗苍天巨木,顶开了祖庙的同时,粗壮的枝干扫向杀皇。

    杀皇手中急忙凝聚出黑甲,灭龙之气更是化成了锋利刀刃,狠狠切下。

    刀刃与枝干碰撞的一刹那,杀皇面色大变,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得离谱的力量渗透进入他的体内。

    轰!

    刀刃与黑甲同时崩溃,杀皇被掀飞百里。

    他的胸口受到了重击,不住地咳血,但他毕竟是至尊,在后退的过程中急忙调整身姿。

    千里之外,他终于停了下来,面色无比阴沉。

    “混帐!混帐!”杀皇心中大怒,本来刚刚成为至尊,要扬眉吐气,在龙冥秘境内称王称霸,谁能想到一出山就被木白羽打得这么狼狈,没有什么是比这更扫兴的事情。

    “这木白羽恐怕是接受了祖龙树的力量,所以才会变得这么强,否则一个五阶天君断然不可能拥有至尊级别的实力。”杀皇心中思忖,他现在有两条路可走,第一条是与木白羽死战,击杀木白羽,真正坐稳龙冥秘境霸主的位置。

    第二种选择便是马上逃跑,等待实力足够之后,再找木白羽和祖龙树算帐。

    杀皇有些进退两难,因为无论选择哪一条路,都有坏处。

    若是与木白羽死战,他很有可能会不敌木白羽,被木白羽斩杀。以杀皇现在的力量,确实比不上木白羽,除非拿出他的底牌拼命,还有一点机会。

    但如果选择逃跑,那么空是非、伽蓝维桑这些神子到时候也会逃走,他再想控制他们就难了。

    杀皇也和所有至尊一样,野心勃勃,也想着入主星云争夺帝命,若是控制了神子就可以慢慢控制更多的神族,进而获得神族强大的力量。

    这对于未来与诸天至尊争锋,好处自不必多说。

    所以杀皇很是纠结。

    到底是逃,慢慢发展壮大?还是选择拼一把?

    成则直接羽化飞升,凌驾于众多至尊之上,在帝命争夺战中获得先机。败则身死道消,一无所有。

    杀皇沉吟之际,木白羽已经逼近。

    杀皇顿时面露凶光,疯狂的野心让他失去了理智,选择搏命。

    “本皇就不信,今天降不了你!”

    杀皇迎上木白羽。

    两大至尊交手,天地动荡,整个上龙界已经完全崩溃了。

    伽蓝维桑胆颤心惊:“空是非,我们快点趁这个机会逃吧。木白羽得到了祖龙树的力量,杀皇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对手。杀皇一败,他立刻就会调过头杀我们。”

    “不急,再看看。”

    “不急?”伽蓝维桑急道,“这么明显的力量对比,还有什么好看的?”

    空是非的确就有这种大心脏,他深知机会就隐藏在危险中,现在看似木白羽占据绝对上风,但空是非却认为事情可能出现转机。

    “若是以前的祖龙树,连仁皇都能轻易扫除,杀皇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敌。现在木白羽与杀皇苦战,就说明祖龙树的力量已经大不如前。他们的战斗或许会出现两败俱伤的情况,那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木白羽手中的诸神积木,我们定要拿到!”空是非不急不慢道。

    伽蓝维桑颇感无奈,但他现在和空是非已经是同在一条船上了,他也不好一个人逃跑,只能留下来观战。

    他的注意力时刻放在大悟的身上,生怕大悟对他动手。

    但这时候大悟没有动手,他一直在关注着木白羽和杀皇之间的战斗,与李含雪相比,大悟更像是一个纯粹的战士。两大至尊的之间的战斗比起神子,更加吸引他的注意。

    他在观察至尊的战斗力量,他们的战斗技巧,心中不停地推算着,然后完善自己的功法。

    木白羽和杀皇的战斗果然没有出现一面倒的碾压之势,战斗持续了足足一刻钟,大悟也如入定一般站在虚空之中观看了一刻钟的时间。

    嗡……

    突然间,大悟的身上散发出一阵强烈的白光,而后他的身体开始剧烈颤抖起来,一颗颗白色的星光从大悟的身上溢出。

    李含雪和龙战野的天心顿时一分为二,解除了一体同心战诀,大悟重新变回了李含雪和龙战野这两个人。

    龙战野望着李含雪,目露惊色:“李兄,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解除一体同心战诀?”

    龙战野想不通,现在可是非常时刻,他们两人的战斗力虽然不弱,但融合在一起显然更加有利。

    以大悟的姿态,他一打二拿下空是非和伽蓝维桑并不困难,但解除之后要拿下空是非和伽蓝维桑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现在木白羽和杀皇胜负未分,解除一体同心战诀更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李含雪道:“这不是我的本意,在观看木白羽和杀皇战斗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想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一体同心战诀就被迫解除了。”

    “究竟是什么事情?”龙战野好奇道。

    李含雪道:“我所学过的功法在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运转着,所有的奥义都错乱地揉杂在一起,甚至连世界之力都不受控制地运转。我的识海中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不停地膨胀,几乎要把我的脑袋撑爆。”

    “原来如此。”龙战野面露喜色,“那真是要恭喜李兄了。”

    “恭喜我?”李含雪不解道,“为什么?”

    龙战野道:“古人曾言集百家之长,成一家之言,作学问的是这样。我们修行武道也是这样,当我们所学的经典、功法足够多了,就会开始参悟一些本质上的东西。这就是道,属于我们自己的武道!”【www.1200k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