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 > 猎赝 > 第一百五十八章、你有罪!
  • 第一百五十八章、你有罪!

    作品:《猎赝

    针对《梅妻鹤子》青花瓶「以赝充真」被替换案件,现在外界主要有两种讨论声音:

    第一,这是林初一的个人行为,林初一利用自己尚美集团总经理职务之便,喜欢《梅妻鹤子》瓶的珍贵性和独一性,心生贪念,继而想方设法将其占有已有。只是手法拙劣,被人察觉,因此被警方逮捕入狱。

    第二,林初一年轻气盛,入职尚美之后得罪了不少集团「顽固派」,那些人为了消弱林遇对尚美的把控力,也为了将那只价值连城的《梅妻鹤子》青花瓶通过其它渠道出售获利,用赝品将其替换,又在**暴露之后将所有罪名都推到职场经验太浅对人心险恶严重估计不足的林初一头上。林初一是被陷害的。

    当然,还有一些杂音,各种匪夷所思的猜测,只是那些声音太小,讨论人数太少,很快就被淹没其中,浮不起任何的水花。

    可是,无论是多么荒谬多么阴谋论的猜测,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将所有的罪名给推到林遇身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觉得林遇才是幕后真凶。

    因为入狱的是林遇最宠爱最倚重的女儿啊,自己的宝贝女儿遭遇了这样可怕的事情,老父亲心里该是多么难受啊?

    无论是第一种声音还是第二种声音,他们都觉得林遇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第一种声音认为林遇被自己的宝贝女儿「蒙蔽」,林初一并不满足眼前所拥有的一切,她想要的更多更多。即便林遇已经不只一次的在人前说过,以后这一切都会交付到林初一的手上,可是她仍然不愿意等待。第二种声音则是林遇任人唯亲,因为太过喜欢自己的女儿林初一,所以将集团的核心职位交到了她的手上。可是,这种行为让集团很多老人心生不满,矛盾横生,最后才有这样一招狠辣决绝的「釜底抽薪」。我把你烧火的干柴给抽走了,把你的宝贝女儿给送你大牢,我看你还怎么烧沸尚美这缸冻水......

    林遇呢?

    直到现在,外界对他的评价仍然是「殚精竭虑为女儿奔走的可怜老父亲」,「昔日的集团王者,今日的囚犯父亲」、「心若死灰,霸气不存」......

    他仍然是个英雄。

    只不过是个悲情英雄。

    「凭什么?」

    江来在心里嘶吼。

    一个人明明将坏事做尽,为何还能够得到外界的同情和体谅?甚至还有无数人将其为「慈父多败儿」。他是慈父,那个无辜的女儿则被称之是他的「败儿」。

    天道何在?公理何存?

    江来不服!

    所以,他像是个一向被他鄙夷不屑的中二少年一样,怒气冲冲的跑到林遇面前,嚷嚷着代表争议来审判他......

    那是林初一的父亲啊,自己审判了他,自己又将是什么样的一个「恶人」角色?

    外界会怎么看待自己的这种行为?当然,外界不配看。

    毕竟,他是一个忠于自我的人,他一点儿也不在意外人会怎么看待自己。

    可是,林初一又会怎么看待自己呢?

    这也是江来为何在警察门口徘徊良久却迟迟没有进去的原因。进去之后说什么?说完之后还做不做?

    说完做完◇零零看书网00ksw◆之后,以后.......又该怎么相处?

    江来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么复杂的关系,索性就不处理了。

    先把正经事干完再说吧,至于林初一怎么想.......

    「哼,一点儿也不重要!」

    “故事讲完了?”林遇捧着茶杯,笑呵呵的看着江来,说道:“好像错过了很多细节。这样的话,故事性就弱了许多,也就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精彩了。”

    “我不讲故事,我说的都是事实。”

    “那你就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如何?”林遇笑呵呵的问道。

    “我不听故事,我要听事实。”

    “我只有故事,没有事实。”

    “那你闭嘴。”江来说道。

    “......”

    林遇当然不甘心就此闭嘴,他看着江来说道:“在你的故事中,我变成了无恶不作的大反派。可是,反派也应该有对手啊,我的对手是谁?”

    “当然是正义和法律。”江来说道。

    “正义和法律也是需要人来执行的。”林遇说道:“是你和施道谙。你一直在讲我的故事,却从来没有提过自己,提过你那个可怕的师兄施道谙.......你们俩在这个故事中又承担着什么样的角色?”

    “两年前,就有相熟的朋友在我面前说他发现藏家手里有一只《梅妻鹤子》青花瓶,那只瓶子是如何如何的美,价值是多么多么的高。我是古董商人,自然对这种事情极其好奇,便央求朋友带我去看看那只瓶子。朋友当场便帮我打电话提出邀请,结果却被拒绝了。”

    “去年四月,朋友再次打来电话,说藏家因为资金周转问题,有意向将那只瓶子出手。我听了之后自然大感兴趣,让朋友先帮我把那个神秘藏家给稳住。因为我曾经被藏家拒绝过的缘故,所以就让初一替我去和那个藏家谈判,希望他能同意由尚美来代理这只青花瓶的拍卖事项。”

    “我想,从两年前开始,你们师兄弟就开始针对我和尚美集团来布这个局了吧?不,应试是更早一些的时间。因为我在接触吴玉仁之前对他做过一些调查,他那个阶段确实面临一起商业诉讼,如果不能及时将资金填补进去的话,怕是公司都要被人拿走。对了,还有孙打眼.......孙打眼在这场事故当中又担任着什么样的角色?”

    “我也曾经和孙打眼接触过,这是一个俗物,天赋极差,眼光拙劣,除了勤奋一无是处。出生古董世家,却收藏了一屋子的赝品。那个时候的孙打眼,才是真正的孙打眼。可是,就这样一个家伙,竟然被你们师兄弟将其包装成为「鉴定大师」。人生大起大落,所以孙打眼才死心踏地的为你们师兄弟卖命吧?”

    江来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如何去反驳。

    因为林遇所说的全部都是真实的。孙打眼是师兄的人,吴玉仁是师兄的棋子,包括林遇的好朋友,那个巨资拍下《梅妻鹤子》青花瓶的厉康年也欠过师兄的人情......

    师兄十年前就开始布局了,为的就是实现自己那个生日愿望?

    “重重布局,步步杀机。你们师兄弟诱我和尚美一脚陷入火坑,现在却以一幅救世主的正义姿态站在我面前,说要对我进行审判。审判我什么?审判我的罪行?那行,你的罪行由谁来审判?施道谙的罪行又由谁来审判?”

    “我们只是摆上蛋糕,在蛋糕里面藏上毒药。是你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一口把蛋糕吞掉的冲动,难道还要怪我们在蛋糕里面藏毒药?”

    “这就是包藏祸心。江来,我们很早就应该就见面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晚。”

    “好饭不怕迟。”

    “所以,你想要把我打倒是不可能的。””林遇面容狰狞,说道:“你父亲做不到,你也休想做到。你们父子俩,都会是我的手下败将。”

    林遇低头茶水,只是一口茶的时间,他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笑呵呵的看着江来,说道:“好了,今天的故事时间结束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离开了。”

    “我不能走。”江来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

    江来的视线终于转移到了林遇身上,说道:“现在只有你能够救下林初一了。”

    “哦?”林遇放下茶杯,杯子里面的茶水早就凉透了。寒冬腊月的,即使室内开着暖气也仍然扛不住那自然之力。他和江来的眼神对视,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好像从来都不曾细看过的俊美少年,出声问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你有罪。”江来出声说道:“去警局自首,坦白自己的罪行,这样,林初一就可以安然无事的出来了。”

    江来一脸认真的看着林遇的眼睛,用更加诚挚坦诚的语气说道:“我要是林初一的爸爸,我就会这么做。”

    是的,我们看过无数个父母为了子女而承担责任背负罪名的故事。在这个社会体系里,子女是父辈的继承和延续,就像是新枝和嫩芽一般,粗壮的枝干愿意为了将有限的养分让给它们而选择自我的枯萎和死亡。哪有为了自己的生存而拼命的汲取它们的能量将它们小小的身体扼杀在摇篮之中?

    但是,像是这般父亲为了推卸责任逃避法律的制裁而将子女推出去做替罪羔羊的事情,却是少之又少。这不符合天道人情,也不符合人伦法理。就算是说出去都没人愿意相信。

    “不行。”林遇摇头叹息,说道:“虽然我很愿意这么做。但是你的办法并不可行。在初一刚刚被关进去的时候,我站出来说这一切都是我指使的,我愿意代她顶罪。这个时候还行得通。现在所有的人证、物证甚至一些银行转账记录全部都指向她,宋朗还差点儿因此丧命........这个时候就算我想要站出来也已经晚了。警察是不会相信的,外界也不会相信。”

    相关小说:太平客栈网游之奶个锤子武道凌云异界之绝世仙师龙王大人在上觅仙道我在华山刷副本洪荒之天帝纪年太丘之上白蛇再起